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一脚踏入狼窝中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脚踏入狼窝中: 31-34

    ☆、第三十一章 n油湿身

    “既然你这麽迫不及待,那麽我们就开始吧。”沐晨风在茗烟耳边的敏感地带处吹气,故意激起她浑身的战栗。他先是离开了一夥儿,重新回来之後,手上多了一些东西。

    “好了,小荡妇。现在游戏开始了。第一件东西,你来猜猜看是什麽。”沐晨风打开了那东西的盖子,然後倒头用力地将里面的n油给挤压出来。

    他用力地积压着,将n油涂在了茗烟的身上。先是在茗烟的x前点缀起两点玉峰,然後目标逐渐向下,在全身上下开始点缀过去。他认真专注地点缀着茗烟的身体,表情一丝不苟。在他娴熟的动作之下,那些n油在茗烟的身体上呈现出各式各样j美的图案。有的是霜花,有的是雪花小圆点,有的是细长的波浪条纹……

    茗烟隐隐约约地听见有一连串“吱吱”的声音传来,然後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上似乎沾上了些什麽。当那东西沾上她皮肤上的时候,她能够立刻感觉到一股湿冷滑腻的感觉。

    “怎麽?猜不到吗?”沐晨风见茗烟沈默,继续着手上的动作。

    此刻他已经将茗烟的浑身涂满了n油,粉嫩的肌肤配上雪白的n油,那仿佛是被白雪覆盖的甜腻外表,散发出一股股甜美的香气诱使人食指大动。

    沐晨风伸出食指,轻轻地勾了一块n油,含在嘴中啧啧地吃出声来。

    “你的身体好甜啊!”他低下头,伸出舌头在茗烟的小腹上用力地舔着。粉红色的舌头伸出贪婪地舔舐着n油,灵活地搜刮着一切香甜,“啧啧,怎麽吃都吃不够。”

    他的舌头一路向上,最後停留在了茗烟的玉峰上。那里被他装饰成了两座“雪峰”。顶端上涂上的是他最喜欢的朱古力口味的n油,使得那“雪峰”上的两点朱色看上去是那麽的突兀明显。

    “还猜不到吗?”沐晨风戏谑地看着茗烟,笑道:“哦,我忘记了。你现在双眼被蒙住了,看不到。双手双脚也被绑住了,也碰不到。”沐晨风说完,恶劣地含住了茗烟一边的椒r。他的舌头如同灵蛇一般灵活地搜刮着所有的n油,舌头更是用力地蜷缩成一起不断地吸吮着n头上面的香甜。

    “啧啧,还是这里的最好吃。最香最甜了。”柔软的椒r在他的吸吮下逐渐地变硬,他的嘴巴一遍遍地亲吻着茗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她左心房的跳动是多麽的剧烈。那上下起伏的r房迎着他而来,似乎要将他给埋住一般。

    “唔……我……我。”茗烟剧烈地喘息着,在沐晨风的抚弄之下呼吸不由得变得急促,连带着说话都开始变得不利索。

    那香甜的n油味,她早就知道了答案。可是每次她要开口说出来的时候,嘴巴便被沐晨风给堵住。

    他勾起她的下巴,迎面封住了她的嘴唇。伸出的舌头灵活地在她的口中游蹿,从他口中哺出的津y都带着甜腻的n油味道,浓郁的n香中还夹杂着一些属於沐晨风的味道。

    他松开了她的口,那流出的津y勾出一丝丝透明的细线,直接落下。

    “时间到。这局是你输了哦。”沐晨风喘息着努力平复自己已经有些紊乱的呼吸。他的人就压在茗烟的身体上,头抵在茗烟的额头上,距离她很近。

    说话的时候,那呼出来的热气便喷薄在茗烟的脸上,酥酥麻麻的带着些醉意。

    “你耍诈!”茗烟不服气地嚷嚷着。因为看不见,所以她也就没有那麽多的忌惮,胆子也不禁变大了起来,“明明是你封住了我的口不想让我说话!”

    “哦?”沐晨风勾起嘴角,微笑地看着茗烟:“小荡妇,是吗?”

