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腹黑

穿书之反派总在攻略我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书之反派总在攻略我: 分卷阅读253

    她的观察事无巨细,发现医师姜雪总是被寨主重用,通过姜雪,她又发现了邪医女儿的身份,和天下仅有的医书的存在。
    从小到大,她对天下仅有的东西都很感兴趣,就像大易宫的玉王令一样,医书也叫她忍不住想要探索。
    但她被那寨主发现了,却没有受她的责难,反而说了一些话,那些话和那寨主一样,让她记了十四年。
    她说,“记住!你是无人能挡的存在,你以后会有一番大作为!你能扭转乾坤搅起风雨!你要拿着王令和医书,还有各家的武功秘籍,从武林标杆的雁门开始,掀起腥风血雨,建立大秦帝国!你以后,会是这样的人!”
    她还说,“若是我回不来了,你就是我最后的王牌。”
    秦无双从来没有想过,那寨主竟然这么看中她,她受到了鼓舞,用十四年的时间,从七岁的小女孩,变成了雁门的徒众,又从徒众爬上关门弟子的位置,成了雁门七子里的老七,他人口中的侠女。
    那寨主的话就像预言,她照着一步一步向权力攀峰,可这些都还不够,要成为与她并肩的人,要受她的赞许,就得拿出高于她的成绩。
    秦无双不满足于再当侠女了,也是这个时候,她开始频繁做起七岁时的梦,梦中寨主的期待越来越清晰,小恶魔的形容越来越叫她满意。
    她想建立和大易宫一样的、那寨主口中的大秦,这想法折磨着她,几乎成了她的心病,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最终,在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前夜,她偷走了各家以切磋为目的而献出的秘籍,消失在雁门后山.....
    *
    暗无天日的地宫里,几百人的苦力被聚在一起,沉默地看着役官殴打一个偷懒的人。
    震天的叫喊渐渐平息,求饶声从有到无,血味弥漫在空气污浊的地宫内,那役官这才停手,一脸骄傲道:“都给我记住了!敢在爷眼皮底下偷懒的就是这下场,谁要是不好好干活,在半月内挖不空这座山,你们都别想活。”
    那些青壮年的苦力有怒不敢言,他们来自各地,身份各不相同,却都被莫名其妙劫持到这里,开始做看不到头的移山的活。
    来时头挨头脚挨脚的人数密度,到如今只剩下了几百人,他们年龄不一,却都瘦骨嶙峋。
    不见天日不知时辰,被困在两间屋子那么大的地方,没日没夜拼命干活,稍有不慎就被役官残暴殴打,却从没有反抗的心。
    “都听清楚了吗!听清楚了就给老子卖命干!”
    队伍正要解散各司其职,役官身后厚重的石门突然‘咯吱’一声开了一小条缝,门外的光钻进来,刺的长时没接触日头的苦力们微微闭了眼,可十六岁的男孩没有闭。
    他看到一个人影从光内骑马走来,马上坐着一个穿红衣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条红缨鞭,红缨鞭垂在小腿左侧,一下一下缓慢的甩着,而人审视着地宫四处。
    回神的监管兵大吼道:“什么人!敢闯禁地!”
    他手里的刀要去攻击,却被带风甩来的鞭子缠住了脖子,仅仅只是一下,那人倒在了地上,脖子往外喷着血。
    剩下的监管兵见势一哄而上,却不知被那女子用了什么招法,各个七窍流血而死。
    唯一一个还在活命的就是先前打人的役官,他被女子的鞭子缠住上半身,原本在挣扎,却突然大声嚎叫起来。
    十六岁的少年这才发现,那鞭子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刀片,刀片颜色浅绿,想必浸了毒。
    “这是最后一个,”
    略显空灵带点喜悦的声音并不大,却响彻地宫上空,“杀了他你们就能逃离这儿,喏,地上有刀,我把他给你们,你们谁想先动手?”
    苦力们似乎搞不清眼前的状况,即使这女子如此说,也没有人上前。
    “怎么,你们不想报仇吗?”
    等了等,那女子接着说,“真没意思。”
    在她正要下手之时,少年站了出来,捡起地上的弯刀,快步走向那役官,刀刃直冲他的心脏,刺到了最底部。
    他能感觉到马上的人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她说,“抬起头来。”
    秦无双便看到了一双丹凤眼,那双眼与她对视时毫不怯懦,并且眼神坚毅,把她一下子拉回七岁那年,她听那寨主恶狠狠地说‘我要做皇帝’时,也是这样的坚毅眼神。
    她笑了一声,饶有兴趣问那少年,“你叫什么名字?”
    “瞿木。”
    “瞿木?这是毒药的名字,谁给你起的。”
    “我师父。”
    “你师父是谁?”
    少年人自此缄默,无论秦无双问什么再不回答,那鞭子缠上了他的脖子,他发现刀片消失了。
    “你想不想出去?”
    “想。”
    “要想我救你出去,要么供出你的师父,要么至此跟着我做我的狗,你怎么选?”
    那少年错愕一瞬,低声回答:“做你的狗。”
    秦无双猛地把他拉到马上她的背后,笑吟吟说道:“那跟我走吧。”
    她们冲出了石门,冲进日光下,少年回头望,“其他人怎么办?”
    “你听啊。”
    很快,轰鸣的爆炸声传来,那座几乎被掏空的山,在他们身份坍塌出一朵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