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8

    稚玉收回手,闻羽埋下头去,双唇触碰到阴户,稚玉顿时嘶了一声。
    “嗯~”
    这一下不仅稚玉体会到了从未有过的舒服,闻羽也唇瓣细颤,身下之物胀得发疼,但依旧不敢越矩半步,除了唇舌没有一处碰到稚玉。
    他伸出舌尖,湿润的舌尖顺着粉嫩的肉缝舔弄,稚玉不禁哼叫了起来,似乎体会到了画中女子的快意。
    “嗯……嗯……”
    她看着闻羽舔穴的动作,只觉得舌头湿湿的,果然比手指更为舒服,也比自己抚弄要强烈的多。
    但闻羽不通男女之事,见了那画便只会照着其中的动作上下舔弄,不敢舔快了,也不敢舔别的地方,因稚玉的穴肉闭得紧紧的,所以他一直舔着肉缝,里面最舒服的地方没有碰到。
    “你……你用力些……”
    第一次被舔穴的稚玉浑身发热,身上泛着浅红,她将腿张开,感觉一股热流从花心涌下,闻羽尝到嘴边的湿润,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这是什么,只能任由水液顺着他嘴边流下。
    待里面没有水流出来了,闻羽才继续舔弄,依旧用舌尖舔着她的细缝,但这次细缝好像张开了些,闻羽的舌尖滑进去,舔到了湿湿的嫩肉。
    “嗯~!!”
    稚玉发出一声轻叫,应该是舔到了舒服的地方,公主不叫他停下,闻羽便不敢停,他继续用舌尖舔着里面的嫩肉,肉缝好像越舔越开,他强忍住胀痛的下身不敢用力,舌尖似乎一不小心舔到了什么肿起的东西。
    “呀!!”
    从未被摸过、从未被碰过的小肉核一下被舌尖舔到,稚玉发出一声惊叫,竟是被舔泄了,喷了几滴水出来,沾到闻羽的嘴角。
    第一次尝到如此快意,稚玉迷迷糊糊的说不出话,闻羽却不知道女子舒服的模样,以为她还要,继续用舌头舔弄,稚玉哪里受得住这个,赶忙玉足两蹬将他踢开。
    这下闻羽不敢再动,他单手握膝跪在地上,头低着,呼吸十分急促,竟是泄了初精,稚玉等花穴深处的快意都散了,才穿上亵裤起身坐好,想了想,对闻羽道。
    “今日的事你不许告诉太子哥哥。”
    虽然大邺对公主多有纵容,有几个男子也是常事,但是太子哥哥知道肯定会发怒的。
    ——她还没有及笄。
    “是,属下不会将公主的事告与任何人。”
    稚玉点点头,见他面容清朗,又忍不住同他说话。
    “你把它摘下来。”
    闻羽慢慢摘下长巾,只见眼前的程稚玉已穿好了衣裙,但脸颊仍有红晕,水润的双眸望着他。
    她笑意盈盈,闻羽仿佛沉在她的笑容中,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我要歇息了,你也去吧。”
    闻羽如梦初醒,低头行一礼,赶忙起身离开了内殿,稚玉将书收好,舒服过后睡得极沉。
    *
    闻羽在鸿嘉殿有自己的住处,就在后面的一处侧小偏殿,与程稚玉的寝殿十分近,若有紧急之事,他破窗便可直入。
    里面陈设十分简单,闻羽将被初精弄脏的衣衫换掉,刚才公主没有注意到他的冒犯,他却不能让公主闻到些许的气息。
    坐在床榻之间,闻羽屏气静神,脑中全是程稚玉刚才的模样。
    族兄嘱咐他要对公主忠心,他自是会对公主忠心,可没曾想公主会对他如此亲近,刚才公主抚摸他的脸,手心的柔软触感仿佛犹在。
    第6章 宫宴
    自从得了快意,程稚玉便时不时让闻羽为她舔穴,但她尚在尝试,也不懂什么,闻羽亦不敢越雷池一步,所以每次都是浅尝辄止,舔舒服了便不再继续。
    月中,横州战事停,周云谏回宫觐见,皇帝将在含光殿举行宫宴,届时有品阶的大臣都会到,宫中的皇子公主也会去。
    鸿嘉殿内,裴若谙正在给程稚玉梳妆,梳的是如今时兴的半月髻,取几缕头发挽于耳后,又在发顶盘成一个半月状,裴若谙手巧,挽出的发髻灵动轻巧,等会儿配上耳坠,晃起来会更加美丽。
    她将一缕头发放于手中,正用木梳梳着,殿外走进来一个侍女,手捧着妆匣,跑到程稚玉身边。
    “公主,太子殿下让人送来一支凤钗,说是让公主宫宴的时候戴呢!”
    裴若谙伸手接过,打开妆匣,从里面取出凤钗,只见金色的钗尾流光溢彩,程稚玉和她看了都十分喜欢,她唇角也带着笑意?я?,拿起凤钗的手小心翼翼。
    ——九尾凤钗原本只有皇后可戴,但现在宫中未立后,稚玉又是唯一的嫡公主,还未及笄,戴一戴母后的凤钗没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