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花生米嚼豆干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花生米嚼豆干: 分卷阅读42

    ,轻声叫沈婺“姐姐”。
    沈婺被他这又强势又屈服的样子勾得简直要上头,她面色潮红,腿悄咪咪夹了夹,道:“你干嘛…………”
    韩胥言这才松开她,没管身下还挺立的东西,拿起她的手轻轻吻她的掌心,哑声道:“沈婺,你给他撸过没有?”
    他表现得尤为在意这些,对那个莫须有的丈夫的嫉妒,让他几乎有些口不择言。韩胥言一寸一寸吻她的身体,每亲到一处都要问一遍类似的问题,沈婺就算再被美色冲昏头脑,此时也理顺了逻辑。
    她有些失神,突然就觉察到这误会的妙处来。
    两人原本合情合理的性爱,因为这个莫名其妙的误会变成了悖于伦理道德的偷情。
    脑中活泛起来,沈婺觉得这样,相当刺激。
    她被舔得大脑一片空白,待那一阵过去,才定神开口:“坏东西,想勾引我红杏出墙?我结婚了的话,……现在就不是调情,而是偷情。”
    沈婺知道韩胥言是个道德感极高的人,从前床笫间的诨话都是兴奋到了极点才会说几句,他的行事底线一直是因着沈婺才一降再降。
    现在她突然就想看看,韩胥言到底能降到什么地步。
    韩胥言果然顿住,他搭在床边的手慢慢收紧,臂间青筋的痕迹凸显又隐却。
    但很快,他便抬眼定定看着沈婺的眼睛:“你想吗?如果你想……”
    他抿唇,然后静静开口:“你想的话,就可以;你不想,也可以把红杏直接移过来。”
    沈婺看他一脸正经的样子,没忍住闷闷笑了出来,抬手捧住他的脸:“傻子,我就没结婚。”
    韩胥言显然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沈婺道:“就是昨天做爱不算出墙的意思。”
    她吻住他的唇,贴着他道:“今天做……也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