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春光缱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春光缱绻: 分卷阅读108

    程,夏热冬凉,时不时被风暴裹挟,丢了半条命,也只能躲在晦暗的角落里独自疗伤。
    待风暴停歇,便会再次踏上征程,周而复始,脆弱而固执。
    她需要的安全感,陆文帆给不了。
    陆文帆没注意到她眼中的落寞,只是不断追问:“我不成熟?就因为我跟狗吵架?”
    他拍了拍自己的不算宽厚的肩膀:“它不能给你安全感吗?不能我就再练壮点。”
    虞姒微微摇头:“都不是,等你长大就知道了。”
    “那怎么样才算长大?”陆文帆固执的不想放弃。
    虞姒难得的露出笑容,真诚纯粹不掺杂一丝杂质:“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
    等他意识到自己已经长大了,那就是成长。
    “那你…愿意陪我一起长大吗?”陆文帆不在乎自己什么时候长大,他只想陪在虞姒身边。
    虞姒顿了顿,深吸一口气,侧头与陆文帆对视:“陪一个男孩儿长大太累了。”
    如果可以,她希望陆文帆永远长不大,做一个快乐,纯粹的孩子。
    陆文帆眼底光转瞬间熄灭,又再次燃起星光,他才不管,她不陪他,那他就陪着她。
    只要他脸皮厚,虞姒就赶不走他。
    “那我就陪你长大。”陆文帆说,“我数三个数,你不否认,我就当你同意了。”
    “三到一,你同意了!”
    虞姒:你看我来得及说不同意吗?
    陆文帆高兴的在天台乱跑。
    虞姒唇角微微上扬,笨蛋,我已经比你先长大了。
    ……
    春季运动会第一天的比赛已经顺利结束,校乐队在舞台上,演唱今天的结尾保留曲目。
    打鼓的换成了谢吟,虞姒难得的背起了电吉他,她站在立式话筒前,指尖并拢在麦上拍了两下,清了清嗓子,开口道:“池也唱了一天,唱不动了,今天的最后一曲由我给大家演唱,《Sweet child o mine》。”
    “She&039;s got a □□ile that it seems to me。
    她好像在对我微笑。
    Reminds me of childhood memories。
    让我想起来了童年的记忆。
    Where everything。
    那时所有的事情。
    Was as fresh as the ight blue sky。
    就像明亮的蓝天一样清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