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囚青丝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囚青丝: 分卷阅读156

    乐,他只会更不快乐。
    今天在远处看着她龙袍加身,受万民敬仰,他心中汹涌的爱意与欣喜几乎将他淹没。
    那样的她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自信美丽。
    如果这是她的选择,他决定尊重她。
    魏峙缓缓起身,拢好衣衫,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转身离去。
    魏峙未做停留,当夜便出发赶回了魏国。
    魏峙变得很忙碌,他有许多事情要去做,继承皇位,清算敌对,扫荡异己,选拔人才建立自己的体系,稳固自己的皇位。
    他还兑现了他的承诺,收了莫将军的兵权,封了个无实权的异性亲王,让他颐养天年。
    而莫岚则顺势被封为郡主,魏峙亲自为她和她的顾郎赐了婚,虽然莫王爷因此气的一病不起,但莫岚却常带着夫君和一对龙凤胎儿女去探望他,倒也渐渐释然了。
    一晃一年多过去了,魏峙的江山也稳若磐石。
    但他却郁郁寡欢,时常枯立在御花园里,对着满园的蔷薇失神。
    时常有岐国的消息传来,她似乎过的很好。
    好就行了。
    他如此想着。
    “皇上。”
    林霄忽地微微喘息着走进御花园,“天色晚了,您早些回寝殿歇息罢。”
    魏峙从恍惚中回过神来,看了看天色。
    “尚早,朕再坐会。”
    “您,您回去罢。”
    林霄吞吞吐吐的,他甚少这样,魏峙叹息一声,终是起身往回走去。
    晚霞翻涌,落日余晖斜照花影,馨香浮动,沁人心脾。
    魏峙回到寝殿,周遭却空无一人,太监宫女被尽数撤去。
    他心下生疑,瞥了一眼林霄,林霄笑笑,也退去了。
    魏峙心中忽地一动,一颗心疯狂跳动了起来,几步跑向寝殿,伸手推开了巨大的门扇。
    门扇带起的微风拂动层层纱幔,朦胧间只见一个身影隐在轻纱之后。
    他脚步虚浮了起来,胡乱拉扯开纱幔,急急朝内奔去。
    掀开最后一缕轻纱,那人缓缓抬起头来,冲他柔柔一笑,
    “魏峙,你回来啦。”
    夏竹悦一副家常模样,简单的淡粉裙衫,正侧坐在榻上,手中叠着他的贴身衣物。
    魏峙愣在当场,一时间有些怔忪。
    夏竹悦放下手中的活计,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仰头望着他,
    “我已经将岐国打理顺遂,交与齐姜打理了。”
    她顿了顿,似乎有些赧然,“你.那晚说的话.还作数么?”
    魏峙狂喜,忽地紧紧拥住她,哽咽了声线,
    “作数,永远都作数。”
    轻纱摇曳,遮了殿内的鸳鸯交颈,窗外的晚霞却愈加绚丽了起来。
    良辰美景,不负韶华。
    数月后的某天晌午,魏峙退朝后赶回了寝殿,却发现于桌案前批阅岐国奏折的夏竹悦忽地藏起了什么。
    他微微蹙起眉头,近上前去,欲要抽出她藏在身后的奏折。
    “哎呀……”
    夏竹悦忸怩着,不肯给他看。
    魏峙圈住她擭住她的下巴一连啄了许多口,胁迫似地,
    “到底是什么?”
    夏竹悦不堪重负,终是推开了他,豁出去了一般,
    “不过是那些老调重弹,臣子们让我以皇嗣为重,劝我广纳面首,好开枝散叶。”
    “哦?”
    魏峙冷哼一声,迫视着她,
    “那你怎么看?”
    夏竹悦怯怯地看了他一眼,垂下头去,呐呐地,
    “我看行。”
    “……”
    魏峙气结,点点头,忽地俯身抄手一抱将她横抱起来走至榻前。
    “你做什么呀。”
    夏竹悦羞赧地面色通红,“大白天的……”
    “做什么?”
    魏峙轻笑,将她抛到榻上覆身上去,
    “我觉得他们说的很对,是该以皇嗣为重,开枝散叶……”
    庭院里的蔷薇花儿盛放开来。
    春风一袭。
    满庭芳。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