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皇墓: 第612页

    元青眸底沉沉压着什么情绪,道:“冷静是装的,我怕吓到你。”
    杜平挑眉:“那就吓吓看呗。”
    元青盯住她,黑眸沉沉。
    杜平微笑,还有胆子撩火:“难不成还能吓死人?哈哈,真吓死了也没关系,”她红唇勾起,对着他喉结轻轻吹口气,“让我死死看?”
    话音刚落,元青粗鲁蛮横地压住她身体,低头覆上眼前红唇,似要将一切吞噬殆尽,揉入骨血。
    许久,两人分开一点点。
    杜平嘴巴都酸了,舌头隐隐发痛,讨饶道:“我错了。”
    元青眼底还有火苗燃烧,他垂眸,转身又拿起篙竿,继续划水往前游。他脑袋里装的都是刚才那个吻,便想聊天扯开旖旎心思:“有生之年,我们能看到中华盛世?”
    “对啊。”
    “如今就有无数士子在骂你,骂你胡搅蛮缠不遵圣人之道,还骂你牝鸡司晨不懂治国,若照你选的路继续走下去,恐怕会有更多人骂你,”元青回头问,“会失望吗?会怕吗?”
    杜平笑得暧昧:“我只怕过你。”
    元青定定望她,执意得到一个答案。
    杜平无奈一摊手:“被人骂不是很正常的事吗?他们不是拿我没办法,这才只能骂两句过过瘾吗?他们骂我,因为我损害他们的利益,可是会有更多人支持我,这就行了,我可没能耐让所有人都喜欢。我活着的时候有人骂,等我死了,也许有更多人骂,那才让人害怕。”
    元青不解,因他知道,平儿向来秉持人死后万事皆空,她既认为死后听不到骂声,又何会害怕?
    “若我死后,满天下皆是骂声,那意味着反对我的人占据上风,我推翻的那些人又重回要位,我坚持的道路已被人带歪,呵,那就是我输了,可惜,那时候没能耐再从棺材里爬出来。”
    她抬头望天,喃喃道:“光想一想,就觉得令人害怕。”
    “不会的。”元青笃定道。
    杜平朝他望去,目光悠悠如水。
    “你说过,不是你赢得了天下,而是天下选择了你,苍生选择了你。他们能选对一次,就能选对第二次,第三次……即便中间走岔路,总能步回正规,你不是说了吗,你要开启民智,而不是把他们当傻子蒙骗。”
    “真的?”
    “真的。”
    杜平笑道:“你怎么比我还有信心?”
    “嗯,因为是你。”
    高高的蓝天上,云层皎洁无暇,被阳光映照出金色光晕圈圈染染。
    无论景色有多美,黑夜总会降临。
    可是同样的,太阳不管落下多少次,一定会再度升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