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国色朝酣(重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国色朝酣(重生): 分卷阅读176

    他既然是被皇上召入宫讲经,在九重宫阙之中,想必也不会有事。”
    敏心望着他冒着青茬短髭的下巴,在心里叹了口气。傻兄弟啊,倘若誉王起兵围城,那固若金汤的宫城,却成了黄金牢笼了。
    只是这话她既不能说出口,连想法也不能轻易表露。毕竟她只是一个长在深闺、如今为人妇的普通女子而已。
    她如今只能祈祷,愿王师早日来援、盼今上耳明体健,能早做决断,以解眼前困局。
    这一场动乱起先吓破了一干人的胆子,但燕京民众没想到的是,却是个雷声大雨点小的。在身着缁衣铁甲的兵士围城两日后,就有擎着赤旗的援军一举破开了城门,直入宫城,生擒了誉王,救万民于水火。
    从八月十五中秋节叛军悄无声息地入城起,到雍王大张旗鼓、势如破竹的破开城门、打开宫门,不多不少,正好十日。
    这十日里有多少家庭在这场猝不及防的动乱里破碎,又有多少冤魂命丧刀下——敏心都不知道。
    她只知晓,支撑她在这十天里殚精竭虑、目不交睫地谋划和坐镇,不只是为了保幼弟婆母以及腹中孩儿的安康,而是有一股精神气支撑着她——为了和他再次相见。
    宫城围军被撤后,这个庞大帝国的核心终于开始运作了,一道道政令从大胤枢纽中发出,经由四通八达的驿站发往全国各地。
    很快,关于这场忤逆叛乱的最终决断终于经由皇帝之手落下句点,诏书风一般瞬间传遍了整座燕京——
    皇次子明夙,褫夺爵位,废为庶人,发往皇陵守墓;皇后谢氏,愧于其子所为,三尺白绫自缢于宫中,皇帝谅其悔过,特许以九品常在之礼落葬;谢氏满门抄家收监……另有牵扯进此事的大小官员无数。
    这些敏心虽听过,却都是入耳皆忘,她只关心,皇城解禁好几日了,那入宫筵讲的几位讲师,何时能归来?
    江氏来看望女儿,见敏心日渐消瘦,肚子又一日日大起来,女婿却依然没有踪影,心下暗自叹息了几句,却也只能强打着精神安慰她。
    她在陆府住下,每日端了或是燕窝或是补汤,苦劝女儿多用几口,敏心却实在没有胃口,便是强行吃了下去,没过多久也会吐出来。直看得陆太太和江氏是心慌不已。
    这日又是和往常一样,陆太太取了人参交给厨房熬了人参鸡汤,江氏端了汤碗到敏心面前,敏心乍一闻见鸡汤的腥味就要作呕,满屋子人顿时忙了起来,拿痰盂的拿痰盂,取帕子的取帕子,倒水的倒水,连那满脸胡髭的男子什么时候进来的都不知道。
    他走到敏心床前,望着眼前瘦得只剩下薄薄一片的女子,泪如雨下,他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宛娘。”
    “哐当”一声,秋雁手里的铜盆掉在了地上,水溅了一地都是,然后是一声清脆瓷响,这回事江氏手里的汤碗跌了个粉碎。
    敏心躺在床上,半睁着眼,犹自说着话:“娘……我怎么好像,好像听到他在叫我,我莫不是又在做梦罢?”
    江氏转悲为喜,流着泪道:“我的儿,这回你没听错。是女婿回来了!”
    敏心闻言,努力地睁大眼睛,正好看到陆畅凑到她面前的头颅:满脸胡须,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理过了,头发虽束着,但是能明显看出短了一截,而他显然也瘦了,唯有一双晨星般的眼睛,依旧明亮,还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敏心惊叫一声,支撑着就要坐起来,动作才到一半,就被陆畅深深地抱在怀里。
    二人且泣且笑,看得一旁江氏、秋雁、林妈妈等人也都笑着笑着落下泪来。
    嗅着他身上熟悉的气息,感受着怀抱的宽厚臂膀,敏心喃喃道:“是你,你回来了……”
    “是我,宛娘,我在……”
    她噙着泪笑了:“幸好,我还能再见到你。”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