首页

修真

空间在手:糙汉将军的娇气粘人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空间在手:糙汉将军的娇气粘人精: 分卷阅读253

    听得牙都酸了,威胁道:“你个没良心的小丫头,早知道不带你来了,刚才就应该把你丢回家!”
    “叔叔我错了!”
    “呵,认错倒是快。”
    “呃……”
    “呃……”一大一小拌了下嘴皮子,吃饱喝足的小月牙开始昏昏欲睡,不自觉地靠在他的肩膀上。
    拓拔骁见状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突然听到耳边传来小丫头的懒懒的声音:“叔叔你的眼睛真好看……像天空一样蓝……”
    说完后彻底睡过去了。
    拓拔骁却蓦地笑了,低喃道:“小丫头可真讨人喜欢。”
    睡梦中的小月牙还不知道她信任的叔叔待会反手将她出卖了,狗洞封了,同时还损失了她的宝贝。
    接下来拓拔骁萧府住了两日,他此次来京也是因为私事,临走时本来还想和小月牙那个小丫头道个别的,但属下来报那女人追过来了,于是他只留下枚玉佩好他连夜撤。
    开玩笑,要是被那难缠的女人追上了,他此后的几个月甚至一生都无法安宁!
    “拓拔骁你大爷的!有种别跑!”
    刚出萧府,街道那头便传来女子的娇呵声,拓拔骁暗道不妙,换了个方向跑了。
    壮壮和小月牙已经四岁了,萧佑对对壮壮尤其严格,三岁时便为他启蒙,并且每日教他练武,不仅是为了防身,也是为了强身健体。
    原本夫妻二人对兄妹两的要求一致,但由于萧佑是个宠女狂魔,小月牙一个喊累喊困,他就喊停了,让她回去休息,这让努力端平一碗水的柳姝婳只好做一个严母。
    已过双十年华的柳姝婳依旧如少女般青春貌美,白皙紧致,吹弹可破的肌肤,五官如雕琢般精致。
    只不过相比起之前,如今身材多了几分曼妙,眉宇间更多了几分风情。
    她忍着心软对小月牙板着脸道:“你已经半个月没有和哥哥去扎马步了,今日你必须去扎满一刻、半刻钟!”
    想了想她还是缩短了时间。
    小月牙听后垮着张小脸,抱着她撒娇:“娘——”
    她是真的不喜欢扎马步,准确来说她不喜欢动。
    柳姝婳咬牙不让自己心软惯着她。没办法,小月牙身子骨本就弱,之前每日扎马步后身体明显更好了,现在距离上次扎马步已经过去半个月了,不能再惯着她了。
    一旁的壮壮比小月牙高了半个头,身子骨健硕,五官精致,他见妹妹不想扎马步,也忍不住求情:“娘,妹妹不想去就……”
    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姝婳无情打断了:“不许替她说话,你俩现在去后院,你们沈姨在那儿等你们!”
    沈姨就是沈元霜,她如今是大晋赫赫有名的女将军。
    正因为她的存在,大晋如今逐渐兴起了女子从军之风,而她也建立了一支娘子军,令天下人为之刮目相看。
    后院……
    空旷的平地上两个一蓝一白的小不点正曲着腿在扎马步,前方不远处沈元霜一身赤玄色骑装,五官立体,眉目清秀,下颌处一道一指节长的粉色疤痕,给她增添了一丝凌厉。
    这是她剿匪时不小心被伤到留下的,不深但位置惊险,因此她没有用祛疤膏去掉,而是一直留着它警醒自己。
    虽然她是第一次来训练两小孩,但她自认为自己是很严格的,对于小月牙和壮壮也是一视同仁,毕竟扎马步不仅仅是锻炼他们的意志,还能强身健体。
    然而不到两分钟,小月牙的小腿肚开始打颤,放平的手也开始不稳,她渴望地看着沈元霜。
    见她不看自己,小月牙干脆放下了手,迈着小短腿跑到她面前,抱住她的腿仰着头软乎乎道:“姨姨……我可不可以休息一下下?”
    还伸出手指比划了一小节。
    水汪汪的大眼睛期盼地看着她,小脸红扑扑的,就连嘴巴也像是抹了蜜一般甜。
    沈元霜和她对视几秒,眼中闪过挣扎。
    小月牙见她不为所动,有些失落,小手不自觉地摇了摇她的袖子。
    沈元霜扛不住,只好败下阵来,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小月牙眼睛一亮,让她蹲下来。
    沈元霜依言蹲下来,「啵」地一声,小月牙在她脸颊亲了一口,留下句:“姨姨你真好!”就跑了。
    沈元霜咬牙控制住颤动的心,就这样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着她不知道从哪儿搬来两个小板凳和冰镇西瓜,和壮壮愉快地吃了起来。
    于是,小月牙的扎马步计划又搁置下来,放水的人又多了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