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我不管,神经病也要睡觉觉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不管,神经病也要睡觉觉: 第137页

    江眠:“……”
    护士敲门,过来换点滴,好奇了地看了眼江眠。
    很快换好离开,病房内忽然安静下来。
    “所以,现在已经太晚了,是么?”霍承司打破沉默,“无论我做什么,即使我也成为精神病人,变得和秦劲一模一样,你也不会再回来找我了,是么?”
    “我喜欢秦劲,想要和他结婚的喜欢。”
    江眠默默站了一会儿,蹲下来,半趴在地上,从床底够出糖罐,用消毒酒精喷过,才放在桌上。
    “霍承司,你好好休息,我走了。”江眠走到门口拉开门。
    “江眠。”
    霍承司坐在床头,看着她,说道:“对不起,我爱你。”
    窗外的银杏树影斑驳,压在他身上,风吹起的光影照过他的脸,像一部文艺电影的隐晦镜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霍承司又说了一遍:“被我这样的人爱上,对不起。”
    *
    晚上睡前,秦劲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
    【江眠是一个】
    短信不全,有头没尾,连标点符号都没有。能逼疯强迫症。
    更何况关乎江眠。
    秦劲回复,显示发送失败。他直接拨打过去,对方已关机。
    秦劲几乎一夜没睡。
    第二天他把这条短信展示给江眠看,江眠用自己的手机照着号码拨打过去,依旧是关机的提示音。
    莫名觉得,这条短信来自霍承司。
    秦劲的强迫症又犯了,焦虑得恨不得钻进手机里替对方把这条短信补全。担心强迫症加重控制不住,江眠把这一猜测告诉了他。
    “我正好准备去教育他。”秦劲三两下收拾好他的“教育大法”,拉着江眠一起去医院找霍承司。
    江眠忐忑了一路,担心见到霍承司后,他会把她昨天偷偷见他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刺激到秦劲。
    但是当他们赶到医院,病房空空。
    护士告诉他们,霍承司昨天出院了:“伤还没好全,他执意出院……”
    江眠仔细检查了一遍,没在病房里看到她留下的糖罐。
    里面的银行卡,霍承司拿走了吧?
    从医院出来,说不出来是解脱还是什么,江眠抬头看天,恰有一架飞机飞过,在水洗的蓝天里留下一行白线。
    “保护我方秦劲。”
    江眠跳到秦劲宽阔坚实的背上,指着头顶飞过去的飞机,笑道:“飞机肯定是来检测你背上的大烟壳。我掩护你,不让他们把你抓走。”
    秦劲背着她,抬头望天,想起那天他们录节目,也是这样背着江眠。她喜欢让他背,非要给自己这个喜欢找个理由,说是他背上加了大烟壳,她趴了一次就上瘾。
    秦劲忘了手机里的半条短信,对着天空起誓:“我想要这样背你一辈子。”
    “如果我吃胖呢?”
    “再胖也能背得动,我能背动三百斤的胖子。”
    秦劲背着她,要去民政局,刚到停车场,他又改了主意:“今天不行。如果今天领证,就会永远记住这一天。我不想让你记住,这是霍承司出院的一天。”
    江眠:“……好!”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江眠没有看到过霍承司的任何消息。为此,她曾经偷偷查过社会版新闻,譬如无主认尸。
    霍承司就像飞机飞过后的那条白线,在她头顶悬了一段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