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搞黄色,搞快点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搞黄色,搞快点: 分卷阅读52

    要再来哦,我还很疼。”

    他冷哼一声,在佣人小声说可以用晚餐时把书丢还给她。

    “过来吃饭。”

    男人的背影挺拔,合体的西装很好地凸现了他的宽肩和长腿,他边走边脱下外套丢给佣人的动作也很是潇洒迷人。

    卓夏踩着小步走进餐厅,乖乖在他身边坐下。

    桌上都是她爱吃的东西,不过是以前的那个她,为了保持小白花形象,口味清淡得胜过白开水。

    实际上她特别喜欢吃辣。

    “赵向黎,你不觉得很淡吗?”

    男人没有放下筷子,只是默默望着她。

    “嗯......我是说,我想蘸辣椒酱......”声音越来越低,卓夏眨了眨眼,作出诚诚恳恳的请求表情,好似一只乞求主人换口粮的小仓鼠。

    “不行。”赵向黎回绝得干脆,骨节分明的手指运着筷子给她夹了块水煮豆腐,“吃辣伤嗓子伤肠胃。”

    说完后半句他愣了一下,不过卓夏低着头没有发现。

    “......我这只金丝雀,还不能有点合胃口的粮食吗?”她抱怨着,但还是顺从地把他夹的东西都给吃了。

    “不能,你最好记清楚谁是主人。”男人的语气很平淡,幽暗的异色瞳在她面上一寸寸划过,似乎要把她的面具给刺破。

    “好吧,主人。”顺着他的话说,卓夏一口一口扒着饭,“哼,以后要不要我穿女仆装服侍你?”

    “小说里可就这么写了哦,什么主人回来要先吃饭还是先吃我——”

    “卓夏。”他伸手掐住女人的下巴,她还塞着食物的两腮鼓起,水汪汪的眼睛坦然地倒映他的影子。

    “我开玩笑的啦。”含糊说着,她用筷子戳了戳他的手就挣脱了钳制。

    赵向黎懒得再说话,他本就是食不言的人,以前她也乖乖地保持形象,现在却没必要伪装了。

    “我说,赵向黎......”卓夏放下了筷子凑近他,男人吃相优雅,嘴里有食物便没开口,只是抬眼望她。

    “你真的不打算换口味吗?”

    她这种被扒了皮的小白花,他还喜欢什么呢?

    赵向黎把最后一口饭吃光,抽了张纸巾起身离开。

    “哼,默认了呗。”她叹了口气,这种真真假假的挣扎和试探,自己演起来都累,赵向黎能不能再踏进坑里还难说。

    虽说是被圈养起来的金丝雀,她却为所欲为,丝毫没有小心翼翼讨好男人的想法。

    卓夏还挺喜欢这种无所事事的生活,洗完澡就钻入被窝里看小说。

    等赵向黎走进卧室里时,女人早就抱着那质量粗糙的书睡大觉,呼吸平稳,面容恬淡。

    他抽走那本书,本想丢进垃圾桶里,手一转却把它扔在了床头柜上。

    总裁的囚爱女仆——七个炫彩的大字刺得他眼睛疼。

    薄唇抿成一条直线,赵向黎把目光转回她身上,毫无防备的模样十分养眼,露在被子外的白皙脖颈还能看见他昨夜留下的」 7_8&039;3-7*1/18`6\3独.家.整.理

    痕迹。

    思及此,他的某个部位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在被子掀开时,骤然接触到冷空气的皮肤起了一阵小疙瘩,卓夏抖了抖身子便睁开双眼。

    迷茫地看着他伸手探入自己的领口,虽然她是故意穿这种看起来简单实则很性感的吊带裙,不过男人这么直白的反应还是令她有些惊讶。

    他以前可是很能忍的。

    “赵向黎......”带着鼻音的声线糯糯的,卓夏抬起手覆在他手背上,浅褐色的眼瞳里盛着昏黄的光,“我还疼。”

    明明晚饭前就说过了,他怎么就忘了呢?

    “你以为我会相信?”赵向黎不给她面子,对着那张擅长欺骗的小脸硬起心肠。

    “真的疼,走路都疼......”她松开了他的手腕,一副被迫向恶势力低头的委屈妥协模样,咬着唇挺起胸,“你轻点。”

    他再继续做下去就是大恶人了。

    但那又怎样——他就是要她疼。

    赵向黎掀开她的裙子,即使卓夏嘴上拒绝,身体却很诚实地配合,就连白色的纯棉内裤被扒下也没有踢腿反抗。

    那一处还有些肿,但比起昨晚被干得无法闭合好了很多,粉嫩的颜色和柔软的触感成功让他完全硬了起来。

    她乖乖任男人把自己摆成跪趴的姿势,两手攥着今天早晨才换好的床单,低声说了句:“不要一夜七次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