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高干

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师尊他太难了[穿书]: 第187页

    因为,从今往后,他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和他在一起,什么都不能让他们分开。
    半个月后,两人终于走出了这间屋子,墨临渊如今所有的魔功,已经尽数化为灵力仙法,修为比当初司无夜只高不低,倒是让等在外面的灼桃夭大跌眼镜。
    “这……这是双修的威力吗?”言语间尽是羡慕嫉妒。
    林青染虽然板着脸,耳朵尖却是红的,怒道:“胡说八道!哪里有和他双修,只是助他化解魔功罢了……”
    “哦……”灼桃夭低着头,心中暗自琢磨,不是双修你脸红个什么劲?
    灼桃夭道:“师尊你这是要走了?若有哪天你这徒弟惹你生气了,还回来找我!我给你当徒弟……”
    林青染正要开口,就被墨临渊一把搂了过去。
    墨临渊斩钉截铁:“永远没有那一天!!还有,师尊只会有我一个徒弟!只要我活着……你永远也别想!”
    三百年后,万壑谷青莲峰。
    又是冬日时节,飞雪漫天。
    千里冰封,银装漫野,只有青莲池的一池莲花,傲雪而立,亭亭绽放。
    林青染刚刚出关,乍见美景,只觉心旷神怡,正想多看两眼这美景时,却冷不丁见到莲池边的地上,躺着一人。
    那人一身红衣,容颜绝美,眉心间一点火焰朱砂印记,更是衬得他肤白如雪。
    只是他的双眼紧闭,仿佛睡着了一般。
    林青染心中一惊,连忙跑了过去:“玉儿!玉儿你怎么样了?是不是又走火入魔了?”
    自从三百年前墨临渊用荆藤兽之心化去魔功后,每隔那么几年,墨临渊总有两三天会真气乱窜,好似走火入魔。
    每当出现这种情况的时候,林青染只得与他双修,引导他体内真气渐渐归于平顺。
    后来才知道,这是荆藤兽之心留下的后遗症,农百灵也给看过,说是按照丹方修炼,慢慢就会好。
    林青染也从未掉以轻心过,每当墨临渊出现这种后遗症的时候,他总是会逆来顺受,任由墨临渊折腾。
    直到十多年前,这种情况终于完全不再出现,林青染才能够安静的修炼。
    今天是他闭关三年出关的日子,他如今修为已经大乘,若再努把力,就可以飞升了。
    至于墨临渊,早已在完全化解荆藤兽后遗症后,就已经可以飞升了。
    墨临渊之所以还停留在此界,只是不想独自飞升,要等林青染一起。
    本来,林青染是打算出关后去找墨临渊,两人好好商量下一同飞升的事情的。
    却没想到,只是在雪地里多看了两眼雪中青莲的奇景,竟然发现墨临渊昏倒在雪地里!
    莫不是旧病复发了吧?
    林青染连忙抓着墨临渊的肩膀喊他:“玉儿,你怎么样了?”
    墨临渊终于发出闷哼声,缓缓睁开眼。
    林青染一脸担忧:“你没事儿吧?”
    墨临渊微笑道:“师尊……徒儿无事,只是想你了……”
    林青染是真担心:“要不先喝点热水?”
    墨临渊猛然一个翻身,将林青染压在雪地上。
    林青染大惊,大惊之余莫名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你没事儿?”
    墨临渊点点头:“师尊,我都三年没见你了,白天夜里都在想你,你呢……有没有想我?”
    “你没事儿就好……你别乱来!”林青染按住墨临渊的手,警告道,“我可是你师尊!”
    墨临渊眨了眨眼睛:“徒儿可没有乱来,这是徒儿第一次见到师尊时,便想要做的事情了!”
    林青染急了:“这是在外面!”
    “怕什么,反正我已经在周围下了结界,这一次,不会有掌门带着人来围观的!”
    “墨临渊,你放手!!”
    “不放!”
    “那时候你中了毒,我不怪你!现在你若敢胡闹……唔……”
    墨临渊吻好了,才松开怀里的人,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当日你给我下毒,现在我要讨回来!”
    “那时候不是我干的!说多少遍了你为什么不信!”
    “不管,反正,现在是你就行!不仅仅是现在,我要将来,一直,永远,都是你!”
    “墨临渊!!”林青染咬牙切齿,“回屋去!”
    墨临渊一笑,将林青染打横抱起,却没有真的回屋去做什么,只是将他抱到了湖边的亭子里。
    亭子里摆着红泥小火炉,四周都下了透明结界,既遮风避雪,又不影响看景,还分外暖和。
    “师尊……”墨临渊抱着林青染坐在亭子里,看着漫天大雪,“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当然。”
    “直到天地湮灭,直到星辰坠落,直到永远……”
    “当然。”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