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15

    。
    这画面对闻羽来说太过香艳,他不敢抬头去舔,可又架不住稚玉一直哼哼,对着他张开屁股。
    “闻羽……”
    闻羽只好过去,他埋头舔上稚玉的花缝,汁水香甜,舌头探了探一路向上,正好舔上那颗小肉核,稚玉险些受不住,双腿颤抖,喷出好几滴水珠出来。
    但渐渐的她就得了快意,原来舒服了之后撑过去会更舒服,就是身体止不住颤抖。
    她将双臀张开,闻羽已经含住了她的花户,唇舌吮着肉核不断拨弄,舌头上下扫动,舔出来更多汁液,她渐渐感觉舒服的不止外面,里面也很想要。
    “里面……里面……”
    闻羽不明白她的意思,他只知帮她舔穴,哪里知道女子的肉洞在哪里,所以只能更用力的舔弄,偶尔舌尖舔到穴口那插了一点进去,程稚玉便立刻身体僵硬夹紧屁股,舒服得直抖。
    花穴一吸一吸地收缩着,闻羽的唇角全是她的水,她还舒服的提醒闻羽,让他弄更深入的地方。
    “往下一点,舌头顶进去……”
    闻羽终于找到了,舌尖轻探下面穴口的位置,程稚玉一阵哆嗦,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快意,手抓着软垫,丝毫不知程怀旻已经到了殿外。
    程怀旻带着闻华过去,两人站在殿前,只见鸿嘉殿殿门紧闭,两个侍女在外面守着,似是程稚玉已经睡着了。
    “太子殿下。”
    两个侍女蹲身行礼,闻华站在程怀旻身后,程怀旻本也听不出什么,打算看一眼便走,可闻华从前也是暗卫,听力过人,哪能听不出里面程稚玉隐隐的哼叫声。
    他脸色一变,程怀旻发现他神色有异,立刻皱了眉问他。
    “怎么回事?”
    他问起闻华,闻华自然不能隐瞒,当即跪在地上回话。
    “回禀殿下,殿内……殿内……”
    “似有异声。”
    程怀旻是何等人也,见闻华的神色和语气便猜出了里面只怕有异,立刻想要进去看看,两个侍女却将他拦住。
    “太子殿下,公主已经睡着了。”
    ——虽说每次程稚玉都遣了侍女离开,但她们哪能猜不出来,就连程稚玉藏在榻下的书她们也发现了,还悄悄塞进去帮公主藏好呢。
    在她们看来这没什么,她们只是宫女,在宫中尚且有一两个情人,公主如此尊贵,有几个男子又算得了什么,天下最好的男子都该是公主的呢。
    侍女想拦着不让他们进去,可程怀旻哪里又是她们拦得住的,他推开殿门,侍女们只能蹲在地上对着殿内大喊。
    “公主!公主!太子殿下来了!”
    在内殿听到声音,程稚玉一个激灵,差点被闻羽舔泄了,赶忙起来将亵裤穿好,又将书胡乱塞到裙下,也让闻羽赶快出去,但已经晚了,她刚把书塞好程怀旻就推开内殿的门大步走了进来。
    他走到两人跟前,闻羽单膝跪在地上,已经做好了受罚的准备,眼上还蒙着稚玉给他的绢纱,嘴角亦是湿润。
    而程稚玉脸色潮红,裙摆散乱,慌忙塞下去的书还没有藏好,露出一半来,上面的画清晰可见。
    看到书中春色,程怀旻哪里还能不懂,眉心两跳,厉声呵斥道。
    “胡闹!!”
    程稚玉明白,被太子哥哥发现自己自是无虞,但闻羽可就不同了。
    她张手挡在闻羽面前。
    “哥哥,你不要惩罚闻羽,他是我的人!是我让他这么做的!”
    自是有她的错!程怀旻怒上心头。
    这错里她占七分,闻羽是他为她挑的暗卫,对她无有不从,断不敢引诱她,更不敢轻易冒犯她。
    另三分是闻羽的错,不是怪他听从稚玉的话???,而是怪他不知劝戒程稚玉,让她如此小就沉迷声色。
    ——她如今尚未及笄,便每日沉迷声色,以后可是要做个只知享乐的公主?
    其实她若是喜欢美貌男子,以后及笄也未尝不可,就算是各州给她送礼,知道她喜欢貌美男子,想必也会暗中送几个讨她欢心,但决计不是现在!
    “出去!!”
    程怀旻呵斥,闻羽立刻解了绢纱出去,他将那条绢纱放入怀中,殿内的门很快关上,程怀旻走到程稚玉面前,也不知该如何惩罚她。
    打她?
    她年纪尚小,怕她受不住。
    斥责她?
    又恐伤了兄妹情分。
    思来想去只有像小时候那样狠狠打她屁股,让她记得教训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