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4

    ——裴若谙乃永州裴氏女,其父裴右稹为太子先师,这次她进宫不仅是为程稚玉的伴读,也是为能成为太子妃。
    临行前母亲为她收拾箱奁,特意在箱底压了这本书,嘱咐她不仅要让太子看到裴家女的学识,也要适当展露女子的柔情,这才能在太子心中占有一席之地。
    不过裴若谙自侍才情,又对帝后和鸣之事颇为向往,太子亦是君子,所以从未在程怀旻面前行过越矩之事。
    而且宫中想成为太子妃的不止她一个,因她的父亲教导过太子,她才被送到公主身边,公主与太子一母同胞,太子常来探望公主,她也与太子有了一些君子之交。
    像左阳公主的伴读顾意柔,在偌大的大邺宫待了一年,除了宫宴以外,还未见过太子一面呢。
    收回心思,裴若谙铺开信纸,在案前修书一封,将近日发生的事仔细写下来,又命人快马送往永州,方才灭了烛台就寝。
    第3章 赐名
    翌日,天才蒙蒙亮大邺宫内便响起了鼓声,从远到近的沉沉传来。
    大邺的官员六更天便需上朝,届时邺宫的正广门将会大开,官员们或乘车或骑马,带着三俩随从穿过宽阔的宫道,去往正元殿上朝。
    在上殿前官员需要搜身,所以宫门口有专门的殿检亭,旁边还有排排低矮的厢房,可供侍从们休息,官员也可在内换洗官服,卸刀除兵。
    不过鸿嘉殿位于大邺宫深处,是听不见这些鼓声的,待官员们下朝后,程稚玉才起床,在侍女们的服侍下换上衣裙用过早膳,然后去宫学读书。
    宫学位于大夏殿,夏天凉爽的很,也在太清湖左侧,临水而建,层层轻纱垂下,外面是大片的莲花。
    今天程稚玉便骑上了小白驹,小白驹性格温和,是专门为皇子公主准备的,她在宽阔的宫道上策马前奔,其他皇子公主都纷纷给她让路,哪怕是骑马坐马车的,也都给她让出一条道来,怕伤到她。
    ——整个大邺宫中,除了太子,最尊贵的便是程稚玉,虽然年仅十四岁,但大邺以嫡论长幼,庶公主另起辈分而排,所以她依旧是长公主,而且皇后所出只她一个,她又是唯一的嫡公主。
    想来能略与她平分秋色的也只有容妃所生的宁安公主了。
    容妃得宠,家世又好,一直以来都有不少扶她为皇后之声。
    果然,大夏殿内她和宁安的书案被放在最前面,宁安向来与她不对付,又将她的镇纸藏起来了。
    稚玉也不同她计较,趁她转身时将她的镇纸一下拿了过来,宁安回过身时被风吹起来的纸糊了一脸,差点沾上墨汁。
    周围的皇子公主都在笑,宁安气呼呼的把纸抓下来。
    “稚玉,你把镇纸还给我!”
    “不给。”
    宁安还想说什么,可先生已经抬起头来了,先生可不比宫人,对皇子公主很是严厉,她也只好悻悻的把藏在裙下的镇纸拿出来,继续作画。
    一场镇纸风波过去,今天的课学很快结束,下了学,时间已近黄昏,稚玉让人把黑云也牵过来,和裴若谙与几个侍女一起在太清湖边遛马,直到月上梢头才回去。
    夜晚的鸿嘉殿到处立着石灯,裴若谙跟在程稚玉身后,才刚刚转过连廊就看见太子程怀旻立于殿外。
    “太子哥哥!”
    程稚玉一下扑了过去,程怀旻依旧将她接住,裴若谙蹲身行了一个大礼。
    “若谙见过太子殿下。”
    程怀旻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
    “裴姑娘请起。”
    裴若谙起身,程怀旻将程稚玉抱进殿中,殿内的侍女早已准备好了新鲜的瓜果,还有解暑的冰块,程怀旻将程稚玉放到榻上坐下,如今她又长高了,有了少女模样,以后怕是不能再这么抱了。
    有太子在,自然是程怀旻坐在主位,他摸摸程稚玉的头,跟随而来的禁卫立刻将殿外守住,裴若谙是何等聪慧之人,当即盈盈一退。
    “太子和公主既然有事要谈,那若谙就先告退了。”
    程怀旻略微点头,看向裴若谙的目光带着几分赞许,裴若谙不由脸上微烫,转身领着殿内的宫女离开。
    走下宫阶时,她看到闻华带着一个黑衣少年上前,她见过闻华,是太子的心腹右卫,也是定州闻家之人。
    两人擦身而过,她也对着闻华略行一礼,她虽是裴氏女,但闻华是有品阶的武官,得她一礼不算重,闻华也拱手回礼,以示对永州裴家的尊重。
    *
    来到殿内,闻华领着黑衣少年上前,两人单膝跪地,少年将头埋得很低,但依旧可见其眉目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