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真千金靠养猪做首富(穿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真千金靠养猪做首富(穿书): 分卷阅读119

    趴在她肩头的容可也沉默了,她能再挣千金,可千金万金也再换不来一个谢洵了。只是……
    “我爱谢洵,可是我不能抛下自由和理想去爱他。我们各有各的路,现在就是分手道别的时候……”
    “既是道别,为何一句话也不留?”不知什么时候停下来的马车外,忽然想起来谢洵的声音。
    容可心头一震,掀开车帘,拦在车前的不是旁边,正是谢洵。
    他穿着尊贵无比的朝服,紫袍玉带八珠冠,比太子朝服更胜几分。只是他策马匆忙赶来,袍袖纷飞,冠也歪了些许。
    容可被他看来的目光一烫,不敢再看,醒过神来四下一望,提醒道:“此处在外,殿下莫再开口……殿下做什么!”
    她话未说话就人就腾空了,竟然在车头上被谢洵拦腰抱上了马。
    谢洵带着容可策马狂奔,她的惊呼都散在风里。
    “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好好问一问你,为什么不告而别?”直奔出十数里,周遭逐渐无人,谢洵才放慢了马的速度。
    容可沉默了一会:“我以为,殿下发现我离开,便会懂了。”
    谢洵叹了一声。
    他策马到无人的溪畔,把人从马上抱下来,却也不松手,仍容可如何挣扎也不松开。
    “让你等我的消息,怎么不等呢?”
    “殿下明明已经懂了我的心意,还要我等什么消息?”容可挣不来他的手,也偏过头去看溪水,就是不再看他。
    “今日朝会,父皇已经下旨禅位与谢珉……”
    “谢珉?!”
    容可吃惊地回过头来,撞进一双笑眼里。
    谢洵笑着继续说:“正是,禅位与谢珉,命我辅政。”
    “你为什么?!”
    “这就是我要你等的消息。”
    谢洵的手从她的肩松开,轻轻地签起她的手。
    “你给我十年。十年为期,我必定荡平突利、收复失地,还政于天子。届时,你再带上我一起走,可好?”
    “十年以后,你和我走?”因为太过震惊,容可下意识地重复他的话。
    “是,十年以后,我跟你走。”
    “谢洵你傻了?”
    谢洵笑起来,胸膛在团龙紫袍下起伏,他毫不掩饰嘴角的笑意:“你不愿意做皇后娘娘,那只好我去做个渔翁。你痴我傻,岂不般配?”
    “什么渔翁?”容可还是很难接受这个消息。
    谢洵从怀里掏出一纸文书递给她。
    容可展开一看,这是份宅子的地契。
    谢洵道:“宅子比不得国公府,只有三进,但位置不错,背枕青山面望苏湖,距市府只有半个时辰的脚程,很方便你打理生意,闲时你我二人也可泛舟湖上,夏日摘莲子,冬天就温酒赏雪。”
    容可捏着地契问他:“什么意思?”
    “聘礼。”谢洵把她的手牵在胸前,“十年以后,我就是个无功无禄的渔翁,以此为聘,不知小娘子愿不愿意?”
    “我愿意。”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