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14

    公主。”
    闻羽把头低着,他大约知道公主叫他来是为了什么,许是热了,现在公主一双玉足并未着袜,他只看了一眼便耳根发红。
    稚玉翻过来坐在软垫上,白嫩的玉足往前点了点。
    “你抬头。”
    闻羽抬头,纵使想过公主让他来干什么,但当他看到程稚玉的脸时还是晃了心神。
    ——程稚玉今天喝了酒,泛着潮红的小脸娇嫩异常,一双水眸盈盈闪着光,放在他身前的玉足更是雪白赤裸,连足尖都泛着浅红。
    他赶忙把目光垂下去,稚玉的小脚又往前点了点。
    “你过来。”
    闻羽靠过去,不待她说话便已拿出长巾想绑到眼上,但程稚玉却握住他的手臂,不许他用。
    “今日不许用长巾,用这个。”
    她从旁边扯出一方丝帕,闻羽看到她手里的绢纱,脸颊顿时滚烫,这样薄如蝉翼的绢纱根本遮不住什么,那日他便是不想冒犯公主,才用了黑色的长巾。
    但程稚玉却不肯,握住闻羽的手:“你若不听便是背主,我就不用你了。”
    ——她早就想看看他脸上的神色了,是否和她一样像画中一样,但偏偏他一直蒙着眼睛。
    公主柔软的小手隔着衣料握住他,闻羽的胸膛不停起伏,其实他也是心神大乱,只不过不敢让程稚玉发现。
    稚玉把绢纱递给他,他接过来蒙在眼上,果然,眼前的程稚玉还是那样清晰,甚至因为绢纱蒙上了一层柔和的光芒,烛火摇曳,她的脸庞也泛着浅光。
    程稚玉在他面前脱下亵裤,白嫩修长的双腿分开,闻羽俯身下去,终于看到了公主的小穴,一条粉色的浅嫩缝隙,小小的花户光洁白嫩,似乎还有点点的水光。
    他急促的呼吸着,这是他第一次看到程稚玉此处,纵使他之前已经舔过,但那都是蒙着眼,现在亲眼看到,着实让人血脉喷张不知如何是好。
    程稚玉用腿将他往下压了压,他灼热的呼吸打在程稚玉阴户上,隔着绢纱,映着烛火,她的小穴仿佛都蒙上了一层柔光。
    闻羽轻轻把唇碰上去,滚烫的男子双唇碰到女子的嫩穴,程稚玉呀的叫了一声,闻羽亦是不能自持。
    ——好柔嫩的触感,哪怕不是第一次舔弄,可对闻羽来说却像是真的第一次。
    他自发的用唇蹭了蹭稚玉的小穴,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稚玉身体紧绷,娇嫩的细缝渗出一滴水来,闻羽感觉到湿润,像之前一样张开双唇,用舌尖顺着她的细缝舔了舔。
    “嗯~!!”
    稚玉发出稚嫩的哼叫,给了闻羽更强烈的刺激,他埋下头去,将眼睛闭上,舌头完全伸出来,对着肉缝又舔又刷,像之前一样取悦稚玉。
    “啊……嗯嗯!呜……”
    稚玉双腿乱抖,都打在闻羽肩膀上,闻羽很快将她的穴舔开了,舌头伸进去紧着里面的嫩肉和小肉核,发出噗呲噗呲的舔穴声。
    程稚玉受不住,双腿将他夹紧,断断续续的呜咽声从唇间溢出,不多时便有清透的水珠从小穴中迸出,打湿身下的亵裤。
    ——她从来没被舔得如此舒服过,仿佛之前闻羽都没用力,这会儿突然开窍了,整个小穴湿得一塌糊涂,不停有水被舔出来,顺着股缝往下流,打湿闻羽的嘴角和两边的腿根。
    噗嗤噗嗤,两片嫩小的阴唇被闻羽含入口中,闻羽含住了她的花核,这是稚玉看书里教他的,他学得很好,稚玉低头看去,见他的神色果然如书里一般,沉醉、通红,想来她也是一样。
    她不由抓紧闻羽的头发,只觉得快意一层一层推高,脑中一片空白,快感很快堆积到了极致,两片小嫩唇被闻羽舔得噗呲冒水,受不了急促的叫了一声。
    “呀!!啊!”
    花心深处又胀又痒,程稚玉当即被舔泄了出来,她腰肢一挺,挺起的胸脯颤抖,肉缝喷出好大一片水珠,过了许久小穴还在发抖,一股股水液顺着往下流。
    温热的汁水浸透闻羽的嘴角,闻羽知道她这是舒服了,便松开她的小穴,往后退了退,不过依旧停留在她腿间,仿佛还能闻到她身体独有的清香。
    程稚玉亦是喘息着,这是她第一次喷这么多水,小腹收紧花心发胀,腰肢不停轻摆。
    若是以往这样也便结束了,可或许是今天喝了酒,程稚玉竟还想要,她歇了一会儿,看着跪在地上的闻羽,又看到他嘴角的湿润和耳边的通红,翻过去跪趴在软垫上,对着闻羽撅起屁股。
    “还要……”
    闻羽低头看去,见她撅着粉嫩浑圆的小屁股,腿心一条殷红的肉缝,湿漉漉,水淋淋,还夹着嫩红的花唇,着实让人不敢多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