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9

    程稚玉亦是十分欣喜。
    “裴姐姐帮我戴上。”
    眼里带着珍视的光,裴若谙轻轻将凤钗别在稚玉髻后,凤尾长长的金丝垂下,与发丝混在一起,更显得活泼轻盈,仿佛连发丝都染了金光。
    许是想到什么,裴若谙耳有微红,指尖稍顿,目光停留在程稚玉发间,程稚玉发现了不免问她。
    “裴姐姐这样娇羞,可是也想太子哥哥为你戴钗?”
    ——太子妃可戴六尾凤钗,虽不及九尾华美,但亦是天下女子的独一份。
    裴若谙垂眸浅笑,她自是想程怀旻为她戴钗,不过她能不能成为太子妃还尚未知,不过是她想想罢了。
    她脸上微热,程稚玉又夸赞她。
    “裴姐姐今日真美。”
    因是参加宫宴,一向素雅的裴若谙也点了红妆,裙裾上绣着繁复的花纹。
    她拿起程稚玉一缕发丝,望着镜中的她,为她再并上一支钗环。
    “公主以后会比我更美。”
    那是自然!程稚玉看着镜中的自己。
    程氏出美人,男子高大,女子娇妍,她还未及笄身形便已修长有致,连父皇近些年发胖了,那样一把胡须,都有宫女为他倾心呢。
    *
    梳妆完,裴若谙陪同程稚玉一起前往含光殿,后面侍女捧着她长长的裙裾,不让地上的尘土沾上衣摆。
    到了含光殿,前面掌灯的侍从停下,后面的宫女也都退下,稚玉和裴若谙一起进殿,里面父皇与各位大臣都在,太子哥哥也到了,倒是正主似乎还没来。
    ——横州地远,只怕还要一两个时辰才能到呢。
    后面裴若谙跪倒在地,程稚玉上前,对着皇帝行一礼。
    “稚玉见过父皇,愿父皇体健安康。”
    程佑光已年近五十,看到程稚玉脸上笑眯眯的,招手让她过来。
    “稚玉,来,坐在父皇身边。”
    程稚玉过去坐在离程佑光最近的案前,自她出生后只要有宫宴,这里便是她的位置,她对面坐的是太子程怀旻,裴若谙因是她的伴读,坐在她侧后方的位置。
    她侧身对裴若谙低语。
    “裴姐姐,等会儿还有男子跳舞呢,都是剑舞,可好看了。”
    很快宫廷舞女挥动着水袖开始起舞,大臣们相互敬酒,程稚玉往上看,卫容妃正坐在皇帝身边,为他斟酒布菜。
    ——卫容妃乃禹州卫氏嫡女,容貌姝丽,如今不过二十八岁,只生育过一女,举手投足之间更显风情。
    她放下银筷,撞到碟边发出轻响,同时看向殿下,像是收到了什么信号,殿内的紫光卫大夫立刻起身,对着皇帝拱手作礼。
    “圣上,如今国泰民安,然国不可一日无母,卫容妃恭贤淑德,臣请立卫容妃为皇后!”
    这话一出殿内顿时鸦雀无声,立后之事已拖了一年又一年,支持先皇后和卫容妃的双方早已是剑拔弩张,下面的官员也递了成摞的上书,只不过现在是太子主事,每每收到上书便以父亲私事为由送往长年殿,程佑光又装作看不见,朝堂之上已为此起了数次争执。
    如今卫氏再提立后之事,而且是在大宴之上,想来是要皇帝给个决断了。
    于是大臣们都屏气静声,连宫廷舞女都在监酒令的示意下慢慢退下,所有人都在等程佑光发话,程佑光拿起酒杯思忖片刻,面色似是十分为难。
    “好……卫大夫,你的忠义朕看到了……再议,再议!”
    这话半是推脱半是退让,连宫女听了都能看出这是个懦弱的皇帝,为大臣所挟。
    果不其然,紫光卫大夫听了非但不坐下,反而眉目紧锁,再行一礼。
    “圣上!朝不可一日无纲,国不可一日无母,臣再请立卫容妃为后!!”
    说罢他竟跪下了,仿佛程佑光不点头便是个昏庸的皇帝。
    殿内越发寂静,程佑光面有难色,见父皇似乎已被逼得冷汗都下来了,程稚玉起身,对着皇帝行礼。
    “父皇,近日我命人为父皇新排了一场奏安舞,父皇可想看看?”
    程稚玉的话打破了寂静,也替程佑光解了围,程佑光眉心一松,立刻抬手。
    “好,好!稚玉一片孝心,父皇自要看看。”
    程稚玉回身看裴若谙,裴若谙与她相处良久,也明白她的意思,当即让侍从去传跟随前来的鸿嘉殿侍女上殿起舞,这舞原本是侍女们为程稚玉排的,为了哄她开心,此刻倒也应景,而且鸿嘉殿的侍女皆身段轻盈面容秀丽,舞起来也不比宫廷舞女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