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画骨女仵作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画骨女仵作: 第2105页

    。
    许是最近太操劳,竟然有老花眼了!师爷躬身过来,轻声道:大人,昨儿仵作验了,死者男性,大概四十来岁,身高六尺有余,死亡时间大概在两年前。现在来的这几个都说是死者的亲人,等着认领那副骸
    骨。
    刘清平摸了摸自己的大油肚,琢磨半晌,道:棘手,真是棘手!
    大人?
    这骸骨一没长肉二没长皮,本官哪里瞧得出模样?怎知是谁的亲属?
    那那可怎么办!
    刘清平索性大袖子一挥:都回去都回去,容本官再好生想想!
    一妇人道:大老爷,那骸骨定是我两年前失踪的丈夫,你可要为民妇做主啊!
    一男子道:那是我大哥!他两年前说去做生意,结果一去不回,青天大老爷,你一定要为我大哥找到真凶!
    公堂上的几个人开始争执起来。
    吵得不可开交。
    外面的百姓也交头议论。
    整个衙门就跟菜市场一样。
    刘清平耳聋都快吵聋了,举起惊堂木准备敲下去时
    人群中突然走出来一个人。
    公堂内外的争吵声扎然而止!
    刘清平揉了揉自己的老花眼,使劲盯着来人看。
    只见堂下来人一身素衣男装,相貌白净,眉宇之间透着几分不染俗尘的高雅之气,双眸灵动有神,怀中还抱着一个雕琢精美的檀木盒。
    刘清平嘴巴张张合合,激动的喊出一声:云舒?
    当下热泪盈眶。
    纪云舒面色清冷,抬眸道:刘大人,还请将那副骸骨抬出来,在下自能分辨死者究竟是谁。
    刘清平愣了小许,才提着嗓子吩咐:来!来人!赶紧把骸骨抬到公堂上来。
    他哪里想得到,时隔多年,竟然还能再见到自己又爱又怕的云舒。
    心底乐开了花,提着官服下了高堂,恨不得往纪云舒身上蹭一蹭。
    差点没哭出来!
    小一会,他按照纪云舒的习惯,命人准备了桌案和几张纸。
    纪云舒打开手中的檀木盒,盒分三层,颜料笔墨齐具,非常精致。
    众人在旁傻眼看着,不知她究竟要做什么?
    只见她戴上手套,捧着那颗头颅看了起来,然后从檀木盒中挑出一支小鸾笔,开始在纸张上描绘起来。
    指尖轻捏,一笔一画,流畅精准。
    此时,景容就站在人群里,他倾慕的眼神看着纪云舒持笔作画的样子,不禁嘴角微扬。
    他知道,她还是她。
    那个锦江画师纪云舒!
    江湖再见(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