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妙偶之寻鼎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妙偶之寻鼎记: 分卷阅读210

    后,上官瑜带着她去看藩地的大好河山,让她寻找到最好的角度去画她要送给李衍的画。
    宋棠本身对绘画就很有天赋,加上自身的经历和沉淀, 没几个月就将画作完成了。
    该年十月初,宋棠诞下了一个男孩。
    孩子生下后, 宋棠跟上官瑜商量,想要找个造诣较高的画师好好学画画,上官瑜点头。
    他知道她一直想在画画上有所成就,他也从心底里支持她。
    夫妻同体,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觉得她厉害一点他更光荣。
    在寻找画师的过程中,宋棠见识了上官瑜的挑剔——太年轻的不行,为人随便的不行,没娶妻或妻子过世的也不行,最后花了将近五个月才终于物色到一位满意的画师,然而此画师已年近八十,且住在距离王爷府大半天车程的一个小镇上,实在不便亲自前来指导宋棠作画。
    宋棠也体恤对方,表示自己可以亲自去。
    但是如果她亲自去的话当天就无法赶回来了,因此宋棠向上官瑜提议在那边租个小宅子作为自己的暂住点。
    “不行。”上官瑜从她的背后搂住她的腰霸道地说,“你晚上不在家我睡不着。”
    她才想起婚后到现在他们晚上还从没分开睡过,即使是在她孕期和哺乳期,他也不肯与她分开睡。
    他好像一点也不介意她大腹便便的样子以及孩子的哭啼声,只要夜里枕边有她在就行。
    想到这里她心里不禁一软一暖,在外头暂住的想法自然就不了了之了。
    其实她也不想和他分开,她觉得自己越来越依赖他了,也越来越爱他了,没办法接受跟他分开太久。
    她回头看着他问:“那怎么办?总不能让他老人家在这边住下吧?”
    然后轻轻地亲了他一口。
    他也追过来亲了她一口,才说:“我正有此意,我可以在方云台那边给他空出一套宅子,他届时可以带他的妻子和子孙们来,如果他想,甚至可以在那办间学堂。”
    这倒是个好办法,于是宋棠让他去问问那位画师的意见。
    上官瑜便给那位画师写了一封情意真切的信。
    那位画师早前便听说过宋棠的事迹,因此也很乐意前来教她,同时也很希望能在这边找到几位有天赋的弟子来教,让自己的晚年过得丰足而有尊严。
    于是不出半个月上官瑜便替他将宅子和画室都准备好了,同时还张贴了招学生的告示,一时间慕名前来求学的人便多达三十多个。
    最终画师招收了十五人。
    连同宋棠一共十六人。
    正当宋棠准备前往画师那里学画时又发现自己怀孕了,而且这次的反应有点大,只好将学画的事推迟了。
    后来,等她孕期的反应不大了想去时上官瑜又不让去了,说那边有一段路全靠爬石阶的,怕她太辛苦,要她等孩子出生后再去。
    当然也有出于安全的考虑。
    她倒不觉得爬石阶有多辛苦,毕竟会有丫鬟陪着去的,所以安全问题其实也不存在,但她还是顺从他的意思。
    反正所有会让他担心的事她都尽量不做了。
    次年,当她的女儿出生满三个月后,她终于有机会走进那间向往已久的画室。
    画室名叫水云间,坐落在山巅上,除了画室外,还有画师清修的房间和弟子们住的房间,不过这些起居室都坐落在水云间的另一边,由高高的墙隔开。
    当宋棠到来时,画师萧游对众弟子说:“今日,水云间将迎来一位新的成员。”
    说罢朝门帘外微微一笑。
    门帘便被人轻掀开了,随即,一名面容清秀的女子走了进来。
    她的眼睛很亮,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神态举止间透着从容,就那么静静地走进来就轻而易举地吸引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她朝着画师和众弟子微微躬身道:“以后还请老师和师兄们多多指教。”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到此全文结束,多谢大家的支持,我们下一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