    “就是!”茗烟嘟起嘴巴,那被啃得红肿的嘴唇此刻泛着晶莹的水润光泽,微微嘟起的模样让人看了心念不由得一动。

    沐晨风低头,轻轻地啄了下茗烟的嘴唇,闷声地笑了笑:“可是谁刚才沈沦在我的吻里忘乎所以的?是谁刚才太兴奋了出现了反应?”沐晨风伸手了茗烟的下体,从花x中勾出一抹湿润的水y,说道:“你看,这麽快就湿了。”

    茗烟红着脸别过头去咬牙,心想自己的身体真是太敏感了。只是这麽稍微一撩拨便已经有了反应。

    “还玩吗?”沐晨风问道,看着茗烟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要!”第一轮她是一时把持不住所以才会中了对方的奸计。她第二轮一定要hold住,绝对不能再中了对方的招数了!

    作家的话:

    先热身,後面还有三个要猜猜的。

    ☆、第三十二章 葡萄诱惑

    “看来,第二回我不能设太难的问题。不然我的小荡妇可要闹别扭了。”沐晨风捏了捏茗烟的脸蛋,笑了笑,“怎麽样,准备好了吗?”

    “只要你不耍诈!”茗烟不服气的回道,紧抿着嘴唇,这一次她不打算再让沐晨风得手了。

    “做什麽紧闭着嘴巴?这东西如果不舔舔你也不知道是什麽呢。”沐晨风说道,然後从一旁的水果拼盘里面拿出了一串葡萄。

    碧色的水晶葡萄上犹带着一滴滴垂涎欲滴的水珠,晶莹的透明感使得将它放在阳光下能够闪闪发亮。

    “我不会再中计了!”茗烟说道。她心想这个沐晨风肯定又想要吻她,所以才编出这些谎话来骗她。

    “信不信由你。”沐晨风摘下了一颗碧色的葡萄,轻轻地按在茗烟的r头上。

    葡萄轻轻地滑过她的r端,绕了一圈之後在她淡粉色的r晕附近扩散。

    从葡萄上流下来的水珠一滴滴地打在粉红色的r头上,那一丝丝的冰凉立刻便让茗烟打了一个寒颤。

    “呀,这是什麽东西?”茗烟惊叫了一声,身体因为兴奋不由得颤抖。

    那东西的外表滑滑的,上面还有水珠。

    除此之外,她已经再也想不到其他了。

    外表滑滑的,带水珠的东西很多,可她必须要进一步的缩小范围进而锁定目标。

    “还想不出来是麽?那麽我给你个提示。”沐晨风拨开了葡萄的皮,用力地揉碎按压在她的x前。

    那被揉碎的果汁顷刻间全部喷洒而出淋在了娇嫩敏感的椒r上。沐晨风并拢了自己的食指和中指,紧紧地夹住茗烟的r头左右揉搓着。

    “啊!啊!好……好激烈!”沐晨风的手指时而轻时而重,时而快速时而缓慢,时刻都在玩弄着她的酥r。呻吟声g本就无法抑制住,不时地从嘴边流泄而出。

    茗烟咬了咬下唇,身体大大地敞开任由着沐晨风摆弄。

    一股热流齐齐地聚集在她的x怀,一起集聚在那对被玩弄的r头上,仿佛是要爆裂开了一般。

    而且,随着沐晨风的手劲加大,她的内心更加渴望被更凶狠更残忍地玩弄。

    “不知道沾上了汁y的r头好不好吃。”沐晨风目光贪婪地看着茗烟的x,喃喃道:“是n油好吃?还是这个好吃呢?”

    他说完,又拨了一颗葡萄放在茗烟的r头上。

    他张嘴含住r头,舌头灵巧地舔弄着流泻而出的果汁,不放过任何一处被遗漏的地方。

    “不……不要……这样。”茗烟努力地隐忍着体内的情潮,勉强地开口说道:“我……我想舔一舔那东西。”

    “嗯哼哼。”沐晨风笑了笑,低头看着茗烟一脸潮红的模样,说道:“乖,终於肯相信我的话了。”

    “……”茗烟沈默,别过头去。

    但是沐晨风似乎并不打算放过她,他用力地捏着茗烟的下巴强迫她对着他,开口说道:“别沮丧,这一局我打算让你赢。”

