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真

摄政公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摄政公主: 分卷阅读3

    书令带着两个侍从离开,稚玉身边的侍女围过来,也很喜欢这两匹小马驹,连忙让人握了缰绳牵住。
    “公主,您想把这小马驹养在哪?”
    侍人问稚玉,稚玉还在抚摸白色小马驹的脖子。
    “既然是父皇送的,就养在鸿嘉殿吧,你找座没人的偏殿让人改了做马厩,我要骑着去太清湖玩。”
    ——鸿嘉殿位于太清湖左侧,是整个太清湖周围最大的宫殿群,又只住了她一个人,找座没人的殿宇实在太容易。
    “是,奴婢这就去。”
    侍人连忙带人去收拾空置的殿宇,侍女簇拥着上前。
    “公主,你想给马儿取什么名字?”
    “裴姐姐,你博学多识,你说这两匹小马驹应该叫什么名字?”
    裴若谙盈盈一笑。
    “既是皇上赐给公主的,理应由公主取名才是。”
    稚玉走过去抚摸黑色小马的脖子。
    “这匹毛色黑亮,便叫黑云,白色的这匹我最喜欢,就叫小白驹吧。”
    “是!”侍女们都墩身行礼。
    很快殿宇就收拾好了,稚玉和他们一起把两匹小马驹都送过去,又吩咐他们一定要照顾好,这才和裴若谙一起回了正殿。
    第2章 裴氏
    安置好了黑云和小白驹,稚玉让侍女伺候她洗漱沐浴,却在躺下后遣走了所有侍女,悄悄从榻下摸出一本薄薄的书,就着床边的摆灯翻看。
    她翻动书页,只见里面每页都勾勒了男女的交合之态,还有注解,配以仔细的私处勾勒,实在让人面红耳赤。
    ——大邺虽有男女大防,但并不严慎,  ???世家著姓之女更是颇有豪放者,更别说公主,豢养面首乃是常事,这便是一位施姓世家女所著之书,细细描绘了男女之间应如何交合,女子又应如何洁净下身,还有用蒸药熏体止痒之法,在闺阁之间流传颇广,很多世家女都会放一本在家里压箱。
    程稚玉的这本是从裴若谙的书箱中翻到的,裴若谙来鸿嘉殿伴读,带了许多书箱,她无事便喜欢翻看这些书,前两天无意间看到了这本,好奇得紧,就悄悄带了回来。
    将灯烛拿近,稚玉看到画中男子将胯下之物并入女子穴中,女子身上未着寸缕,只一条薄薄的披帛搭在臂间,面色潮红,甚至交合处还点了滴滴水痕,着实生动诱人。
    程稚玉感觉喉咙有些发干,再翻一页,画中女子正在行自得之事,双指放于腿间,按住女子极乐之处,神色妩媚动作放浪,看了耳边仿佛都能听到女子呻吟之声。
    合上书,稚玉平躺在床上,耳根烫得吓人。
    她伸手抚弄自己的娇乳,自去年来了葵水以后她的胸脯就鼓起来了,腰肢和臀部也有了曲线,几个侍女为她穿衣时常常笑着揉她的双乳,说以后公主必将长成一个大美人,名动天下。
    ——大邺对女子并无过多苛责,这些侍女在宫中都有自己的情人,要么是禁军,要么是侍从,也有阉人,但皇室认为用阉人乃为灭人欲,所以邺宫里的阉人极少,哪怕罚没了也不过是去北地流放,或是送去皇陵服苦役。
    想着刚才书上的姿势,程稚玉慢慢将手伸到自己裙中,手也钻进亵裤里,摸到了自己的小穴。
    很软,但好似不像书中所画那样,只能摸到紧闭的两瓣贝肉,并不能摸到那一点敏感所在,形状也不像绽开的蜜桃。
    她用手指顺着肉缝抚摸,因是第一次,也不得章法,更不知道舒服的地方在哪里,只用指尖胡乱的戳着点着,可竟也得了一丝快意,穴缝慢慢渗出了透明的蜜液。
    她把指尖拿出来,上面沾了一抹晶莹,一点点,足够让她好奇。
    于是她继续用指尖在那个地方打转,稚嫩敏感的肌肤被蹭红,里面流出更多的水液,将她的手指打湿,甚至还沾到了亵裤上,腿心的位置隐隐有快感传出。
    初尝情欲,对她的冲击无疑是很大的,身体的本能让她闭上眼睛细细抚弄,用手指摸一切能让她舒服的地方,嘴里也时不时发出哼哼声,享受着腿心散发的浅浅快意。
    也不知揉了多久,她的阴户似乎泛红了,外阴充血鼓起,肉缝里竟有一丝疼的感觉。
    ——这是想要的缘故,因着尝到了快感,所以阴户紧绷着,里面的嫩肉收紧,并不是真的疼。
    她把手抽出来,因玩了许久也有些困了,将被子塞进腿心,夹着蹭着慢慢入睡,半睡半醒间似乎还能感受到舒服,点点湿意透过亵裤沾到被子上,哼哼着渐渐停止了蹭弄。
    与此同时,裴若谙也发现自己箱中的书不见了,不过她并未想到程稚玉身上去,以为哪个贪玩的侍女悄悄拿走了,没有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