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在偏执文学里当男配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在偏执文学里当男配: 第236页

    庄白桦一把推开他的脑袋,说:“别闹。
    池月委屈地说:“为什么啊。”
    庄白桦脸色微红,没说出理由。
    要是在办公室里做了什么,以后他工作的时候想起来,一定会分心。
    “工作时间,干正事。”他的话音刚落,手机就响了,他看了一眼,笑了,“你爸爸打电话来捉人了。”
    池月望着手机上的来电,从办公桌上跳下去,往休息室里走,挥挥手说:“就说我不在,我再睡会。
    说完便再次躲进休息室。
    庄白桦笑着摇头,接起电话。
    洛振锋没有询问池月,而是跟庄白桦聊起生意上的事:“城南的项目很多企业都在关注,项目比较大,不管你我单独都吃不下,要不要合作。”
    庄白桦靠在椅子里,说:“好啊,我没问题。”
    “你都没调查就说没问题,不怕我把你卖了。”洛振铎的年纪突破四十,本该越来越沉稳,却还是喜欢跟庄白桦开玩笑。
    庄白桦在电话里笑出声。
    洛振铎不至于把自己的好友兼儿子的伴侣卖掉──每次想到这层关系,三个人都很别扭,干脆绝口不提,就这么忽略过去。
    这些年洛振锋依旧一个人,池月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时不时旁侧击,希望洛振铎去寻找真爱,洛振锋都以没有缘分搪塞。
    “除非遇到一个能让我戒酒的人。”洛振铎是这么说的。
    洛振铎酒如命,让他放弃喝酒比登天还难,真的会有这么一个人出现么,所有人都很怀疑。
    早几年,庄白桦和洛振锋之间关系有点尴尬,近两年也释然了,两个人恢复到挚友的状态,相处起来很融洽。
    洛振铎年纪变大,经历了太多事,看得更开了,眉宇间有着豁达,除了喝酒伤肝,其他过得不错。
    庄白桦觉得就像洛振铎所说,不用强求,等缘分到了,自然有人从天而降,把洛振锋从酒坛子里捞出来。
    两个人谈了谈生意,洛振铎终于说到池月头上:“叫他那小子有空回家吃饭,他奶奶想他了。”
    池月现在还跟庄白桦住一起,如果不出差,每个星期都会回洛府,洛振锋只是借洛奶奶的名义敲打儿子。
    庄白桦笑着应下,洛振铎忍不住说了一句:“你太宠他了,把他惯得无法无天。”
    庄白桦立刻回击:“说的好像你不宠一样。”
    洛振铎认了:“行,我自作自受,让他做好心理准备,明天去公司直接到我办公室来。”
    庄白桦挂了电话,走进休息室,池月躺在沙发上,闭着眼睛。
    庄白桦知道他没睡着,大声说:“你爸爸让你明天一大早直接去他办公室报道。“
    池月啧了一声,睁开眼:“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你自己也知道啊。”庄白桦坐到他身边,好笑地说, “你跑过来图什么。”
    池月伸出手,环住庄白桦腰,半垂着眼,嘴角挂着浅浅的笑容:“图你啊,想见你就来了。”
    庄白桦:“每天回家都能见面,还差这几小时?”
    “那不一样。”池月稍稍用力,把庄白桦勾进自己怀里,“喜欢看你工作时的样子。”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庄白桦穿着西装,坐在办公桌后方,背后是高远的蓝天,眼前是属于他的王国,永远执著,永远一往无前,这个画面池月百看不厌。
    池月的手扣住庄白桦的腰腹,两个人在休息室的沙发上交叠,池月抬起头,向心爱的人索吻。
    刚开始庄白桦推了他几下没推动,后面随他他去了。
    其实庄白桦也很喜欢池月穿正装的模样,有种骚包的气质。
    当然这话庄白桦只在心里想,没说出来,说出来池月会当成夸奖,鼻子翘上天。
    两个人亲昵地拥吻,吻着吻着就有些擦枪走火
    池月用牙齿咬住庄白桦的领带,一点一点地往下扯,庄白桦记起这里是办公室,用手拦住他,他立刻咬住庄白桦的虎口,接着舔了一下。
    两个人无比熟悉彼此的身体,庄白桦很快便放弃了抵抗。
    结果,最终还是在办公室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回忆,幸好庄白桦严格控制地点在休息室,没有让池月抱着他走到办公桌前。
    这一次办公桌play计划失败,池月没有气馁,暗暗在心里下定决心再接再励。
    毕竟来日方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