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穿书)难以抑制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书)难以抑制: 开心

    清晨的阳光透过纱窗,在一片旖旎的室内撒上蒙蒙的光亮。
    池妤朦朦胧胧地睁开睡眼,一直有股热气喷洒在她的耳后,带着微微的喘息。
    这喘息声,她是熟悉的。做爱时,她最喜欢听的就是他的喘息声,比任何春药都要来得让她催情。
    意识逐渐清醒后,池妤终于感受到身下的酸胀感。一只手正扶着她的一条腿,在她两腿之间一根性器正在慢慢抽插着。
    不缓不急,与程言以往猛烈的作风完全相反。
    顶到那块凸起的媚肉,池妤忍不住从喉咙溢出呻吟。
    “醒了?”声音暗哑,呼吸略微急促。
    程言在池妤后颈落在一个早安吻。
    池妤想对他翻一个白眼,你这样我能不醒吗?
    “你怎么…一大早就…”池妤呼吸渐渐错乱,抓着身下的床单。
    “忍不住。”
    “你…嗯哈…别顶到子宫。”
    程言半垂眸,双唇贴在池妤的背后,吻了又吻,没有言语。
    他知道她在担心什么。
    池妤一直背对着程言,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她伸出一只手握住那只抬着她腿的手。
    “程言…”
    程言嘴唇贴在池妤的肌肤上,暗暗发出一声,“嗯?”
    “我想生下这个孩子。”
    身下正在抽插的性器突然停顿了一下,穴中层层媚肉不自觉地用力吸吮,短暂的停顿结束,复而继续抽动着。
    池妤开始微微恼火,转过身,与程言面对面,性器因池妤动作的牵扯而滑出小穴。
    一双好看的杏眼瞪着程言,“我要生下这个孩子!”
    不是“我想”,而是“我要”。商量的语气变成了通知。
    程言久久没回答,池妤更生气了。
    “你不会是不想认账吧?!”
    程言的眼里隐隐透露出无奈,“不是…”
    “那为什么从昨天我跟你说想生下这个孩子到现在,你都是一脸忧愁的样子!”
    “你知道的,我可能没办法一直陪在你身边,就如同那一次我被迫离开你的世界。万一,我再也没办法回来…没有孩子,你可以没有任何负担地找别的可靠的人…”
    听着听着,池妤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如果你回不来,就让我去找别的男人?”
    程言没有回声,然而那双透露出哀愁的眼睛在替他回答“是”。
    “你能舍得?”池妤把程言的手放在自己的乳房上,右边那不大的奶子上还有一两处咬痕。
    “你能舍得这里被别的男人含住,被别的男人咬?”
    程言依然没有回答,他不敢看池妤的眼睛。左手紧紧罩着池妤的乳房,掌心处清晰地感觉到那立起的乳头。
    “还有这里…”池妤爬起身,跨坐在程言的身上,抓起那根粗长的性器抵在穴口,缓慢地坐下去。
    穴口被塞得满满当当,池妤忍不住哼了一声,缓了缓,继续说:“你能舍得这个地方放进别的男人的鸡巴,被别的男人肏?”
    池妤看见程言那双眼睛一直盯着她,盛满了哀伤的眼波,荡漾着她的身影。
    突然,后脑勺被  一只宽大的手掌扣住,往下压,双唇被男人发了疯似的啃咬。
    原始的本能冲破了理智的底线,程言翻了个身将池妤压在身下,鼻尖的气息相互交错,紧紧揪住对方的舌头,不愿放出自己的领域。
    我绝不允许。
    然而话到嘴边,程言又咽了回去,如果他真的与池妤相隔在两个世界,难道要叫她等他一辈子吗…
    滚烫的精液射进体内,池妤被激得痉挛,她闭上眼,感受高潮的余韵。
    射完精的程言,身体得到了满足,心理却是万分空落。他俯下身,趴在池妤身上,眷恋不舍的模样。
    一双纤细手臂慢慢环住了他汗涔涔的背。
    “我爱你,有关你的一切都不是累赘,是惊喜。这个孩子我一定要生下来。有这个孩子在,我才能更加确信我们之间并不是一场梦,即使你不能一直在我身边,我也能知道你也在爱着我。”
    程言把脸埋在池妤的肩窝处,深深吸气,满腔是她的味道。
    “其实我很开心…知道你怀孕我很开心…”
    程言从池妤的肩窝处抬起头,在她的脸上啄了一下。
    “…开心得要死。”
    程言怕压疼池妤,微微侧身,紧贴着她的身旁躺下床。
    池妤缩进程言的怀里。
    听见他说很开心知道她怀孕,池妤幸福地翘起嘴角。
    她闭眼,埋怨道:“都怪你,大早上还没睡醒就被你拉着做,害得我现在好累。”
    程言亲了亲池妤的发顶,抬手一下一下地摸她的背,“睡吧,我陪着你。”
    池妤在程言怀里蹭了蹭,准备再睡一会,但身下有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她,不得不开口道:“你不会又…”
    “不会,等你醒了再做一次。”
    池妤笑了一下,从鼻尖哼出气。她确信等她再睡醒,程言一定会再跟她做爱,但是,是不是一次就不一定了。
    怀里的人呼出的气息洒在胸膛,程言觉得痒痒的。
    他道:“睡吧。”
    池妤迷迷糊糊应了一声,沉沉睡过去。
    没睡多久,程言感觉到怀里的人动了动,他以为池妤想换个睡觉姿势。
    没想到,池妤睁开眼,推开程言,急忙掀开被子,匆匆下床。
    性爱过后,女人的双腿酸涩不堪,走没几步就跌在地上,抬手捂着嘴恶心。
    程言连忙从床上下来,将池妤抱到洗手间。
    掀开马桶盖,池妤立马呕出苦水,程言抬手轻轻拍她的背。
    等池妤吐完,恶心的劲缓过去后,程言拿起一条毛巾,打湿,给池妤擦嘴,擦手。而后又将她抱回床边,将她的衣服找好放在池妤的手边。
    程言自己随便穿了件裤子,去厨房倒了杯水回来。
    “是不是很难受,要不然这个孩子…不要了。”
    池妤拿着水杯的手一顿,对着程言的眼睛,仿佛又回到了穿进书里的那些日子。
    她因得到男主的爱,反噬一点点加重,身体一天比一天难受,病情逐渐加重,最终在他的怀里死去。
    池妤看见了程言心底的恐惧。
    她对程言温柔地笑,“我没有生病,只是因为怀孕。”
    “可是我不想你这么难受。”
    池妤将程言的手贴在自己的小腹上。
    “我不难受,我很幸福。”
    んаìτайɡsんúщú.ú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