    茗烟默默地听着,有些不甘心地哼了哼。

    “来,张开嘴巴~”沐晨风含住了葡萄的一端,整张俊脸离得茗烟极近。

    虽然有些难为情,但是茗烟最後还是选择伸出了舌头。

    粉红色的舌尖先是颤巍巍地触碰到沐晨风的嘴角,在发现不对之後,马上又小心翼翼地移开。柔软的舌尖轻轻地撩拨着敏感的嘴唇,只是那一闪而过的酥麻便已经让人印象深刻。

    沐晨风微微愣了愣,喉头上下滚动,总感觉嘴巴开始干干的。

    找到了目标之後,茗烟的舌头开始绕着那东西前前後後地试探,开始小心翼翼地去勾勒出那东西的轮廓。

    此刻茗烟丝毫不知她现在的舌头已经伸进到了沐晨风的口中,两个人的嘴唇只差毫厘距离便紧贴在一起。

    她只能够依凭着嗅觉以及触觉去感知。

    “我知道了。是……唔。”茗烟兴奋地叫道,可最後一字最後消失在了沐晨风的口中。

    沐晨风急切地吻上了茗烟的嘴唇,银牙一咬将口中含着的葡萄整颗咬破。瞬间葡萄清香的汁y瞬间喷涌而出,那股水果的清香顷刻间在两人的口中散化开来。

    茗烟急切地吞咽着口水,吮吸着沐晨风口中的葡萄汁y。

    那是一股香醇甘甜的味道。

    “是葡萄。”这一次茗烟肯定地回答道,脸上的表情无比肯定。

    “嗯。”沐晨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茗烟的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角,那里残留着一些汁y。他伸手指了指茗烟的手脚,问道:“那你是打算先解开手还是先解开脚?”

    回答对了一道问题以後,可以解除身体上的一处束缚。

    可问题是到底是手先开始还是脚先开始?

    茗烟犹豫了一夥儿,最後选择了“手”。

    她是这样想的,因为手比较好用,如果出现什麽突发情况,有手还可以反抗。

    “好的。”沐晨风动手解开了茗烟左手的固定板。当固定板一松开,茗烟的一只手便恢复了自由。她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腕,伸手想要去扯掉蒙在眼前的眼罩。可是却被沐晨风给拦住了。

    “如果不乖的话,我可保不准下面会发生什麽事情。”沐晨风按住了茗烟的手,邪笑道:“别以为我不清楚你脑子里面在想什麽。游戏还没有结束,现在才刚刚开始。”

    茗烟沈默了下,突然没来由地感觉到害怕,身体一直瑟瑟发抖。

    “做好准备,下面我不打算让你赢了。”沐晨风邪笑道,伸出手来从旁边那了一件东西过来,“猜猜看,这是什麽?”

    作家的话:

    这一轮沐晨风放水了。而且那也是很好猜的东西哦。前戏做足了,下一章直接点吧。

    ☆、第三十三章 看来,你是高潮了!

    “做好准备,下面我不打算让你赢了。”沐晨风邪笑道,伸出手来从旁边那了一件东西过来,“猜猜看,这是什麽?”

    茗烟听见空气中传来一声声类似於电动马达的发动声,那声音嗡嗡地响着极近地传来。

    “刚才让你上面的嘴儿尝到了好吃的,那麽现在要轮到你下面的小嘴儿了。”沐晨风一只手移下,将那东西对准了茗烟的花x塞入进去。

    瞬间,一阵强烈地震动感立刻从茗烟的下体处传来,那一道道剧痛的电流瞬间从茗烟的身体上滑过。

    “啊!!!”她忍受不住地尖叫出声,下面的花x被一下子撑大,那东西仿佛要将她的里面给彻底地撕开,“好痛啊!!”

    这东西是什麽?怎麽那麽厉害!

    茗烟紧张地想着,额头上已经冒出了大汗。

    她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强忍着剧痛。那东西在她的体内快速地转动着,好像是带了电动马达一样会自动震动,而且频率是越来越快。

    柔嫩的内壁受不了这种剧烈地震动,开始自发地紧缩了起来,从里面分泌出来的y水也越来越多,噗嗤噗嗤地从小x的缝隙间流出来。那透明的汁y一股一股地喷出,在冰冷的铁台上流下一趟丰沛的y水痕迹。

    “好浪的荡妇,小x都已经被c坏了还能够流出这麽多的水!”沐晨风激动地看着茗烟的下体,用手指分开茗烟的小x,“看来,你很喜欢那东西啊!”

    他的眼睛目不转盯地盯着粉嫩的小x,嘴角勾起一抹满意的微笑。

    “快……快拿出来……我……我不行了……”

    身体好像要坏掉了一样开始变地好奇怪。虽然身体感觉到如同被撕裂那般的疼痛,但是另一面内心又渴望被更残忍地对待,似乎隐隐在渴望着些什麽。

    “不要……这样……会玩……玩坏的。”茗烟弓起身体,双脚的脚趾紧张地蜷缩在一起,“求……求你。我……我不行了。”

    她的嘴唇大大地张开,因为受不了那东西,整个人开始有些语无伦次了起来。

    “啊!好……好……”

    “好什麽?是好爽麽?”

