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秋藏(H)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秋藏(H): 性癖(H)

    郁寒似乎已经了然,再次验证了自己的猜想。曲秋秋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M,但也不是没有属性,而是sub。
    比起恋痛,sub更偏向精神受虐。她需要被控制,被占有,就像昨夜。
    她的性快感不仅来源于身体,更来源于精神。由于某种经历,她渴望如羞辱、支配所导致的痛苦感觉。正如此时,哪怕已经被大开大合操得浑身抽搐,媚肉外翻,她依旧没有昨晚那么癫狂的愉悦感。
    像曲秋秋这样的女孩看似娴静优雅,情感需求却超过常人。换句话说,他们的内心空虚如同黑洞。安全感的极度缺失,让他们无法依赖他人。而一旦依赖,便会把整个人交给对方。
    “你贱不贱?嗯?”
    “是不是一直想被奸?!像昨晚那样被陌生人玩才会喷?腿张大!”
    比起爱语,她更想听到的是dirty  talk。
    郁寒明显感受到紧致无比的花穴夹得更紧了,深处噗嗤涌出一大股淫水。那张染上情欲的小脸无暇反驳,花瓣般的唇无力地张了张,只能吐出呻吟。
    不是么?
    是的吧。
    内心深处一直渴望那种淫虐的吧。
    那样失控,那样绝望,让自己觉得是真的在呼吸,还是活着,世界还是存在的。
    可是,老师,这样以另一种沉沦带来的的救赎究竟值得吗?
    “想……想被奸。”她听见自己清甜的声音。
    “大声说出来。让别人听听你有多骚!”郁寒紧紧盯着曲秋秋游离的眸子,不放过任何一点表情变化。
    “哈啊啊啊……!我想被强奸……好久!好久了!想要人来奸我,羞辱我……想被骂,还要……”曲秋秋闭上双眼,冰凉的泪珠划过泛红的双颊。
    丰满紧实的右大腿被紧紧握住抬高,若不是有根狰狞的肉棒塞得满满当当,粉嫩的花穴便可一览无余。
    “进入我……呜、不要对我温柔了!喜欢啊啊啊~好粗好满!再粗暴地奸我!”
    他分明是恶劣地闯入,深情地顶弄每一处熟悉的嫩肉和褶皱,发出啪啪啪的声响。
    溺水般沉重的过去仿佛离自己远去,唯一的真实是穴心那根又硬又烫的肉棒。
    “呵……真贱!”郁寒低哑地喘气,他有些失控,始终温柔的眼神变得含冰。
    无它,只是想牵她的手。但她需要的,远不止平常的爱。
    “都被我肏红了还不够!是不是要肏烂才满足?说出来。”
    曲秋秋被骂得不停落泪。刚刚被撞得浑身颤抖,生理性的泪珠也只是挂睫毛上。而现在,她不受控制地眩晕。在太爽了,这就是被羞辱的感觉。
    熟悉的,久违的,不可治愈的。
    难言的,悲鸣着的,窃窃私语着的。
    “呜、呜呜……!对!对!操烂我吧,就这么、随意玩弄我——啊!!!”
    屁股突然挨了一记巴掌,曲秋秋倏地被抱了起来,她以为男人气得要把自己丢下楼!
    没了肉棒堵住穴口,淫液啪嗒啪嗒淋湿了一地未修剪的玫瑰。低饱和度的粉蓝花瓣被浇得发亮,在阳光下熠熠闪光。她第一次见那么绚丽真实的色彩,或许亦是幻觉。
    χyǔzんāīωǔ2.cǒ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