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叶璀璨不是圣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叶璀璨不是圣女: 分卷阅读63

    生理性盐水,还有复杂得不该出现在宠物身上的表情...叶璀璨脑海里瞬间闪过十万个为什么。
    可惜没有人给她答案。
    她下意识再次寻结晶的眼睛,却发现结晶把头埋在任未央怀里,直到任未央告辞离开,都不再探出头来。
    目送他们离开,叶璀璨坐在长椅上观察其它宠物,想从他们眼睛里看出点什么,却发现完全不一样,搜索一圈无果,她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哎,到底怎么回事?
    是错觉吗?
    突然觉得头有些疼,她重重捶了捶,被突然落在她手腕上的小绿豆吓了一跳,“原来你回这里了”
    “jiojio--”
    小绿豆盯着叶璀璨晃动脑袋。
    “你在问我为什么打自己?”,叶璀璨试着翻译鸟语,看到小绿豆像模像样点点头,她乐了,在太阳穴处又轻轻捶了几下,“这不是打自己,我是想问题想得头疼”
    “哎,我最不喜欢动脑筋了,要是能在脑子里装个芯片就好了”
    “哦不行不行,没有信号装芯片也没用”
    “那派个文曲星下凡来替我动脑筋也行”
    ...
    凌晨一点,叶璀璨躺在舒服柔软的大床上分析问题。
    倒不是为了得到一个结论,而是因为她莫名其妙失眠了,她从小到大有个毛病--
    一思考就瞌睡来得特别快。
    比安眠药还管用。
    今天之所以失眠,是因为任未央走后,结晶那复杂目光就好像刻在叶璀璨脑子里了一样,不停自动闪现。
    闪得叶璀璨心烦意乱,却又摸不着头脑。
    她实在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变得这么敏感--
    自从被老妖婆种下小红点后,她感情变得异常丰富,除了动不动就嘤嘤嘤,看到小朋友小宠物也会突然心生圣母般的汹涌博爱。
    好吧,虽然没有外露。
    但是对她这种以前对小孩子小宠物不感兴趣,还有些害怕的人而言,变化已经足够大了。
    那种莫名情绪...汹涌到叶璀璨觉得她这副躯壳和大脑超负荷工作都无法全盘兜住。
    还堵得慌。
    对于任未央和结晶的解咒吻,她回来翻了半天书,最后放弃归类--
    因为实在分不清。
    任未央既把结晶当做前男友替代品来爱,又因为结晶陪伴她多年,产生宠爱之情,这两者结合在一起...好吧,叶璀璨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
    总觉得他们之间的感情,太复杂。
    复杂得结晶也困惑了吧,不然它眼睛里怎么呈现那么复杂的表情?
    想着想着,思考的催眠作用生效了,叶璀璨很快沉沉睡去。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有个异域风情的超级帅哥被老妖婆掳到水晶宫和她作伴。
    叶璀璨有些懵逼地站在一旁,看老妖婆对帅哥实施审问--
    “才千年不见,你如今怎么混得这么惨?”
    “哎,别说了,这世界灵气越来越少,莫名其妙就退化了”
    “哦?”
    老妖婆挑眉,语气透着隐隐兴奋。
    帅哥苦着脸:
    “你不知道,你沉睡后发生了很多事,不仅仅是我,很多小伙伴都混得越来越惨”
    “所以你直接从一只花狐狸退化成一只狗了?”
    老妖婆幸灾乐祸地笑了,笑得肆无忌惮,就好像知道把人气死对方也拿她没办法,想再接再厉挑战一把底线一样。
    叶璀璨在心里啧啧啧几声,感叹老妖婆随时随地作翻天,也好奇她的底气到底是谁给的。
    霸气得不要不要的。
    这么能你怎么不去当女主呢。
    “不是“
    帅哥无比熟稔地斜依在水晶棺一角,“比这个还惨”
    闻言老妖婆笑得更欢了,眼里闪烁着猎奇的光芒,“快说说,让我乐乐”
    “...你还是一如既往毒舌”
    老妖婆一个凛冽眼神瞪过去。
    “好好好,我说我说”,帅哥一脸惊恐做投降状,“我本体还在老巢,灵体本来可以附身,后来附身的那个身体生病去世了,只好重新附身在小可爱身上”
    “你怎么不再找个帅哥附身?”,老妖婆一脸嫌弃地问。
    “老附身帅哥没意思,想换个有意思的”
    老妖婆噗嗤笑出声,弹着指甲悠悠道:
    “骗人,我看你是对这只狗的主人有阴谋”
    “咦,你怎么知道的?”,帅哥一脸意外。
    老妖婆一脸得意:
    “我都看到了”
    “啊?”
    听到这话帅哥面上带上惊恐,咽了口口水,“难道你还贪图我的美色,跟踪我?”
    “滚,你这点美色我早看腻了,懒得跟踪你”
    “那你现在跟踪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