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弃妇觉醒后(双重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弃妇觉醒后(双重生): 分卷阅读383

    友,这会拱手问好之后也出了一个题目,这次是齐豫白亲自答的,答完之后,围观的一众人纷纷鼓起掌。轮到王成玉,对他而言,齐豫白就是别人家的孩子,自小不好好读书的时候,他娘就喜欢拿齐豫白来说他,这会他率先喊了一声“姐夫”,一副生怕齐豫白秋后算账的模样,见齐豫白因为他的称呼眉眼含笑,这才放心出题。
    他出的就很简单了,让齐豫白做三首催妆诗,不能让别人帮忙。
    齐豫白这些年在朝为官,很少作诗,但从前在诗词一块也是有名的,他几乎都不用想,张口就连着做了三首诗。
    他是景德八年的状元爷,更是几十年难出一个的三元老爷,他的诗自是受到了一众褒奖,甚至有人当场让人准备笔墨纸砚抄写下来。
    事情传到兰因耳中的时候,自是引起了一众人的笑闹。
    “这好好一个婚礼,被那些迂腐书生弄得倒像是来参加清谈的。”有人忍不住笑道。
    兰因也在笑,她端坐在椅子上,满面笑容问来传话的丫鬟,“那小舅舅出了什么题?”
    “舅老爷……”丫鬟有些难言。
    被人追问才开口,“舅老爷让姑爷当着众人喊他三声小舅舅。”
    满屋子的人听到这话面露怔愕,半晌后纷纷歪着身子大笑起来,“都说王家这位四爷最是不羁,咱们这位姑爷碰到他也是难敌其手啊。”
    兰因也笑得无奈。
    说话间,时雨忽然过来给了她一个消息,“主子,沈姑娘来了。”
    听到这个答案,兰因总算松了口气,正想说什么,外头却响起了一阵哄闹声,齐豫白来了。
    他这一来。
    原先闲话的一群人纷纷站了起来。
    “快,快,快!红盖头。”匆匆忙忙间,兰因被人扶着坐到床上,还没反应过来又被人盖上了红盖头,视线被遮住,什么都看不到,只能看到交握在一起放在膝盖上的手,心情再次变得紧张起来,在砰砰砰的心跳声中,兰因听到门被打开,听到齐豫白被人笑着迎了进来。
    明明那么多人。
    可在那个脚步声响起的时候,她还是立刻就认了出来。
    她看不见,却能听到那熟悉的脚步声在向她走来,透过盖头也能察觉到他站在她的面前,即使看不见也能感觉到一抹安心,盛妈妈笑着递来红绸,她和他一人牵着一角,而后被众人迎着走了出去。
    冬日暖阳,晴光灿烂。
    在那此起彼伏的恭贺声中,兰因听到耳边传来齐豫白的笑声,他说,“因因,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心脏再一次轻轻跳动起来。
    不是先前的不安,而是带着满足和欢喜。
    周遭热闹万分,相比上一次虽然热闹却也冷清的婚礼,这一次,她有高堂可拜,有亲朋好友一路相送,有良人可托,她不再彷徨不再不安。
    那年隆冬,她从金尊玉贵的世子夫人成了人人唾骂的人,即使重活一世,她也以为她的一生就这样了。
    可齐豫白的出现给了她无限的希望。
    他让她的心重新变得滚烫起来,也让她对未来有了美好的期待。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她,即使被人抛弃也没关系,永远要相信自己爱自己,你不是不配得到爱,你只是遇错了人,好好活下去,你会发现这世上总有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偏爱。
    有风吹过。
    带来一声声的祝福。
    兰因侧头,她看着齐豫白的方向,轻声说,“我也是。”
    她等这一天也很久了。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