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7

    稚玉点点头,大约是听懂了。
    “裴姐姐,你懂得真多。”
    “公主多习书,以后也会渐渐明白的。”
    想到书,稚玉脸上不禁又是一热。
    第5章 初情(闻羽蒙眼品穴H)
    夜里,程稚玉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初尝情欲的滋味最是勾人,而且她今天刚得了暗卫的新鲜劲还没过,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安稳。
    也不知现在闻羽是不是在周围守着她,又想起榻下那本书,悄悄把书翻了出来。
    她打开书页,从昨日的地方看起,翻过去新的一页,里面又是栩栩如生的图画,一女子坐在案上,浑身赤裸双腿分开,男子跪在她身前,埋头正于她腿中品穴。
    因是侧画,不仅女子的私密之处一览无遗,连男人湿润的舌尖都能看到。
    程稚玉夹紧双腿,稚嫩的腿心泛出丝丝异样,翻过一页,画中仍是男子在为女子品穴,只不过女子抬起了双腿,面颊之色更为通红,手中还把玩着一玉势。
    丝丝胀痒之意从腿心渗出,稚玉原想把手伸下去,可又与画中不符,手指似乎也与唇舌大不相同。
    想了想,她从床上翻下来,身上只着一件月白色的轻薄宫装,拿起脖间的短笛吹了吹。
    轻轻的玉竹声传出去,只听得一声,闻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跳下来,已经单膝跪在她面前。
    “公主。”
    稚玉往上看去,邺宫的宫殿修得极高,此时只床前亮着一盏地灯,她也看不清闻羽从哪里跳下来的。
    她拿起手边的烛台,凑近看向闻羽,因是寝衣,衣料轻薄柔软,只用了一条薄纱做腰带,将她曲线初成的身体勾勒的十分动人,闻羽顿时埋下头去,耳根通红,不敢直视稚玉。
    ——闻羽此时也不过十六七岁,还是个少年,血气方刚,更是从未见过如此娇嫩之女子。
    他从被闻华从闻家地宫带出来后就来了大邺宫,路上也未和其他女子多说过话。
    稚玉也在打量他,闻羽一身黑色劲装,身形挺拔面容清俊,而且肤色白净,虽不及她肌肤雪白,但眉锋之间自有一股少年气。
    她伸手摸了摸闻羽的脸,闻羽顿时脸颊发热,动也不敢动,稚玉将手收回去。
    “你有过女人吗?”
    “回公主,没有。”
    “那你懂男女之事吗?”
    闻羽脸上红欲滴血。
    “属下不懂。”
    “你可愿意帮我做这个?”
    程稚玉把书递过去,闻羽只看了一眼便脸颊滚烫,他虽不懂,可这里面分明是男子与女子在行乐事。
    他将头埋得更低,稚玉又问他。
    “你不愿意?”
    “属下……属下……”
    少年竟结巴了,原本刚毅清朗的脸上有些害羞,他的族兄中也有给其他公主做暗卫的,最后几乎都成了公主的面首,若是公主想让他上她的床,他断然没有拒绝的权利。
    “那你上来。”
    “闻羽不敢。”
    他现在尚未沐浴,怎可上公主的床榻。
    而且……
    公主天姿玉致,他见一眼心便砰砰直跳,更不敢直视公主。
    ——闻羽从小在闻家训练暗卫的地宫长大,除了族姐从未见过其他女人,一见又是如此娇嫩高贵的玉人儿,哪里敢抬头。
    程稚玉把书递给他,下去坐在他身边。
    “我下来,你照着书上的做。”
    书页平摊在软垫上,闻羽仔细一看,脸上瞬间涨红如血,里面的女子浑身赤裸,他怎可直视公主玉体。
    “属下不敢冒犯公主。”
    稚玉想了想,从旁边抽出一条薄绢。
    “那你便把眼睛蒙上吧。”
    这样就不算冒犯了,只用唇舌取悦她。
    闻羽没有用她手边的薄绢,而是从身上抽出一条黑色长巾蒙在眼上,视线顿时一片黑暗。
    眼前陷入黑暗,闻羽却觉得更加自在,为了训练出超出常人的敏锐听力,闻家子弟幼时多在黑暗中度过,即使现在蒙着眼,他依旧能感觉到稚玉就在他面前,能从细微的响动声中分辨她的位置。
    稚玉把裙摆掀开,脱下亵裤,微微张开双腿,闻羽顿时便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
    ——为了养护肌肤,稚玉每日沐浴后侍女都会为她涂抹花露。
    她握住闻羽的手臂将他往前牵,越往下清香便越幽然。
    “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