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旧时堂前雁(双重生)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旧时堂前雁(双重生): 分卷阅读138

    可转生相见哪是那么容易的事儿,李意行渐渐陷入泥潭中而不自知。
    李氏夺了皇位,郎主成了皇帝,他本应是太子,可李意行实在厌恶抗拒,从前那么想要的位置,到了手也就不稀罕了。他几次回绝,陛下没有办法,给他封了王位,封地留在临阳。
    李意行深居简出,除了拜访名山古寺,甚少踏出小山居。
    王蒨走的第二个月,某日夜里,他感到一阵瑟冷。分明是盛夏,李意行却冷得浑身发抖,皎洁萤光下,他好像又看到阿蒨那双麻木绝望的眼。过于清荡的月色,把他的下作照得一清二楚,李意行心头一阵作呕。
    他开始讨厌月光。
    白日里不见人,夜里又闭着窗,日升和月落渐渐失去意义。
    他困极了就会入睡,但总会在各种各样的噩梦中醒过来,若是能梦到王蒨也就算了,偏偏没有。
    倒也没错,若是能梦到她,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噩梦。
    南李王朝的第六年,香华寺的名气已经极远,李意行只身去求见广竹,他一步步走上山巅,又在佛像前跪了一整夜,恳求广竹出来见他,给他一次机会。
    如他所愿,广竹走了出来,只是,他远远地看了李意行一眼,眼中悲悯。
    “施主请回吧,碎玉难全。”
    李意行想起被王蒨摔断的玉簪子,那是他请人制的,王蒨从前就爱戴那一对,可后来她一知他做的事儿,就毫不留情地摔断了,像是从未在意过。
    良宵难续,碎玉难全,他二人走在死局里。
    李意行偏偏是不信邪的那一个,十几年,他从来没有放弃过寻找转世的机会,直到他遇见真族来的巫师,那时佛道两教难分伯仲,外邦教会也想横插一脚,他不是不知道背后的猫腻,可真族的巫师让她见到了王蒨。
    她背对着他,朝光明处去,留他一人手脚冰凉,站在原地。
    梦醒之后,李意行问巫师:“我还能再见到她吗?”
    巫师颔首。
    “她会不会原谅我?”
    巫师被他的执着动容,这位端王的痴情名声在他们玄学一派里流传甚广,只是通天地本事的人,是不会真的让他如愿的,因为众人都知晓他二人的结局。
    可巫师还是说道:“会的,来世,你们必能圆满。”
    李意行听后,什么也没说,挥手让他下去了。
    他时常在想,王蒨是不是真的爱他?他对她好,她才喜欢他,只要他有一处做得不够好,她立马又往退缩一大截。王蒨从不主动开口要什么,向来是他上赶着给、捧着送。这辈子唯有一桩事对不住她,伤她最深,而她察觉之后,果然毫无眷恋地离他远去了。
    李意行看着碗中的毒酒,心道,当真是留不住她。
    无妨。
    他还有一次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