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一枕槐安(1v1)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枕槐安(1v1): 98.

    回到宿舍,吴月和钟思佳两人刚刚起来,她将早餐放到桌上,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就出门了。
    吴月洗漱完,双手叉腰站在桌边盯着白乔给她们带回来的早餐,对从阳台进来的钟思佳啧啧道:“这明星的生活水平就是比咱普通人高啊,聚香斋的早饭,那是我能吃的吗?”
    ……
    四月初,有狗仔拍到了白乔和傅西岑在一起的照片,照片上两人的面孔清晰可见,一经曝光,足以掀起轩然大波。
    该家报社就好像得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新闻一样,当天赶紧赶稿子,准备用这个掌握在手的独家新闻再度引爆网络。
    但是这版稿子在最终给主编审稿阶段却被截下来了。
    也是这个负责人了解知道一点傅西岑的身份,并且有幸见过他本人,这才没有酿成大祸。
    不过也就是短短几天,这家报社在行业内不复存在,消失得悄无声息。
    四月中旬,林菀在外头和名媛圈子里的薛家太太一起逛街。
    林菀陪着她看珠宝,中途林菀看中了一条白金项链,薛太太在一旁点头夸赞:“这链子真不错。”
    这话让林菀心花怒放。
    但对方又说:“只是我看这链子好看是好看,就是不是很合适咱俩这年纪。”
    林菀拍拍她的手,回她:“怪不得说你会看呢,我给我未来的儿媳妇儿预备着。”
    “怪不得呢,”薛太太一副八卦的样子,“就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呢?”
    林菀笑了笑,“这个还不能跟你透露。”
    薛太太摆摆手,倒像是无意识般地说:“我说你可得留心点啊,说不定你们家那位军长大人身边已经有人了呢,只是瞒着你罢了。”
    “这话你可不能乱说,他有喜欢的人了,能不跟我说么?”
    薛太太挤弄了下眼睛,看好戏一样地说:“万一就是不能说的关系呢。”
    没等林菀开口,薛太太又道:“我也是偷偷听到我儿子他们那个圈子的人说的,真假不知道,说傅家少爷正和一个女明星在一起。”
    这整得后来林菀都没什么心思继续逛街了。
    回来之后就一直在想这件事。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她等到傅西岑回家。
    傅西岑脸色平静,见到林菀在也只是有些讶异,“您怎么还没休息?”
    林菀说:“我就看看你在干什么。”
    “妈您有事儿?”
    “我想着徐家的那姑娘可能这段时间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就安排你们见面,我提前跟你说一声,免得你到时候突然有事水了人家。”
    傅西岑略一沉吟,将外套扔在沙发上,嘴角牵起若有若无的笑容,“就为这事您等我到现在呢?”
    “你以为这是什么小事吗?”林菀走过去,盯着他,“你当时可是答应了我的。”
    傅西岑点头,语气平淡,“嗯。”
    看他这么爽快的样子,林菀心头的疑惑打消了不少,她松了口气,对他说:“那姑娘你肯定喜欢的。”
    傅西岑眼角挂着极淡的笑意,推着林菀的肩膀往外头走,“知道了知道了,您快回去休息吧。”
    时间走的很快,很快来到四月底。
    秦氏集团顺利完成融资,月底,是秦淮和沉清欢大婚的日子。
    前一天晚上,白乔在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秦淮。
    他身上一股酒气,突然从暗处窜出来,扯了她的手腕就往一边拉。
    白乔反应过来是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十分警惕地看着他:“秦淮。”
    她想挣开他的手,却被他更加用力地拽住。
    这里人来人往的,白乔本身就身份敏感,再不想被人发现她跟人在起纠葛,没办法只好一路被他扯着进了他停在道上的车里。
    她怀中的书在宿舍门口落了一地。
    车内一股烟味还未散去,她不太适应,猛烈地咳嗽了好几声。
    秦淮松开力道,在隐隐黑暗着的空间里盯着她。
    她恢复过来,身体往门那边靠,手指刚碰到车门把手,就听秦淮在她背后说:“明天我结婚。”
    白乔眼神都不闪一下,稍微一个停顿,冷声道:“是吗,那恭喜你。”
    说着她要开门下车,车内骤然亮起灯,她肩膀的位置被人按住,“我明天结婚,要是让人看见或者再次拍下照片,白乔,我们俩都得被毁。”
    她却勾了勾唇,连头都没回:“我以为我已经到底了。”
    “但傅西岑把你拉上来了,不是吗?”
    秦淮一用力将她拉回来,两人的脸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下,白乔往后挪,没能挣脱他的禁锢,只听秦淮继续说:“要是让他也看到咱俩这样,你看他这次还愿不愿意拉你一把。”
    白乔咬牙切齿:“你到底想说什么。”
    “在车里坐一会儿,我有话对你说。”
    她闭了闭眼,指甲抵着手心,“如果我偏不呢?”
    说完,她扯了扯唇角,“你以为事到如今,我还怕什么呢?你愿意陪着我一起下地狱,那我很乐意。”
    车门被他落了锁,灯也瞬间灭了。
    “你来这儿,沉清欢知道吗?”
    路灯穿过树影落到车上,但依旧没多少光。
    秦淮直直地盯着她,借着外头的光线打量她如今这幅模样,“你喜欢他吗?”
    她眼皮都没眨一下,语言也足够直白:“我爱他。”
    车厢里一阵静寂。
    “你是认真的?”秦淮嗤问道。
    白乔抿了抿唇,随后嗯了一声。
    “真的那么想进傅家?”
    她冷笑一声,“是啊,到时候你不得按照规矩恭恭敬敬地称呼我一声婶子么。”
    “我知道你恨我。”秦淮继续说,“但傅家你进不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