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17

    已经在后面跪着了。
    她用油纸包了糕点,又带了酒水,悄悄过去一个人看闻羽,果然见闻羽跪在后面的青石板地上,一身黑衣挺得笔直,一点也不像受了罚的样子。
    ——哥哥还是疼爱她的,只是让闻羽罚跪,已经是很轻的了,不肯伤了她的人。
    她当时还以为哥哥要杀了闻羽呢!
    她走过去,在闻羽面前的宫阶坐下,周围静悄悄的,她层叠的裙裾铺开,差点碰到闻羽的膝盖,闻羽抬头看她,她打开油纸包递给他一块糕点。
    “饿吗?要不要吃?”
    “闻羽不敢。”他把头低下去。
    程稚玉发现闻羽其实有些害羞,虽已为她做过那样的事,但还是不敢看她,眉宇间又自有少年的英气,真真是极为好看的。
    她把手凑过去,糕点碰到闻羽的唇,闻羽愣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张嘴尝了尝,稚玉又握着糕点往前,一直到他把糕点吃完,闻羽的唇时不时碰到她的手指,心弦也像是被她拨动了无数回,不敢看月下的她。
    “你背上疼不疼?宫里的杖刑可吓人了。”
    “回公主的话,闻羽不疼。”
    听他自称闻羽,而不是属下,程稚玉觉得和他又亲近了些,她把最后的糕点往前递,想让他吃完,闻羽看着她纤细的手指,竟不知为何竟真的想看看她。
    他抬眸,看到稚玉正握着所剩无几的糕点,裙裾从台阶铺下,水润的双眸在夜里更加明亮。
    这一眼,便是倾心。
    亦是情窦初开。
    是年少的一颗真心。
    “我好看吗?”
    程稚玉问他。
    “好看。”
    闻羽第一次逾矩的回答。
    程稚玉笑,又给他倒了一杯酒水,递给他喝下,闻羽感觉干燥的唇被润开,心也像是被化开。
    他没想到公主会对他这般好,竟记得他在这里受罚,此事明明是他的错,没有劝戒公主,让公主也受了责罚。
    但程稚玉却不觉得是他的错,他是劝不住她的,就算劝了也会被她驳回去。
    “你放心,以后我们悄悄的,只要不被发现,哥哥只是看着发怒,不会真的生我的气的,亦不会罚你。”
    听她这样说,闻羽的嘴角竟带了一丝笑意。
    “公主与太子殿下的关系真好。”
    稚玉好奇的问:“那你呢?你和族兄的关系不好吗?
    闻羽摇头,族兄对他极好,处处考虑着他???,不过闻氏子弟从小在地宫长大,与父母兄弟甚少见面,就连族兄也不过是每月来上一回,两人见面的次数极少。
    他本不觉得这有什么,但在程稚玉看来却极为孤单,她从小被捧在手心长大,去哪都有人陪着。
    “你放心,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我会对你好的。”
    闻羽的嘴角带着少有的笑意,他看着程稚玉,程稚玉让他把剩下的酒水喝完,然后放下酒杯,远远看着承明殿的方向。
    ——今日卫容妃的哥哥进宫,也不知和卫容妃说了什么,莫非又和母后有关?
    她问闻羽。
    “我若是要去承明殿,你能带我过去吗?”
    闻羽也往后看了看,大邺宫内宫殿连绵,又有曲亭连廊无数,他在来邺宫之前早已将地图熟记于心,可以带公主过去。
    他点点头,稚玉的眼睛立刻亮了,她将头上的钗环全部卸下,又把玉佩也摘了,都放在宫阶上,两人等着罚跪的时辰一过,闻羽立刻抱着稚玉的腰往上一跃,借着旁边的假山跳上连廊。
    稚玉抓紧他的脖子,靠着他的胸膛,这才发现他虽然只是个少年,但手劲竟极大,抱着她也格外稳,掌心紧紧贴在她身上,轻松就将她带上了连廊。
    闻羽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两人顺着连廊顶往前走,遇到有人便停下来,一路来到承明殿外。
    承明殿修得极高,这可不是程稚玉能上去的,闻羽让她抱着他的脖子,背着她往上攀爬,动作轻且有力,程稚玉不小心发出了声响就停一停,还真没让任何人发现,连守在外面的侍卫都没注意,终于来到了承明殿的殿顶。
    脚下是滑腻的瓦片,程稚玉紧绷着身体怕被人发现,闻羽悄悄掀开半片瓦,但两人却听不到一丝声音。
    ——邺宫的宫殿修得极高,许就是为了防着有人偷听的,要是想听到声音,必须得掀开瓦片,跳到宫梁之上,但那样就太危险了,很可能被人发现,卫容妃宫中想必也有保护的人。
    见程稚玉想听,闻羽便打算掀开瓦片下去,可程稚玉却握住他的手,封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