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许你: 八卦

    12  八卦
    初唯一早就来了学校,刚进班级班里已经来了几个人,都很主动地跟她打招呼。池易进来的时候她正在往各个学科的教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她听到班里动静突然大了起来便知道是他来了,抬眼看他却一眼就看到他书包上挂的昨天她送的人形玩偶,一时间她笑眯了眼。
    一整个上午两个人都在认真地听着课,只在课间时间偶尔交流一下。他们俩倒是已经一心的投入学习,但是班里其他人却是八卦的紧,两个人总是能感受到一些若有似乎探究的眼神。
    中午池易和初唯很自然的一起搭伙去食堂吃饭,两个人刚坐下没吃两口,身边的位置便坐了人。
    来的人是个男生,很是自来熟,“你们好啊,我叫程屿,也是高一十九班的,以后我们就是同班同学,请两位大神多多关照!”
    池易只轻嗯一声继续低头吃饭,初唯笑眯眯地跟他打了招呼,象征性地报上了两个人的姓名。
    程屿一脸掩饰不住的兴奋,“你俩的大名现在全校都知道了!高一十九班有俩大学霸,而且颜值还特高,说不定还......”他好像突然意识到自己说过头了,赶紧低头吃饭,像是要把接下去要说的话和食物一起咽进肚子里。
    初唯听着他戛然而止的话突然来了兴趣,“说不定什么?”她一边拿吸管去插酸奶,一边好奇地问程屿。
    程屿装作没听到,笑嘻嘻地准备转移话题,“没啥,就现在好多同学都特别想认识你俩,但是他们胆子都太小了,怕被拒绝,你看我主动过来,我就觉得你们并不像表面上那么难接近!”
    “没有哦,我们还不是朋友哦,程屿同学。”初唯这话是一边喝着酸奶一边笑着说的,如果不是程屿坐在她对面听到她这么说,隔着远的还以为她在笑嘻嘻地跟他聊天。
    “这......”程屿一时有些尴尬。
    初唯见他尴尬感觉自己目的达成,继续说,“好朋友才不会话说一半丢一半,你要总是这样,以后我们都没办法正常交流了。”
    程屿听她这么说,眼皮一跳,想着自己怕是蒙混不过去了,不如招了在初唯这里刷一波存在感:“好啦,我承认,其实是大家都很好奇,把我推过来打探消息的,对不起!”他小声说着,声音里还带一些委屈,复又突然语气坚定,“但是我想认识你们是真心的!”
    这回连池易都放下筷子抬头看他,他皱着眉问,“打探什么消息?”
    初唯装作不经意间向四周扫视了一下,果然见好多人探着脑袋在往这里瞧,见她看过来一个个都恨不得把脑袋缩回饭盘里。她挑眉,一脸好奇地看着程屿。
    程屿见他俩都盯着自己,一股脑的便全招了:“谁让你们那么优秀又出众的啊,一个全校第一,一个全校第二,一开学就坐在一起,看上去很熟的样子,昨天还有人看到你们放学一起走的,大家都好奇觉得你们说不定在谈恋爱......”
    初唯听了这话彻底笑开了,“谈恋爱?我和池易?”她看了看池易,池易此刻也在看她,虽然池易没太大的反应,但是她还是从池易眼里看到了惊讶,她突然想逗逗池易,她身体微微往池易那边倾,看着他眨眨眼,“要不我们试试?体验一下早恋的感觉,也不是不可以。”
    程屿听了这话差点惊掉了下巴,筷子都脱手掉在了桌上。“不是吧,你们......?”
    池易依旧没说话,任由初唯骗程屿,“大家不是都认为我们是在谈恋爱吗?假戏真做倒也不是不行,你说呢?”
    “吓死我了,差点以为是真的。既然你们不是在谈恋爱那就太好了!其他人就有机会了!”程屿虚惊一场,初唯可是他昨天看上的新任女神,要是得知她真的在谈恋爱还是跟那么优秀的池易,那他可就心碎了。昨天还有好多隔壁班的人来问他初唯的事儿,一口一个女神的,他都没高兴搭理。况且因为池易在开学典礼上的那番发言,现在喜欢他的女生怕是排队都绕操场几圈了,要是他们在一起,那得伤多少少女的心呐。
    池易听了他的话皱眉,什么叫其他人就有机会了?他端起饭盘准备走,初唯也赶紧收拾准备跟他一起走,谁知道他又突然放下,对着程屿,语气有些严肃和认真:“初唯和我是很好的朋友,我们没有在谈恋爱,作为学生还是应该把学习排在第一位,如果你以后有学习上的问题,欢迎随时来交流,至于其他的问题请不要来打扰我们。”
    两人走后程屿周围突然围了一堆的人,大家叽叽喳喳地问情报,程屿将池易说的那句话原封不动地转达出来,但是大家似乎都很有默契的只记住了一句话:池易和初唯只是朋友,没有谈恋爱。
    ......
    一路沉默的回到教室,这会儿是午休时间,距离下午上课时间还早,教室里并没有人。
    池易回到座位从包里拿出昨天初唯给他的书看,初唯跟着在他身边坐下,问他,“你生气了吗?”
    “没有,学校的各种传言我听得多了,只是觉得他们莫名其妙地传出那种所谓谈恋爱的八卦,到时候被老师家长听到,对你不好。”他低头翻着书,并没有看她。
    初唯听到他平静地说“学校的各种传言我听得多了”的时候,几乎是第一时间想到池佳那次告诉她的话,他也是自己觉得无所谓,却害怕谣言伤害别人,她突然有些难过,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过了很久她才听到自己的声音,“如果是和你的话,我也无所谓的。”
    池易正欲翻书的手蓦然一顿,那一页竟是再也没看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