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叶璀璨不是圣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叶璀璨不是圣女: 分卷阅读56

    ,好不容易树了个目标想坚决执行,小火苗还没燃起来就被浇熄了怎么办?!
    怪火苗好,还是怪浇水的好?
    不想面对这种难题的她冲和女士做了个停的手势,“求刀子嘴嘴下留情!这次我想执着一把,不辩是非,谢谢!”
    而且又不是没收获,还一天开张两单,比起之前半年一无所获强太多,说什么都得贯彻执行下去。
    再说形式怎么了,不都说生活需要仪式感么?仪式不也是形式的一种。
    较什么真。
    累得慌。
    不能一吐为快和女士有些憋得慌,想了想最后只翻翻白眼,“您随意”
    外人在给你留个面子吧。
    对,您女儿我这次要的就是随意...赢得一局的叶璀璨骄傲转过身,把肩膀上的小绿豆捧下来递给叶爸爸,“亲爹,别喝了,快帮我看下,我这宝贝是不是哪儿出毛病了?”
    叶爸爸不解看过来,见她手里捧着一只瘫软得厉害的小东西,愣了愣:
    “我真不是兽医”
    叶璀璨小时候胆子特别大,特别喜欢抓些小虫子小蝴蝶回来给他治疗,说医者仁心,白衣天使就应该救死扶伤不分种族。
    后来她人长大胆子又变小了,不敢再抓虫子蝴蝶,叶爸爸这个心血管外科医生才得以回归专职,不再兼职兽医。
    “不是兽医也能看”
    叶璀璨起身凑过去,拉拉小绿豆的小短腿,“它经常好好的,然后莫名其妙就腿软,你看看是不是先天性腿无力”
    “莫名其妙腿软?”
    叶爸爸支了支鼻梁上的眼镜,凑过来仔细看,看了一会儿没看出个所以然,于是接过去这摸摸那扯扯,“奇怪,看样子是只年壮力强的鸟儿,腿脚也正常,怎么年纪轻轻就腿软呢?”
    “是吧是吧”
    叶璀璨一幅我也是这么想的表情,解释道:
    “飞的时候挺精神的,站一会儿就容易腿软,所以我怀疑它是不是腿部功能退化了”
    一想到这么脆弱的家伙当初飞了3000公里去云藏追她,叶璀璨就觉得不可思议,难道她身上的鸟屎香就这么有吸引力?
    是的,叶璀璨咖啡店那些鸟儿,并不是被咖啡香吸引来的,而是被她身上的鸟屎香招来的。
    当初她喜获鸟屎,从此多了屏蔽功能和鸟屎香功能后,这些家伙就赖上了她。
    想着它们总不会是因为没有信号才跟过来,叶璀璨觉得只有花香这条理由比较有说服力。
    说到她的鸟屎香,也是奇怪...除了她自己,也除了那个奇葩的安苳玥,谁都没有跟她提一句香味儿的事。
    当初跟亲爹倒是说过,结果亲爹直接带她去咽鼻喉科做了全套检查,结论是她有轻微鼻炎,还有点鼻息增生,有影响嗅觉的副作用。
    看亲爹用生平所学都无法给出合理解释的焦虑模样,叶璀璨有些于心不忍,那之后便不再提这茬。
    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
    每天浸泡在各种奇妙香味中,她挺享受的。
    她每天晚上入睡前都会忍不住猜测,明天会是什么香?
    这种期待感至少让无聊的生活不至于太无聊。
    她甚至美美怀疑自己会不会是个花仙子,转世来...嗯转世来体验人生的吧。
    “有可能”,不知道女儿在乱开脑洞的叶爸爸点头,“改天你去兽医院给它拍个片,看下有没有退行性倾向”
    反正别找我。
    “哦”
    叶璀璨小心翼翼接过小绿豆,送到眼前,用食指在它额头上轻轻滑了滑,“以后要多练习走路,别老飞来飞去的,腿软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见小绿豆一幅生无可恋的表情继续趴在掌心,只留小眼珠转不停,叶璀璨微微叹口气,把它放回草帽里,“今天就别洗了,直接睡吧”
    她觉得小绿豆是个不爱洗澡的,每次让喊它洗澡都不情不愿,看到她脱衣服要去洗澡也立马躲得远远,生怕把它也一起带进去一样。
    总是等她洗完穿戴整齐才敢进卧室,叶璀璨有时候觉得这小家伙挺贼的,还知道察言观色见机行事。
    是只聪明的鸟。
    ...
    吃完最后一串烤串,送走爹妈,叶璀璨转身对正在帮忙收拾的屈辰逸摆摆手,“别清理了,不早了,放着吧,明天我睡醒再来折腾”
    她叶璀璨可没有今日事今日毕的觉悟,反正自己地盘,拖拖就拖拖吧,自己也舍不得谴责自己。
    闻言屈辰逸犹豫两秒,想着时间确实不早了,便轻嗯一声放下手中酒瓶,和叶璀璨一起下了楼。
    叶璀璨捧着小绿豆回到家,把它换到专用鸟窝,又送它一个晚安吻,便回了房间。
    翌日。
    叶璀璨睡到快中午才起床,昨天吃得太撑这会儿不仅没什么胃口,还觉得胃堵得慌,于是她打开冰箱拿出气泡水,歪躺在沙发上仰头望天花板,嘴里嚷嚷:
    “小绿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