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男人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男人影响我拔剑的速度: 第469页

    而后,她感觉到心脏一阵奇异地跳动。
    又或者说,是这片竹林之中,以及这棵巨树发出了如同心跳般的律动。
    就好像巨树活了过来。
    有一根藤条从巨树上伸展下来,卷住了慕晚的手指。
    慕晚难以置信地回头,看着巨树发出微蒙的光,最后逐渐灿烂起来。
    一如她过去那些年怀念的剑光一样璀璨。
    ……
    又一个三年。
    沧寰学堂里,传来幼童的挥剑的声音。
    这些新入门的弟子还小,每次挥剑都要“呵、哈”一声,令人忍俊不禁。
    在幼童旁边,有一个穿着沧寰浅蓝色道袍的女修,长发高束,嘴里衔着一片竹叶,睁开一只眼睛瞥了一眼,懒洋洋道:“太慢了。”
    幼童们立刻紧张起来,加快了挥剑的速度。
    女修低笑一声,折下一根树枝,飞掠在地面上,给幼童们演示了一遍沧浪剑。
    行云流水。
    看得幼童们惊叹不已。
    演示完剑法后,女修感觉自己道心的最后一片,终于补圆。
    她身上似有金芒闪过。
    多年过去,天空中再次出现了那日白泽回到仙界时出现的金色漩涡。
    无数人看着那个漩涡,心中都开始紧张和激动起来。
    她身旁,一个高挑的男子突然出现,温声道:“好快啊,当年白泽说若祂离开,此界则再无人能打开天门飞升,却没想到,祂还是给你留了一点希望。”
    当时,他们都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
    却没想到,白泽并没有完全将非白和祁念一体内的生命力抽走。
    仁慈的神明,终究还是给他们留了一条生路。
    照孤光中同时留有云野的魂魄和祁念一的心头血。
    在合拢的深渊之上重生、发芽、温养,最后长成参天大树。
    祁念一轻笑一声:“谁能想到,我在妖域取到的并不是心脏,而是祂留下来的钥匙。”
    云野看着她:“我还是好奇,你究竟在那本天命书上写了什么,才让我们能走到今天。”
    祁念一瞥他一眼:“你不也是不愿意告诉我,那把紫水晶剑上写了什么?”
    云野无奈道:“说不过你。”
    金色漩涡中的光芒降临在祁念一身上。
    她御空直上,就像多年前一样,慢慢靠近那个金色的天门。
    大陆上,无数的修行者都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同时抬头注视着她。
    这是神明离去之后,这片大陆上出现的第一个飞升之人。
    他们目送着祁念一穿透云层,向着更高的方向飞去。
    她去到了更高的地方,继续追寻她的剑道。
    她身边是始终陪伴着她的剑灵。
    无数人看着她触碰到世界的顶峰,最后穿透金色的漩涡,消失在了天幕尽头。
    无人知晓,那本已经封存直至消失的天命书中,写着这样一句话。
    即事已如梦,后来我谁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