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10

    长袖挥动,殿内再起舞乐之声,紫光卫大夫依旧跪倒在地,程稚玉却毫不在意,仿佛在说你愿跪便跪着。
    她年纪小,又身份尊贵,胡闹也就胡闹了,殿上除了程佑光谁能说她?
    倒是程佑光,颇为心虚的拿起酒杯,连与下面的群臣喝了好几杯酒,旁边的卫容妃握着纱帕,目光已带了几分恨意。
    ——她入宫十年,因母家尊贵,一入宫便是妃位,又很快生下公主,恩宠更甚,可皇帝给她宠爱,给她荣华,却迟迟不肯点头扶她为后,那样面揉的一个人,竟生生将这事拖了八年,还发了好几场脾气,皆是因为那先皇后。
    先皇后冯氏,皇帝之发妻,自皇帝还是太子时便嫁入永延殿,先后为皇帝诞下两子一女,长子程怀旻自皇帝登基即请封为太子,长女程稚玉亦颇受皇帝宠爱,据传皇帝还许了她及笄亲选封地,要以举州之力供养她,次子程怀璟虽因病养在青州,却也是程氏正统嫡子。
    后与妃,一字之差,天壤之别,为皇后,禹州卫家便是后族,卫家可扩军,她可参政,连其他州牧的人选也可插手,她的儿子亦可为嫡子,继承大统。
    可偏偏她只生了女儿,这些年连宫女都生了皇子出来,她却迟迟没有皇子。
    如今他又拒封后之事,只怕是心里已有了成算,实不想给她这个皇后之位。
    一曲舞毕,侍女们退下,紫光卫大夫还在跪着,以头戗地,无半点放过此事之意。
    片刻之后,殿中卫氏一系官员皆起身跪礼,双掌置于额下。
    “臣再请圣上立卫容妃为后!!”
    整齐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中,先皇后在殿中也有诸多支持者,冯氏一系,太子一系,包括裴氏,但先皇后已逝,他们无法回驳这个奏请,只能由程佑光决断。
    气氛一刻比一刻安静,连程稚玉都为父皇捏了一把汗,这时一个身穿红色官服的胖胖官员站了出来,笑眯眯的,对着程佑光拱手。
    “圣上,先皇后慈心仁厚,想必也不愿见陛下孤苦伶仃啊。”
    说话的是谢中之,当朝宰相,一个笑眯眯的老头,有些胖,个子不高,在稚玉小的时候还做过她的书席,后来做了宰相就不再来了,但稚玉依旧十分喜欢他。
    想来父皇也喜欢他,她经常看到父皇与宰相在太清湖边喝酒。
    而谢中之也是个极有能力的人,程稚玉尚未出生时,他便亲平甘殿之祸,后又辅佐还是太子的程佑光一路登上皇位,连程怀旻都对他敬爱有加,尊称他一声谢老。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正当程稚玉不知所以,更不知父皇该如何接话时,父皇像是被点醒了,竟神色一变在殿上哭了出来。
    他以袖掩面,仿佛哭得十分伤心。
    “阿衡与我年少相识,我……我……”
    “实在对不住她!”
    几滴泪落下,他以手拭泪,声音更加哽咽。
    “她多年操持,为我借兵十万,为我掌持后宫,唯留下两稚儿,临终前攥住我手,只为照顾好两孩儿。”
    “阿衡,朕……朕………忆奴欲死!!”
    这话一出后面的宫女都在隐隐发笑,下面跪着的官员脸色也像是快要死了,谢中之和程佑光这一唱一和,竟生生将他们的谏议变成了胁迫皇帝。
    皇帝都想先皇后想得要去死了,你们还要他立新皇后,不是逼他去死吗?可曾有一点体君之心?竟将皇帝逼到殿上哭泣。
    再说了,皇帝膝下还有两个稚儿 ???,哪里孤苦伶仃了?不需要再立个皇后来陪他了。
    ——强君有强君和朝臣的相处之道,弱君也有弱君和朝臣的相处之道,程佑光确实是个懦弱的皇帝,但也着实是一个会装弱的皇帝。
    于是稍歇片刻,下面的声音都变成了“圣上节哀啊!”“圣上节哀!”,殿上所有人都跟着跪了下来,这场谏议竟生生这样被压了下去。
    立后之事再次落空,卫容妃眼中恨意更甚,攥紧纱帕,此时外面传来震震密雷般的鼓声,甚至从殿内都能远远听到马蹄的声音,侍人唱名的声音从宫门口传到殿前。
    “怀化大将军到!”
    “怀化大将军到!!”
    第7章 云谏
    今日宫宴的正主到了,程佑光抬手示意众卿免礼,大臣们也都纷纷起身于案前坐好,等待周云谏上殿觐见。
    渐渐的,鼓声越来越密,马蹄声也越来越近,仿佛都能听到马儿的嘶鸣声,约莫半刻钟后,周云谏下马,穿过长长的宫阶上到殿前,对着程佑光行礼。
    “云谏见过陛下。”
    稚玉闻声看去,只见周云谏一身黑色铠甲,眉眼如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