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我家沙发不对劲【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家沙发不对劲【H】: 窝边的薯片

    喻惜蒙了。
    真的是——好奇心害死猫!
    沙发又不是什么绝世帅哥美女,怎么她就像是被色欲给诱惑得骑了上去呢?!
    盯着已经恢复原状的沙发,喻惜内心复杂,攥紧了拳头往它身上一砸,只能砸出一个浅浅的坑。
    手一缩回来,沙发又缓缓鼓胀,变回了那个无辜的柔软大石块。
    这事……喻惜还没开放到和陈天翰说,所以她只是翻出原本被丢到抽屉里的说明书,按照上面的信息去搜索。
    官网上的信息一切正常,而同款的沙发似乎早就下架了,她没能找到半点相关的线索。
    这沙发……难不成是个高科技的叁无产品?还是功能太奇怪,然后被投诉到再也不生产了?
    喻惜百思不得其解,思索了大半天,才发现自己似乎没必要那么纠结。
    总而言之,这是个集按摩和自慰功能于一体的沙发,买都买了,难道她就不能继续享受下去?
    至于安全问题……陈天翰总不能拿那种用久了会爆炸的东西来坑她吧……!
    理清了头绪,喻惜也就不管那么多了,照样过自己朝九晚五的生活,偶尔按按摩放松,似乎也挺不错。
    天气越来越冷,到了年终,办公室里洋溢着相当欢快的气息,偶尔加加班也没什么人抱怨了——毕竟有加班费嘛。
    午间休息时,同事有的在讨论该怎么薅羊毛买年货,有的还在热心地想给单身的小年轻介绍对象。
    “别别别,我还小,我不急呢。”应阳夏摆手,目光不由自主飘向站在窗边、端着咖啡晒太阳的人。
    “怎么不急啊?你这四舍五入都叁十了!我这有个——”
    “哟,男的女的?”安荷笑嘻嘻地凑过去,朝那人的手机瞅了两眼,“我之前给阳夏介绍的那几个,人女孩子都没说话,她的什么哥哥弟弟就说阳夏可爱,还跟我要联系方式呢。”
    “呃……”中年的同事犹豫了半晌,打量着表情僵住的应阳夏,“你是……?”
    “我——”
    肚子让安荷的手肘暗暗捅了一下,应阳夏咬牙点头,那表情在同事眼里就成了秘密被揭穿的难堪。
    “哦哈哈,不好意思哈,是我没考虑好。小林——”
    同事一转头,就去迫害另一个单身狗了。
    “完了完了……”应阳夏小声念叨着,幽怨地看着一脸毫无负罪感的安荷,“姐,你这一说,我以后怎么找女朋友啊?”
    “找不到就我给你介绍呗?实在不行,你吃吃窝边草也成。”安荷还是吊儿郎当地笑着,朝他举起了自己手里的薯片,“吃不吃?”
    “吃!”
    “还真要窝边草啊?”
    应阳夏无语,被呛得咳了两声,喉头里卡着的番茄味道沙沙的。
    在窗边的人听见声响望过来时,他竟然下意识往安荷身后躲了躲,只不过以他的身高,当然没办法把自己藏起来。
    这么异常的反应,安荷怎么会错过,她往后一瞥就见喻惜正有点好奇地看着他们两人,那张化了淡妆的脸,被冬日稀薄的浅金色阳光一晒,白净得像是美好的玉石,长长的睫毛切开一线阴影。
    “经理——吃薯片吗?”大大方方地朝她扬了扬手里的薯片,安荷在她摇头之后就转回了视线,一脸坏笑地盯着应阳夏。
    “该不会是真的想吃吧?”
    “怎么可能……”应阳夏抓过薯片就往嘴里送,含糊地否认着,但那明显心虚的眼神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过来过来——”
    安荷拉着一遇上情感问题,就变成傻乎乎大型犬的师弟到楼梯间里,顺带把吃完了的薯片袋子丢进垃圾桶里:“你啊,不会真喜欢经理吧?”
    光线不明亮的楼梯间里,那“咔啦”的声音像是有什么小动物在翻垃圾。
    “我就说嘛,怎么老感觉你喜欢跟经理一起干活——什么时候开始的?对了对了,我鸽了你的那次烤肉,你和经理……”
    “姐——”
    应阳夏举手投降,摇晃着脑袋:“我和经理不可能的。”
    “啧,话不能这么讲,你和经理不都是单身,怎么就不可能了?”安荷语重心长地说着,还拍拍他的肩膀,“经理都单身快半年了吧,肯定把前任给放下了,你就大胆地——”
    “前任?”
    皱着眉思考了一下,应阳夏还是把那个名字给吞了回去。
    “昂,就十七楼的一个总监吧,长得没你帅没你高,愣是追到经理了!他都可以你怎么不行啊?”
    ————
    首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