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权宦的美娇娘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权宦的美娇娘: 分卷阅读147

    喜欢你,再也离不开你了。”
    他黑黝黝的眸子盯着我看了一瞬,然后点了点头。我没想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我的请求,高兴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好奇道:“世子差点将你杀死,你不恨他吗,为何会同意与我在一起,我可是他的嫡亲姐姐?”
    他拿起案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那个杯子是我的,看到他用我的杯子喝茶,我的心跳都快了几分。
    他放下茶杯,正色道,刀剑无眼、战场无情,如果世子落到他的手中,他也会将世子杀死。世子的所作所为没有一丁点错,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我抿唇笑了起来,他可真是一个通透讲理的人。
    他道,我是他的救命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无论我提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
    我知道他对我无意,但听他亲口说出来,心里还是会有一点失落。我强打起精神,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说道:“你肯答应就好。”
    霍青珩能坐起来了,霍青珩能站起来了,霍青珩能走路了,霍青珩能舞刀弄枪了。他的身体渐渐恢复,只那被箭刺穿的喉咙没能恢复如初,原本清醇的嗓音变得又低又嘶哑。
    麦冬、罗汉果、金银花……凡是对嗓子有益的药草我都寻了来,日日给他熬水喝,却总也不见成效。
    这一日他喝完金银花水,问我是不是嫌弃嘶哑的嗓音?我连连摆手,我怎么会嫌弃他的嗓子呢,我只是心疼他罢了。
    为了证明没有嫌弃他,我开口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我想和他成亲。
    他欣然应允,痛快的让我心悸。
    我们的亲事很低调,没有迎亲嫁娶,只在王府内开了两桌,家里的兄弟姐妹坐在一起吃了一顿便饭就算是礼成了。我原本以为世子会与青珩不和,没想到他俩倒是很投缘,在一起喝了好几杯。
    寝屋内布置了红罗帐子,点了双龙红烛,火烛噼里啪啦爆了两个火花,据说这是吉祥如意的兆头。
    我侍候他宽了外衫,自己也解开了衣带,然后默不作声上了拔步床。原本应该旖旎春动的夜晚却静默无声。我脱掉自己的祖衣,贴到他的后背上,鼓足勇气问道:“你不想要我?”
    他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转身将我抱到怀里,闭上眼不说话了。理智告诉我不应该哭泣,是我自己撷恩要挟与他成亲的,他不接受自己也是常事,他的未婚妻那样娇妍美丽,他忘不了也情有可原。
    理智终究还是被满腔情义打败了,悲伤、屈辱、不甘、无奈交织在一起,凝结成眼泪从眸中流了出来。
    一夜无眠……
    白日里我们如往常一般在一起用饭、说话,晚上共床同枕却异梦无言。
    大姐姐带着云哥儿回府探亲,云哥儿调皮可爱,终日拿着一柄木剑不肯放手,想要做一个行侠仗义的大侠。若是生一个像云哥儿这样的孩子倒也蛮好。
    晚上,我到厨房端了一碟子绿豆糕,青珩是北方人却偏偏喜欢南方糕点,将碟中的糕点吃了个干干净净。
    不到两个时辰他便神思混乱起来,颠龙倒凤、琴瑟和鸣,如坠云间之际我听到他叫了一声时宜。
    第二日我早早就醒了,只躺在床上不愿动弹,迷迷糊糊间听到身边的人翻了个身,他一伸手将我搂在了怀里,还轻轻在我的额头啄了一下。也不知他想亲的人到底是我,还是那个赵时宜。
    我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他对我也日益体贴,简直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我又高兴,又惶恐,我不想他是因为这个孩子才对我好,我就是我,不需要旁人的怜悯。
    父王又要北伐,王师人多势众,豫南军队虽骁勇果敢但到底人数有限,因此北伐之路很是艰难。我担忧父王与世子,日日忧思不已,人也消瘦下来。
    他心疼我,见天的泡在厨房给我熬汤做膳食,北方的菜肴与南方不同,乍一食用倒也别有风味,吃的多了也就那么回事,没几天我就吃不下了。
    他将我抱在怀里,说道:“你不要担心,这场仗我去打。”
    从那以后豫南军队多了一个叫无归的将军,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短短时日就将王师打的溃不成军。
    趁着军队整顿,他忙里偷闲跑回家,将我搂在怀里,心疼道:“你怎么更瘦了?”
    我无奈一笑,父亲和世子到战场打仗我只是忧思害怕,他到战场打仗,我就只担忧他了,莫说饭食连水都不想喝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