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辣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呸,但不配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快穿:大佬们总想金屋藏娇,呸,但不配: 分卷阅读314

    撞她!!”
    司机执行命令。
    却偶然看到,那名即将被撞的少女转过头,扬起唇角,美丽又恶劣。
    宛如戏弄人间的……神。
    刹那间,轿车方向偏移。
    伴随着剧烈撞击声,车头重重地嵌入墙体,爆炸声紧随而来。
    火光冲天。
    旺财:【……爸爸心情如何。】
    茯苓并未看向那边。
    哗地一声,她支开直柄黑伞,笑吟吟道:“这回爽了。”
    但她想,她似乎还能更爽一点。
    鹤双燕数不清这是自己第几次“诈尸”,他似乎被困在了时间的轮回中,又重新变回了楚未,他不知道还有没有挽救的机会,但转念想到那糟心的未来,他想尝试一下。
    所以鹤双燕跳了窗户,从家里跳了出来,疯狂的跑,冒着大雨,浑身湿透了,终于跑到了茯苓面前。
    少年扶着膝盖,一副茯苓曾经偏爱过的模样。
    眼前,华灯初上,烟雨朦胧。
    身旁,轿车起火,滚滚浓烟。
    充斥着毁灭和重生的味道。
    极端美丽,极端矛盾。
    鹤双燕失焦的眼神快速聚焦,“茯——”
    但还没等他说出来,茯苓直接斩断他所有的希望。
    “你终于来了。”
    她把玩着伞柄。
    听到对方语气中的玩味,鹤双燕浑身开始寸寸僵住,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攥住了他的心,他突然迫切想要逃离这个地方,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只能头重脚轻听着茯苓的声音,清晰穿破雨声和风声——
    “有些事可能短信说不清楚,现在,我正式通知你一声——”
    “我们,分手了。”
    她眼波妩媚又薄凉,笑吟吟的审判他。
    “毕竟,我呢,是不会爱上一个骗子的。”
    鹤双燕脑海中的那根弦“啪”地一声断了。
    他终于认出了这是神的恶作剧。
    他眼眶通红,嗓音嘶哑。
    “你才是,你才是骗子!!!”
    瞧,失败者的愤怒,只是无能狂怒,多绝望,多好看呀。
    茯苓低笑。
    笑声越来越猖獗。
    雨夜中,她随手甩开黑伞,仰着头,任由雨丝亲吻着瑰丽的面颊,眼尾摇曳着一抹石榴红,烈艳似火。
    “对!我是骗子,那又怎样!”
    她承认了!她承认了!鹤双燕明明是该狂喜的,想让所有信仰她的人来看看这女人才是彻头彻尾的骗子,她所谋划的一切都始于复仇,她对你们毫无爱意,可他心中却一片凄凉。
    因为她笑:“你又能奈我何呢?”
    那烈艳似火的神灵朝他轻蔑一瞥,转身离开。
    你能奈我何呢?
    你又能奈我何呢!
    我只是将万千个“我们”曾经经受的付诸于你身上,你就承受不住快要崩溃了吗?
    受不了。
    也得受着!
    鹤双燕碎发被汗水打湿,弯下的腰无论如何都直不起来了,情绪剧烈波动以后,所有被压抑的感情突破最低限度阈值,他再也无法克制住自己破风箱般的喘息声。
    望着不远处,很快被男男女女们簇拥起来的红色身影,看到有人同样冷淡的瞥过来,鹤双燕认出其中之一是塞尔维安,是曾经的执事AI,更看到了眼熟的0275等人,他全部的骄傲自尊,没来由的,终于彻底坍塌于地。
    是啊,他又能把她怎么样?
    她是白昼,是黑夜,是炽日亦是月亮,而他,是濒死之人,是连日月都厌恶的漆黑墓地,被困在时间阴影的轮回中,潮湿阴暗的,向绝望生长。
    于是——
    渺小而又卑微的罪徒们,只能仰望着她从微末走向巅峰,仰望着烂漫人间、寰宇万物,皆臣服于,神灵的那片猩红裙袂下。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