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女扮男装被发现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女扮男装被发现后: 第594页

    赵仪瑄往前凑了凑:“你看本宫像是玩笑的么?”
    宋皎盯着他的双眼,她当然看得出来,但是……
    “不,这不行。”她果断地摇摇头。
    太子有些意外:“怎么不行?”
    “我……我的身份不对,如此胡为,只怕会牵连殿下,而且皇上那关也过不了。”
    赵仪瑄微微一笑:“从来本宫想要的,只是你开心而已,谁管别人说什么,至于老头子,他叫本宫监国全权处置,难道连任用一个人都不行?”
    宋皎的眼神本是黯然,听到这里,微微地多了些光,可又不敢让自己过分的希冀:“殿下……”
    赵仪瑄看着她盼望而怯怯不敢的眼神,抬手在她脸上揉了揉:“知道把你圈在宫内,是委屈你了。所以要放你做些自己喜欢的事,你去吏部,多选几个能干可用的官儿出来,可好?”
    宋皎的泪一下子冒了出来,她的唇动了动,却什么也没说,而是主动地往前靠进他的怀中。
    自打宋皎生了那两个小家伙,太子都小心翼翼地没敢碰她。
    虽然这几个月来,宋皎的身体已经恢复了,但她也从来都淡淡的不怎么热衷的样子。
    上次太子实在憋不住,摁着她行了一回。
    可见她皱眉忍痛之态,他突然想起自己等在产房外那提心吊胆生死未卜的感觉,竟不敢尽情,草草结束,实在难受。
    可是那夜,竟是宋皎主动,说不尽的柔情蜜意,款款情深。
    太子总算是称心如意,所谓颠鸾倒凤,鱼水之欢,酣畅淋漓,莫过于此。
    不过赵仪瑄也跟宋皎约法三章:不管怎样,都始终要把他放在第一位的;要每日回宫不得延误;不能过于劳累。
    这日朝臣休沐,太子算好了日子,心里喜欢。
    他早早地处理了政事,去给皇帝请了安,看过了两个孩子。
    回到东宫又洗了个澡,更衣妥当,出来却见宋皎在桌边,正在盯着几份官员的考功档册,甚是专注,连他靠前都没发现。
    太子本想给她个惊喜,自个儿摆了几个姿势,宋皎竟都没察觉,赵仪瑄自作多情了半晌,冷了脸,又不想突然出声吓到她,便先轻轻地咳嗽了声。
    宋皎听见,头也不抬地:“殿下去洗澡吧……我洗过了。”
    赵仪瑄忍无可忍,上前把她手中的笔拔掉:“本宫洗好了!”
    宋皎回头:“啊……这么快?”好像是怀疑他有没有洗干净,或者想要他再洗一遍,她敷衍地:“殿下再等等,我写完了这张……”
    太子睁大眼睛无法置信:“宋夜光,你、你再说一遍!”
    他这么一个大好的人,洗的干干净净,穿的风流潇洒,满怀热切地就在她眼前,她居然敢视而不见。
    宋皎看太子变了脸色,这才醒悟,忙起身陪笑道:“好好好,不说了,听殿下你说。”
    太子不想说,而只是想做。
    赵仪瑄把那支笔扔回桌上,一把将人抱起来:“你要再敢对本宫冷冷的,就不许你出去了。”
    宋皎顺势搂住他的脖颈。
    她学坏了,一边往他耳朵里吹气,一边轻声说道:“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殿下始终是第一位的,我最喜欢殿下了……最喜欢太子哥哥了,太子哥哥饶了我这回吧。”
    这么明显的后知后觉的哄劝,临时起意地甜言蜜语,太子却偏受用。
    “早干什么来着,”俊美的脸上露出了笑,赵仪瑄的喉头动了动,轻易地被她几句话撩拨的难以自持:“你知道就好!倘若还……”
    话未说完,便给宋皎把嘴堵住了。
    赵仪瑄心甘情愿地接受了这个“围堵”,而且给予加倍热切地回应。
    他早就心甘情愿地,在宋夜光的温柔乡里俯首称臣。
    数月后,御史台程残阳以及六部尚书大人等,联名上书,言东宫宋贵妃温良贤淑,德行仁昭,功被臣民,堪配太子妃之位。
    别的赞溢倒也罢了,尤其是那个“功被臣民”一词,这已经并不单单指的女子德行如何,而是对于宋皎曾经在御史台以及西南巡按之行的功绩,也并未讳言,且给予了极大的肯定。
    大臣们这样的众口一词,皇帝颇为满意,遂不指望那个逆子开口。
    臣子们上书之后数日,皇帝下旨,册封宋皎为东宫太子妃,册封大皇孙赵旭为皇太孙。
    后,仅仅半年,皇帝宣布退位,太子殿下赵仪瑄登基,国号“靖平”。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没有哈,怕画蛇添足,也怕更舍不得。完结就像是结束了很好的一段爱恋,饺子,太子狗狗,小南瑭,嵩哥,小语……所有鲜活的人物,要告别了,我像是一个长情的人,难受。
    但看到小伙伴们知己同感般的一路追随、留言,看到你们的不舍跟我的不舍一样,心里又多了些微酸的欣慰。
    小天使们虽不多,终究是有的,感谢你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