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13

    他们既防着周云谏真是程佑光的心腹,对大邺忠心耿耿,所以时常参议,让程佑光心里埋下对他的疑心,也怕他是真的置身事外,不想平白得罪了这个强敌,所以只是参一参,未曾真的有过利害关系。
    而对程怀旻而言,豫州进可是大邺的心腹大患,退可是大邺的保国良军,他一直想把豫州拿下,但苦于没有机会,而且相比豫州,现在大邺的病痛更在卫家,在卫陶二氏逐渐膨胀的野心。
    身后周氏官员已远远退开,裴若谙深知交兵之事繁琐,公主又有些醉了,她身为裴氏之女不便多听,便对着程怀旻盈盈行了一礼。
    “太子殿下,周将军,公主今日贪杯,已有醉意,我先带公主回去了。”
    “好,你且去吧。”
    裴若谙带着程稚玉离开,程稚玉倒是听话,转身跟裴若谙走了,她长长的裙裾拖在地上,周云谏和程怀旻不免侧目,稚玉回头看他们,很快就有侍女为她捧起裙裾,几人的身影消失在宫阶转角处。
    *
    程怀旻将周云谏请至永延殿,周云谏倒是痛快,议完事便命人将虎符送了过来,只等三军回朝,便可真正交了兵权。
    两人起身作别,程怀旻将周云谏安置在朝云殿,离承明殿不远,就在太清湖的另一侧,是个安静清幽的好去处。
    “如此便谢过太子殿下,云谏先行一步。”
    周云谏骑马离开,程怀旻命人将虎符收好,今日政事已毕,案上的奏疏也已经批注好了,他负手立于窗前,双目微闭慢慢想起了宫宴上的事。
    过了一会儿闻华回来,他从长年殿而来,是程怀旻派去照看程佑光情况的。
    “回禀殿下,圣上醉酒已经歇下了,送去的奏疏也都加盖好了玉玺。”
    程怀旻点头,又想到今天殿上程佑光醉酒之态,不由在心中叹了一口气。
    ——其实身为太子,他又何尝不知程佑光懦弱呢?
    以前是有母后、谢老为父皇担着,但后来母后骤逝,谢老也老了,父皇便失了方向,原本就少的雄心壮志也被磨得一干二净。
    不过程佑光能撑八年之久,也着实超出了程怀旻的预期。
    群臣那样的逼迫,纵使他都招架不住,父皇竟生生撑了过去,还一口气砍了十多个大臣的头,那日正元殿外血染宫阶,大雨冲得殿外的地都是红的,几百个大臣在宫道跪着,还以为父皇要改了性子做个暴君,可没曾想过了两夜父皇又出来,挨个将大臣扶起,又对卫陶两氏的官员道歉,说是他糊涂了,太过思念先皇后伤了君臣之情。
    ——程佑光是聪明的,他若做暴君,那只怕再做个三五年便会被推翻,但他若做个弱君,那且还有二三十年。
    因为他有一个好太子,即使他昏碌无能,他的儿子是好的,亦是民心所向,他只要安安稳稳做好这个位置,等待程怀旻继位那天即可。
    既是如此,那他做个弱皇帝又如何呢?只要能把大邺的江山平平安安的交到程怀旻手中,他这个皇帝也不算白当,也算对得起大邺了。
    忆起先皇后,又想到今日稚玉喝醉了,撒娇着要他抱,程怀旻不由心头一暖。
    不过也没抱一刻,周云谏就过来了,他只得让人将她带回去,这会儿说不定还没睡下。
    “走吧,去看看阿稚。”
    ——她若是睡不安稳,便哄哄她,若是睡下了,便当作散心瞧她一眼。
    “是。”
    闻华侧身让开,程怀旻走出殿外,带着他前往鸿嘉殿,但他却不知稚玉回去后并未好好歇息,而是把闻羽叫进了殿中。
    第9章 发现(闻羽H+太子哥哥打屁股,4500+)
    回到鸿嘉殿,稚玉让侍女伺候她洗漱,又喝下裴若谙备好的醒酒饮,在雪白的浴池里泡着,脑袋总算没那么晕了。
    ——刚才她是真的醉了,所以才会跟裴若谙离开,不想打扰哥哥议事。
    她坐在浴池中,用手将水扑到手臂上,蒸腾的热气上来,身上的酒意更加散发,一张小脸通红,身体也被泡得热乎乎的,泛着浅红,回到寝殿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有了酒意更催情欲,她虽是初尝,但闻羽紧着她的感受,什么都听她的,让碰哪里就碰哪里,让舔多久就舔多久,弄得她十分舒服,所以这会儿就回味起来了。
    她翻下床,趴在软垫上摸出藏好的书,D??翻到前几天看的那页,里面画了一张书案,男子正抱着女子顶弄,女子的腿夹到男子腰上,虽没画出他们在做什么,但从女子的神色中便能看出是十分快活的事。
    她把脖间玉竹拿出来,轻轻一吹,果然闻羽很快翻窗而入,在她面前单膝跪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