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蝴蝶骨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蝴蝶骨: 分卷阅读92

    推开大门往心中所想的方向缓慢地走过去。
    周遭的事物都已然与我无关,我却忍不住去观察周围的事物——好像也没有过多长时间,我却总感觉自己已经过去了几十年。
    难道是因为活在梦里太久了?
    我还有心情调侃自己。
    打开手机一看,好几通未接电话,都是晏琛打来的,打到最后他可能也放弃了?说不定。
    晏琛是个好人,他值得更好的。
    而我呢,渣滓,骨子里血肉里都是糜烂的,凑近了心脏还能闻到一股恶心的味道。我将它称之为“我的爱情”。
    我的爱情早已腐烂,就还是不弄脏别人了。
    我的终点仍在那栋被狂风簇拥的高楼之上。
    那栋埋葬了陆家好,也埋葬了陆檀的地方。
    面对死亡的恐惧其实是有的,尤其是在大脑无比清醒的时候——比如现在,我其实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我就是……不想清醒。
    我想解脱。满脑子都是这个。
    陆檀快要把我折磨疯了。
    哦不对,我已经疯了吧。
    ……苦恼。
    今晚的风声很大,冻得慌,走进天台的时候,脑子里突兀地冒出“解脱”二字,又或许是自由——我开心地奔过去,一阵狂风自下而上的游走。
    这种感觉很棒,特别棒。
    我想过无数次这个死法了。
    没有一次这样确切地知道,如果从这里跳下去,肯定是活不了了的。除非我有超能力——但我更想用超能力让陆家好活过来。
    一想到她,我就忍不住愁眉苦脸起来。
    叹了口气,正打算实施我梦寐以求的事情。刚踏上去的一瞬间,我好像拥抱了风,拥抱了天空。接着就被一阵声音打断——我看着陆檀捂着脑袋向我走过来,脸色被血衬得惨白——这里的路程其实挺远的,他能赶过来也确实挺快的。
    应该又是晏琛告诉的他。
    我没由来地猜想。
    “还能站起来啊。”我看着陆檀说道。
    他忍着痛咬牙,只是叫着我的名字。
    “黎杏!”
    我坐在上面,背后是一片空荡,他死死地盯着我,我却满脸轻松:“你来干嘛啊。”
    “黎杏……我……我们……”
    “还想说什么啊。”我脸上的笑意未减,“我们之间还能有什么好说的啊,陆檀。我是病人,你也是,我俩只能靠吃药、靠治疗维持下去。”
    “我不想这样了,你能明白吗?”
    我认为我已经说得够明白了,他却仿佛听不懂似的,拖着步伐像是要凑进来,我好笑地看着他,嘴角的弧度都开始僵硬起来。
    我没有任何动作,任由他抱住我。贴得很紧,我能感受到他剧烈跳动的心跳声。
    砰砰、砰砰、砰砰……
    “陆檀,”沉默许久,我小声地叫他,“你爱我吗?”
    “爱。”陆檀抱紧了我,他的声音都嘶哑了,“一直都爱。”
    “这样啊。”
    “鬼信你。”
    “陆檀,”我双手一用力,狠狠推开了陆檀,向后方的冷意倾倒,“——我真的走了。”
    “黎杏——!”
    我听见陆檀撕心裂肺的一声。
    整个世界忽然变得冷凉。
    应该再不会有像晏琛一样的傻瓜能拉住我了。
    我闭上眼。
    记忆中一样的高度,我跌进了陆家好的怀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