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白月光下岗做替身: 分卷阅读129

    救过一只白毛茸茸的小团子,我只以为那是只母亲抛弃的小猫咪,满身是病,眼看之余一口气,我动了恻隐心,带回宗门救治才发现白苍与普通猫儿不一样,师尊说这是山海经中的异兽胐胐,赤霄宗留不住,便送去给了卜故老君。
    白苍走的时候很舍不得,他哇哇哭着给了我一枚玉牌,说以后姐姐需要用的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知道胐胐牙齿可以咬断师叔牵给我的牵丝,他在卜故老君那里学医,又偷走可以麻痹记忆的灵草煎药给我。
    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间我很相信他,我在暗渊下点亮过玉牌,长久毫无回应让我已经绝望,没想到事情除了师叔带我出暗渊被迫做他的道侣外,我还有可以选择的机会。
    我以为我这辈子,从来都是身不由己。
    白苍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另外的人生,做一个脱离宗门的自由人,我只是我,顾法宁。
    我很感激白苍。
    大小姐:那你喝药的时候犹豫过吗?
    顾法宁:六年前的我吗……答案似乎很清楚了。
    景元化:你可有一瞬间想过我的感受?
    顾法宁:为什么要告诉你,男人,做好你分内的事!
    大小姐:那我能问问吗,小顾与还是小猫咪的茶茶子待过多久?
    顾法宁:小半年吧,眼睛都睁不开的小奶猫很依赖人,我也喜欢小猫咪。
    景元化:!
    景元化:眉眉说的喜欢,是何种含义?
    顾法宁:字面含义,不过您别太放在心上,做正室的男人要胸襟宽广,毕竟小猫咪有什么坏心思的呢?
    景元化:那六年前你为什么选择割裂记忆跟他走?
    顾法宁:师叔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吗?
    景元化:我以为……没有人能拒绝做五大派师叔祖的道侣。
    顾法宁:哈哈哈哈。
    景元化:现在呢,后悔又被我抓回来了吗?
    顾法宁:现在啊……师叔人傻钱多,我超喜欢你的 !
    景元化:我错了。
    顾法宁:你错在哪儿了,师叔怎么会有错呢。
    景元化:我不该只图双|修而弄疼你,对不起。
    顾法宁:我哭疼,你说忍忍就好了,结果第二天继续用力,被我抓破脊背还好意思冷落我,非得我主动讨好你才满足?
    景元化:……那以后我来讨好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
    大小姐:现在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小顾与师叔的巅峰对决,追妻火葬场的高光时刻!
    快说,小顾喜欢承原道君什么?
    顾法宁:我喜欢师叔……的钱。
    大小姐:承原道君喜欢小顾什么,美貌和优秀的品性,有趣的灵魂除外。
    景元化:第一阶段喜欢她倾颓哀艳的美,第二阶段喜欢她为我包扎疗伤的认真,第三阶段喜欢这小姑娘嘴上不说但偷着嫌弃我,过分有趣。
    顾法宁:屁,第三阶段你直接上|床了!承原道君,几百岁的人骗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苟且,你很骄傲?
    景元化:这辈子就骗过你一个,我师兄觉得你很好,值得骄傲。
    顾法宁:……我忽然想起一个严肃的问题,师叔为什么非常想结契?
    景元化:我很喜欢孩子,想要你为—
    顾法宁:!!!不你不想!
    景元化:……眉眉不喜欢的话就算了,毕竟男德有云,以断子绝孙为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