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5

    “闻华见过殿下,见过公主。”
    程稚玉抬手让他免礼,目光却停留在黑衣少年身上。
    “这是谁?”
    “回禀公主,这是太子殿下为公主准备的暗卫,以后此人只听从公主之命,公主若不喜,亦可取其性命。”
    原来如此,程稚玉从案前走下。
    “所以你也是闻家的人?”
    ——闻家世代皆为皇家家臣,定州虽偏远,但对程氏一族忠心耿耿,宫中的侍卫和禁军也有很多闻氏族人。
    “是,此乃族弟。”
    “那你叫什么名字?”
    “回禀公主,族弟尚未定名,还请公主赐字。”
    赐字……稚玉想了一会儿。
    “你喜欢什么?”
    说完她又看向闻华:“不许你替他回话,我要听他说。”
    闻华看向少年,少年得到示意这才开口。
    “善骑射。”
    ——是清冽好听的少年音。
    程稚玉若有所思。
    “善骑射……”
    “射箭,箭为白羽,那我就叫你闻羽吧。”
    闻华再次行礼,少年亦跪在地上,俯首以额心触地。
    “闻羽谢过公主。”
    程稚玉让他起来,闻华双手捧上一小节玉竹到她面前。
    “公主,此乃闻家特制的玉竹节,请公主随身携带,若有暗卫不便跟随之处,公主可吹响此哨。”
    稚玉拿起玉竹节,只见这玉竹节雕刻的极为精细,不过她小指大小,可坠在腰间,也可挂在脖上,由上好的绿玉制成???,凉凉的十分沁人。
    她将竹节放在嘴边一吹,有细细的短音传出,并不十分引人注意,却能传得很远很远。
    她将玉竹挂在脖间,围着闻羽走了两圈打量他,最后停在他身侧。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闻羽依言抬头,稚玉终于看清了他的模样,眼前不由一亮。
    ——好漂亮的一张脸!
    眉眼锐利,却又有少年的清朗,虽说有程怀旻珠玉在前,但相比哥哥的绝世容颜,他亦有几分自己的独特之处,尤其是唇,让人过目不忘。
    “哥哥把你送给我了,那你以后会听我的话吗?”
    闻羽单手握膝,头低垂下去,行的已经是禁军礼了。
    “闻羽愿为公主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抬起头来和我说话,以后你只听我的。”
    闻羽再次抬起头来,这次没有程稚玉的话他不能低下去,程稚玉盯了他好一会儿,仿佛已经记住他的脸了。
    “好了,我记住你了,那以后我叫你你要来,我的话你不许告诉别人。”
    闻羽再行一礼:“但凭公主吩咐!”
    程稚玉左看右看,似乎十分满意,转身回到程怀旻身边坐下,把脖上的玉竹节拿起来给他看。
    “哥哥以前也有这个吗?”
    “哥哥小时候有,现在不需要了。”
    ——以前他的暗卫是闻华,现在闻华任太子右卫,他也不再需要暗卫随行保护。
    “那哥哥为什么要把他送给我?”
    程怀旻略一沉眸,这些年宫里激流暗涌,有个自己人在阿稚身边他总是放心些,闻羽是他精心挑选的,为人忠心不二,又是闻家嫡支,由闻华亲自培养,可以信任。
    他低头看稚玉,语气带着兄长的慈爱。
    “阿稚长大了,以后若是哥哥不在宫中,也有人保护阿稚。”
    “哥哥怎么会不在宫中?哥哥是太子。”
    程怀旻笑笑,近日他难得清闲,便牵起稚玉的手打算带她去园中逛逛,从闻羽身边走过时他看到程稚玉的目光落在闻羽脸上,唇角不由轻轻勾起。
    ——看来他的妹妹喜欢美人,这个闻羽倒是给她挑对了。
    第4章 太子
    来到鸿嘉殿的偏园,程怀旻牵着稚玉的手在池边慢慢走着,稚玉见他脸上似有愁容,贴心的问道。
    “太子哥哥,你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程怀旻停下,他确有烦心,不过他烦心之事多在朝中,稚玉年纪还小,尚不足以论政事。
    他摸摸程稚玉的头,转了话锋。
    “听说今日你又与宁安起冲突了,可是你欺负她了?”
    “没有,她藏了我的镇纸。”
    “那稚玉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