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娇弱野玫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娇弱野玫瑰: 第154页

    高兴没几秒,就看见舞台上唐砚浓穿着一件裸背红色鱼尾裙,聚光灯的照耀勾勒出她妙曼的身体曲线,她乌黑的大波浪卷散在胸前,踩着高跟鞋,走起路来摇曳生姿,娇媚勾人。
    晏修磨着牙,尽量忍耐着那群男人落在她身上的眼神,“真是能耐了。”
    她都没跟他说过,她要当模特,亲自上场,今天来了才知道。
    秦观跟他碰了下酒杯,故意调侃道:“二哥,唐女神真是一点也不把你看在眼里,你这家庭地位不大行啊。”
    晏修觑他一眼,狠狠地踹他一脚,“老子乐意。”
    他气也没办法,谁让是他的女人呢,没办法只能宠着。
    唐砚浓走完秀,从后台出来,端着酒杯靠近,缠上晏修的脖颈。
    她今天美到了极点,烈焰红唇诱惑迷人,她给他展示自己身上的裙子,凑到他耳边,轻声问:“好看吗?”
    “真丑。”
    唐砚浓撅了撅嘴,故意说,“我扒了更好看,你要看吗?”
    话音一落,晏修不过旁人目光,打横将唐砚浓抱起。
    唐砚浓惊了一下,拍他,“干嘛,你要发情啊?”
    晏修沉着脸不说话,勾着她的腰,从后台把她抱出去。
    唐砚浓以为晏修真的不顾及场合,把她拐进酒店,毕竟这是晏修能干出来的事。
    谁知道,晏修把车停在了民政局门口。
    唐砚浓往外看,朝晏修笑了下,“这么急?”
    晏修看她,“你自己说的,不能耍赖。”
    唐砚浓也没故意磨他,痛快地跟他进去,半个小时后,两个人拿着热腾腾的红本本出来。
    唐砚浓还没打开看,晏修一把夺过去,“我收着。”
    唐砚浓笑,也不跟他抢,“行。”
    本来唐砚浓打算再回秀场,晏修死活不允许,唐砚浓拗不过他,给宋九伊打电话,让她控场。
    结果,一看手机,漫天都是她跟晏修离婚的消息。
    甚至还有视频为证。
    视频是那天剧组杀青结束,她跟晏修在外面争吵被人偷偷拍了下来。
    网友不相信,纷纷自动辟谣。
    发布者不甘心,又发了一张唐砚浓跟晏修在民政局门口的照片。
    配文:这下总相信了吧!
    网友纷纷哀嚎,她的童话破灭了,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唐砚浓发现民政局门口的照片,竟然是刚才拍的,她还穿着秀场上的红裙。
    晏修扫了一眼,脸色阴沉,他捏着手机一顿捣鼓。
    一分钟后。
    唐砚浓刷新微博。
    晏修发文:老婆快拿结婚证出来秀一秀,别人都误会你老公单身呢。@唐砚浓。
    并配图,结婚证。
    唐砚浓立马回复:来啦,老公。@晏修。
    配图,结婚证。
    网友瞬间炸了。
    【好甜,好甜,齁死了!】
    【我就知道我的磕的CP是真的!】
    十分钟后,京盛集团官方微博发文:【今日晏总与夫人,请大家吃喜糖。】
    过了没多久,网上都在疯传网友到京盛集团领喜糖的照片。
    【糖好甜,晏总跟夫人好甜!】
    唐砚浓窝在晏修的怀里,小手把玩着他的领带,有些担心,轻声问,“是不是有点高调了?”
    晏修不以为然,望着她的眼眸,笑,“就这一回,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
    —
    生于旷野,落下一地腐朽荒唐,我览过万般风花雪月,拥抱过好多风。
    白昼撕碎黑夜,直到你从荆棘中走来。
    只望你一眼,我便甘愿斩断逼仄世界里的肆意与荒谬,让曾经无人问津的满地玫瑰野蛮生长,让花都滚烫。
    北城又落了雪,我咀嚼了一夜玫瑰,只想清晨拥你入怀,不顾礼数地染红你的唇。
    这俗世,总是真真假假,悲喜参半
    不是每个人都是幸运,或惊喜,或离别,
    但愿所有寻觅在灯火阑珊处的男男女女
    目光所及,满心欢喜。
    —正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