    沐晨风居高临下地看着茗烟,眼睛眯起:“是不是很喜欢这种被c烂的感觉?”他的手指勾起了茗烟的y水,故意放在茗烟的鼻尖,“你闻闻看,这里都是你的y水。那y靡的味道是多麽的诱人啊~”

    “唔……”茗烟沈默地咬牙噤声,被沐晨风这麽一说脸上瞬间燥红。

    “怎麽?还不好意思?”沐晨风含住了手指,吮吸着上面的汁y,邪笑道::“你全身上下我哪里没有吃过。尤其是这里的水,啧啧,真是美味啊。”

    “啊!”那东西震动的频率变得越来越快速,而且它好像会自己前进一般不断地滑进她的甬道深处,“快拿出来,它好像自己会动。”

    茗烟害怕地尖叫着,挣扎着想要用自己的左手去拿出那东西。

    可是她的手却被沐晨风给拦住了。

    “你这样做是犯规的哦。小荡妇。”沐晨风扣住了茗烟的手说道:“这一轮,你只能用感觉去猜测哦。”

    靠感觉?

    他是想要让她一直这样感觉那东西的进入吗?

    “不……不能这样……”茗烟吞咽着口水,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我的身体……那里……还有伤……不……不能这样……会……会真的坏……坏的。”

    “哈哈……”沐晨风仰头大笑道,眼睛戏谑地看着茗烟,回道:“放心好了小荡妇。你连我的yj都能够容纳下,怎麽可能会承受不住那东西?那东西的尺寸可比我的小多了。”

    “可……”

    “放心好了。”沐晨风凑近茗烟,嘴唇轻轻地擦过茗烟的耳垂,危险的气息此刻便喷在茗烟的脖颈上,是那般的近。

    “我这是在调教你,让你好好地适应我啊。”

    说完,他调动了手中的开关,将频率往更高一个等级调上。

    “啊!!好剧烈!!”浑身犹如被数道电流击过一般,那痛意夹杂着快感如同潮水一般向她席卷而来。她颤抖着身体,感觉自己抖得犹如筛子一样猛烈,“我……我……我不行了!”

    y水开始大量地分泌出来,犹如一股一股小喷泉一般从花x中喷涌而出。

    沐晨风伸手抚着茗烟暴露在外的y唇,用食指和中指去分开。

    他的脸凑得极近,眼睛是那麽热切得盯着小x观察。

    花x的颜色已经由最开始的粉红色变成了深红色。那躲藏在y唇里面的y核此刻已经充血泛红,变得无比的炙热坚硬。

    “噗……”此时,正好从小x中s出来一淌y水,碰巧喷在了沐晨风的俊脸上。

    猝不及防地被淋了一脸,沐晨风并没有大怒反而是高兴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看来,你是高潮了!”

    作家的话:

    这一轮好刺激。哇哢哢。赶紧留言哦~下一章是什麽呢~

    ☆、第三十四章 你要舔它吗?

    “哈哈哈……看来,你是高潮了!”

    这些话语听到茗烟的耳朵里面感觉异常的羞耻,她默默地别过头去,燥红着脸咬牙呻吟。

    “啊!唔~”又像是在回应沐晨风一般,媚叫声声不绝,一声比一声浪。

    “看你今天特别敏感啊,只被那东西稍微一刺激就浪叫不已。不知道接下来的这个东西会让你如何呢?会不会醉仙欲死呢?”

    沐晨风邪笑地看着茗烟发红的脸,那强忍着欲望,欲拒还迎的姿态生生地刺激了他。

    他拉开了裤链,从里面将自己的巨物掏出。深紫色的j身一下子活跃得弹跳出来,在空中晃了一晃。

    那昂扬的g头此时高高地翘起,顶端已经充血胀大。

    “来。下面,来猜猜这是什麽。”沐晨风整个人跨坐在茗烟的身体上,将自己的巨物对准了茗烟的脸凑近,“小荡妇,第四轮开始了。如果猜对了,我将解开你身上所有的束缚。”

    “真……真的麽?”茗烟吞咽了口水,艰难地回答道。

    “你可以试一试。”沐晨风一只手握住了yj的g部,将它移到茗烟的面前,说道:“这一轮可是翻盘的大好机会哦。来,接下来你要怎麽做?”

