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公主请自重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公主请自重: 分卷阅读76

    r   一声令下,众人纷纷涌了上来,禁军早就恭候多时,赵渊也是一瞬便明白了事情的经过:“成王败寇,没有什么可说的。”
    这场宫乱很快便被平息,贺璟贺将军带人将楚王叛军收押,城中的谣言很快便被破解,时疫被宫中派来的御医纷纷救治,很快便恢复了一片祥和的景象。
    青山绿水之间,一叶扁舟行径,船似是顺嘉陵江而下,船上女子坐在藤椅上,云雾色的袍子点缀其中,那妇人髻梳得恰到好处。
    虽是深秋,枯树落叶之间,却并不显悲凉,江面上飘着散落的树叶,秋风瑟瑟中,生出了不少的诗意。
    齐晏替赵舒柠倒了一碗热茶,又怕炉上的栗子将赵舒柠的手烫伤,便将那栗子的壳尽数剥去,只留下新鲜的嫩肉。
    两人已经距离京城很远,齐晏辞官与赵舒柠自各处游走,之前知她喜欢江南,便已经在那处置了家产,两人待游走过想去的地方,便在江南定居。
    想到江上清风,虽是不大,却也是容易将人感染风寒,齐晏将大氅搭在她的身上,赵舒柠用手环着他的腰,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美好。
    江南巷坊,一处寡居妇人支起了一处书店,那妇人貌美且才识渊博,令不少男子一见倾心,更有婆子大着胆子想要与她说亲,可都被妇人拒绝。
    那妇人独自一人抚养着孩子,孩子虽不大,却在书坊中是出了名的,小小年纪,便才学过人,丝毫不输长他几岁的哥哥。
    那谈吐与气量,自是与生俱来的,早就被夸为了神童。可那孩子,却并不骄傲,自是一门心思在学问中,倒让身边的夫子不好意思了。
    那孩子的父亲定然是位顶天立地的英雄,可妇人缄口不言,只说家中经了战乱,只剩下孤儿寡母,在她的凝神中,众人不好再问,怕是又引起了旁人的哀思。
    将军府中,操练新军的男人刚刚回府,因不喜欢旁人侍候,因此府中并没有多少人,管家心疼地让人叫了膳食,却得知主人已经出了府中。
    不一会,贺璟便已经穿着常服来到城墙上,还是这般的天气,萧瑟中,城中百姓的生活照样如此。今晚是花灯节,曾几多时,有个喜爱穿海棠宫装的姑娘也是如此。
    总爱溜出宫中,拿着一手的宫灯到湖边许愿。
    他曾经以为自己给她的便是最好的,可是需得是她喜欢的。
    上一世,是他的执念,终究让众人落得惨淡的下场,如今,他想试一试,放手可否能给她最终想要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