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我投骰子贼溜[跑团]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投骰子贼溜[跑团]: 第109页

    区燃歪了歪头,他并不认识这位村长。不,应该说,他认识的,以及认识他的族人都已经不在了。不是随着安适之地一起消亡,而是自然的老去,回归意识洪流。
    是他活了太久,在佩赛德的影响下,他的时间仿佛停止了,他始终保持着二十多岁的模样,看着他的族人,族人的孩子,孙子一个个离开,他选择了离开他的部落,在安适之地四处游荡。
    后来,一直到佩赛德将他带离安适之地,他都没能回来再看一眼。
    村长见区燃久久不语,有些激动又紧张地握紧了双手:“祭司大人,您或许不认识我,但我的曾祖父你应该还记得他的名字,他叫森野。”
    森野,区燃想起来了。他们幼时还是玩伴,直到区燃去往圣城,回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佩赛德,森野和佩赛德还有过一些不愉快的矛盾。
    看着满脸激动,说完一句话后不知道该做些什么的村长,区燃笑了笑:“我能去塔楼看看吗?”
    “当然,当然可以。我带您过去。”村长让其他人继续警戒,自己带着区燃前往塔楼。
    区燃回头看了看村口阵型凌乱已经开始插科打诨的打工仔们,对村长道:“让大家都回家吧,外面没事了。”
    村长对祭司大人的话一点也不怀疑,立即笑道:“好。”
    塔楼是祭祀的居住地,从他们被确认拥有祭祀的天赋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会离开家,离开家人,进入塔楼随着老师学习。
    区燃在这里住了十五年,他优秀的记忆里让他能够记住里面的每一块砖的模样。
    但当他时隔多年再次踏进塔楼的时候,他完全愣住了。
    到处都是画框,长的,方的,圆的,大的,小的,几乎所有的墙面全部挂满。
    画框里的他神态各异,专注的,温柔的,羞怯的,恼怒的,但无一例外,所有画像的背景全部都是佩赛德藏书室。
    村长不知道何时离开,佩赛德伴有手杖点地声的脚步传来,在区燃的身后站定。
    “这就是你说的礼物吗?”
    区燃轻声问道。
    佩赛德摇了摇头,他从后拥住区燃,掌心伸到他的面前摊开。
    一块小小的碎片在他的手心里悬浮着,发出浅浅的光芒。
    “我想把安适之地送给你,它还不太完整,可能需要花费更多时间一块块拼凑。你没有说错,我记不住它的具体样子,如果你愿意,这个工作可以由你来完成。
    我在这个世界里过滤筛选那些曾经属于安适之地的灵魂,我想让你的故乡与你记忆中更加贴近。
    这个礼物,你喜欢吗?”
    佩赛德贴着区燃的耳朵低声厮磨,区燃颤抖着手轻轻碰触到那块看起来十分脆弱的碎片。
    那么厌恶麻烦的佩赛德,从不造物的佩赛德,竟然为他拼凑出了一点也不完美的,连收藏品都够不上的又破又小的安适之地。
    有什么东西从眼眶里滚落,区燃抓住了佩赛德的摊开的手,将脸埋了上去。
    佩赛德紧紧抱着区燃,唇舌流连在他的后颈。
    他依旧讨厌那些能够带走他的小调查员目光的东西,包括安适之地,但品尝过失去滋味的佩赛德至少学会了让步,只要他的小调查员能回到他的身边,有些东西他可以默许存在。反正,他给安适之地,哦,在这里叫做黄金囚笼找了个便宜的托管对象。
    正在处理自己的世界危机的世界意识连打三个喷嚏:“有谁在算计我?”
    佩赛德打横抱起情绪激动泪流不止的区燃,大大方方的走到打工仔们面前。
    “快快教堂支起来,玛德就是你们这群逗比光顾着聊天准备工作都没做好。”
    “谁聊得最开心啊?升职加薪哦?”
    佩赛德对着打工仔们微笑了一下,单片眼镜反射出一道白光。
    “把这卷羊皮纸交给你们的上司。”佩赛德道:“就当做这是我收取的份子钱。”
    “就这么简单?”陆嘉新接过羊皮卷,愣愣地问。
    佩赛德但笑不语,转眼就消失在打工仔们面前。
    ---------------------
    三个月后。
    区燃趴在天鹅绒的床垫上,无力地踢开身后的佩赛德,却被几条触手卷住了脚踝。
    “够了。”他声音沙哑,“我要去看看黄金囚笼的首次副本公测。”
    佩赛德慵懒地支着脑袋,挑起区燃的几缕发丝拿在手中把玩,“没有什么有趣的,无非就是打打野巫师。”
    是的,《门后高能》这个游戏不禁没有倒闭,还踏马开了新的副本。
    因为世界意识觉得给秘仪给出的公关方案都太麻烦了,还不如直接给祂的造物们来一次记忆删除,于是玩家们只记得《门后高能》游戏开新资料片出了BUG,导致他们下线被卡了一下,其他什么都不记得了。
    该干嘛干嘛,世界一样运转。
    只除了——
    秦修宴和江一面对着“嘿嘿嘿”奸笑的陆嘉新,感觉自己似乎上了贼船。
    “来来来,签了卖身契,你们就有了这个世界上最铁的翻完,只要世界不爆炸就永远也不会失业的那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