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谁说朕不是亲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谁说朕不是亲爹: 分卷阅读94

    呼吸够了,余下不知多少光阴,她只想为自己而活。
    郭暖挽留无效,只忐忑地握着一枚淡黄色琥珀印鉴,那是郭太后的私印。
    郭太后含笑道:“留着吧,指不定能派上用场的。”
    这段时日冷眼看来,阿暖与皇帝固然恩爱,可一个聪明女人就不能将全部寄托在男人身上。设若日后皇帝变了心,又或者郑太后想要东山再起,这枚印章是对阿暖最好的保护——那是来自先帝的权力,亦是嫡妻正室应有的权力。
    先帝平生没送过她多少礼物,唯独这块琥珀是请能工巧匠精心雕琢,郭太后爱不释手,可是到底也用不上了。
    郭暖泪盈于睫,呜咽着道:“姑母,我也要陪您出去。”
    郭太后抚了抚她后脑,“傻孩子,你有你的家,岂能说走就走?哀家能照顾好自己,你别担心了。”
    她素性洒脱,甚少为儿女私情所牵绊,唯独在郭暖身上倾注了极大的心力,可是雏鸟羽翼已成,她也该松手了。
    这才是对阿暖的成全。没了郑郭两家牵制,皇帝也能放心地宠爱阿暖。
    郭太后舒徐一笑,坐上离宫的马车。
    郭暖恋恋不舍地送姑母离开,回来后依然愁肠百结,等皇帝夜里过来时,便告诉他自己想去陪陪郭太后。
    陆鸣镝:“……那么朕呢?”
    这正是令郭暖为难的地方,她能说走就走,皇帝可不行,还有那么多朝政大事等着呢,况且皇子公主带不带也是个问题,出宫不放心,可若留在宫里,皇帝一个大男人能照顾好么?
    陆鸣镝看她小脸纠结的模样,吻了吻她额角,认真道:“朕发誓,等明年开春,便亲自带你和孩子去行宫看望母后,你可满意?”
    郭暖撇撇嘴,“男人的誓言都不可信的。”
    陆鸣镝本想说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但转念一想,貌似还真骗过,只得肃容道:“朕保证自今日起再不对你说谎,这般可行了罢?”
    郭暖勉强满意,褪下罗袜钻到他怀里,在他胸口轻轻打着旋儿。
    陆鸣镝按住那只不怀好意的柔荑,“又想要了?先前不是还以为朕不能人道么?”
    郭暖俏脸泛红,她都不知道他怎么知道的,明明只是心里转悠的念头,难道是梦中泄露?
    只得使出撒娇大法,哼哼唧唧地道:“没试前怎知道,保不齐是个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
    陆鸣镝戳了戳她粉嘟嘟的腮颊,“又胡说了,朕怎么样,难道你不是早就试过?”
    说起来郭暖对他承认后的那番说辞也是疑疑惑惑的,甚至一度怀疑皇帝编了个更大的谎来诳她,就为了看她出丑。
    而直到出月后两人首次裸裎相对,郭暖才终于能肯定,这便是她亲身经历过的那个人。
    陆鸣镝不禁好笑,“你都没记住朕的声音,倒是记住了朕的身子。”
    虽然有他刻意变化的缘故,可相处这么久,总能听出点端倪来。
    郭暖往他怀里拱了拱,“那没办法,谁叫我耳朵不灵。”
    身体的反应却是骗不了人的。
    陆鸣镝明显感觉她在故意撩拨,呼吸不由得粗重了些,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郭暖故作惊慌,“现在?”
    她还没准备好呢。
    陆鸣镝惩罚般地咬了下她的耳垂,蓦然问道:“你喜欢从前那张脸,还是现在的?”
    就好像在问大米和蛋糕哪个更好吃。郭暖一个恍神,思维便拐弯了。
    半晌,才小心翼翼地道:“都选行不行啊?”
    陆鸣镝:……这还有得比么?
    他信了,皇后的审美观的确异于常人,自己当初撒那个善意的谎言是对的。
    不过孩子们可不能跟她学,他可不想日后找两个丑儿媳丑女婿,那未免太糟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