    茗烟沈默了下,心中正考虑这自己眼下的处境。

    双脚以及右手被束缚住,已经不能动了。眼睛被眼罩给蒙住,也看不见。

    唯一可以动用的也只有嘴巴,鼻子,耳朵,以及自己的一只左手了。

    她可以利用的也就是味觉,嗅觉,听觉以及触觉了。

    “我……我可以先舔舔它吗?”

    如果是吃的食物,比如第二轮的葡萄,那麽用舔就可以直接舔出味道和气味。

    这样会比较直接。

    听到这句话後,沐晨风的身体兴奋了下。那勃起的yj突然跳动了下,变得更加胀大。他勾了勾嘴角,笑道:“哦~可以啊。”

    他一只手扶住自己兴奋的阳物,那j身此刻仿佛会搏动一般不断得胀大,chu糙的皮质下隐约可以看到一ggchu大的血脉在喷张。

    “张开嘴巴。”沐晨风说道,已经将g头凑近到了茗烟的嘴边。

    茗烟听话地张开了嘴巴,先是试探x得伸出舌头。舌尖最先触碰到g头的顶端,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往前试探着。

    “唔……”沐晨风难耐地低吟出身,浑身绷紧不敢多动一下。

    他的眼睛直直得看着从茗烟小嘴里伸出来的粉红色的舌头,那小巧的舌尖此刻就在他的g头上移动着。

    他艰难得吞咽着口水,喉头上下滑动,顿时感觉口干舌燥。

    手下的yj也不听话地剧烈地跳动了下,顽皮地从他的手中跳脱而出。

    “啊!”chu大的j身刚好扫到了茗烟白嫩的脸颊上,猝不及防。

    “那是什麽!”茗烟失声大叫,害怕地抖索着身体。

    那不是一个死物,那个东西它会动!

    她看不见,g本就猜不到沐晨风这一次给她的是什麽东西。

    从刚才开始她的舌尖就在那东西的周围打转,她是想要先描绘下轮廓,从而在脑海里面去想象那东西的模样。

    可一番试探过後,她g本就猜不到。而且经过刚才那麽“一击”,她认识到了一点,那东西还是个活物!

    “还舔吗?”沐晨风看着茗烟发愣,好心地提醒道。此时他说话的声音异常地沙哑低沈,充满了磁x。

    “不……不用了。”只要一想到那东西是活生生的,茗烟就有些害怕。

    “你确定?不舔的话你g本就猜不到的。”沐晨风笑了笑,看着茗烟一脸害怕胆怯的模样。他明白茗烟估计是被刚才的“意外”给吓到了。

    “可那东西是……是活的。”

    茗烟回道,心里已经蒙上了一层y影:“如果是怪物,那怎麽办~”

    怪物?

    沐晨风失笑,低头看了眼自己勃起胀大的yj,不由得肯定地点点头。

    姑且算是怪物吧。

    “可这是你翻盘的机会哦~难道你想放过?”沐晨风&58575;b≈ap;gt;景滮瑂仁洁a他相信这个女人一定会乖乖地听话的。

    果然,茗烟沈默了下,内心似乎在做激烈得交战。

    “那好。我再试一试。”

    她这一次费了好大的勇气才敢张口,舌头更是颤巍巍地伸出。舌尖再一次触碰到g头,好巧不巧偏偏顶到了顶端的小孔。

    “啊!”沐晨风失声呻吟出声,浑身一颤。

    好刺激,没想到只是舌头就能够让他兴奋成这样!

    “快,继续舔。往下。”沐晨风沙哑着声音出声引导茗烟:“那东西可是很长的哦。你只舔前面那可不行。”

    “哦。”茗烟依言,将舌头往下移动。小巧柔嫩的舌头沿着j身往下,一路上分泌出来的口水不断得湿润着yj。

    被津y湿润了的yj看上去特别的水润光亮,坚挺地竖立在那儿。

    茗烟蜷缩起舌头将沐晨风的yj全部地舔弄了过去,从上往下舔了一通之後又从下往上重新回到了g头处。

    舌头更是灵活地滑动着,将g头更加细致地舔舐了一遍。

    “好大!”那东西好大!

    这个是茗烟chu略的一个印象。

    从顶端到末端舔弄了一遍以後,她都已经感觉舌g发麻了。

    而且那东西真的会动。她的舌头很敏感地能够察觉到那东西在搏动,好像脉搏一般在微弱地跳动着。

    这……到底是什麽?!

    作家的话:

    亲爱的童鞋们似乎心细地注意到了女主是在生理期内。嘿嘿~不过,话说沐某人这次确实是猴急了些。看着女主千方百计想从他那儿逃走,他估计是极其不淡定了才……

    (你懂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