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言教授,要撞坏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言教授,要撞坏了: 分卷阅读19

    情虐待她,然而后一会儿对她温柔又耐心。而且……他的占有欲和虐待癖也很可怕……每次做爱都故意在她身上留下青紫的痕印……

    总之,还是越早离开他越安全吧……等过段时间奶奶做完了手术,家里不那么急着用钱了,就离开他,不能再被他继续糟践玩弄下去了。

    …………

    犹豫良久,阮谊和最后选择直接把成绩单截图发给他。

    又在图片下面补充说了一句:

    “我应该能考上Q大。”

    看了看微信聊天界面,总觉得哪里不好,阮谊和酝酿着是不是该说几句“感谢老师帮我提高物理成绩”之类的客套话。

    可就在这时,她惊讶地看到聊天界面上的“对方正在输入”。

    他竟然还没睡……

    对方很快发来一个字:

    “嗯。”

    什么嘛……居然……就回复这么平淡的一个字?

    也对,她考得好不好本来和言征也没有多大关系。

    阮谊和这心情简直像坐了趟过山车,经历大起大落。本来还激动不已,结果言征回复了这一个字以后就没动静了,微信聊天界面再也没有“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提醒。

    她患得患失地捧着手机,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言征的第二条回复。

    等到最后,阮谊和自己也觉得这个高考成绩好像是没什么值得聊的,言老师发来一个字回复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

    于是她怅然放下手机,整个人懒懒地趴到床上准备睡觉。

    在窄窄的单人硬板床上滚了两下就睡着了。

    ps:这章推剧情,下章我先高能预警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会很黄暴

    顺便,今年高考的小伙伴们终于要迎来放松的暑假辣,祝你们能收到想去的大学的通知书哦~

    叫爸爸(高污!!!)

    “考得这么好,打算怎么感谢老师?”

    言征的大手轻抚着那张玉琢般精致的小脸,在她眉心落下一个浅浅的吻。

    “我……我不知道……”阮谊和呐呐地问:“你想要什么?”

    “明知故问,”言征笑了笑:“我想要什么,你会不知道?嗯?”

    “………那…好。”阮谊和低垂着眸子,小声说:“作为报答。”

    —————————————

    晚宴上,形形色色的男女举着酒杯,言笑晏晏。女人大多衣着暴露,显摆着自己傲人的身姿。这场看似正常的晚宴,其实是成年人之间的淫荡乱交派对。

    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走来,笑着问言征:

    “言教授,这次怎么换了个这么小的女伴?这小美女还不到15岁吧?”

    言征轻笑,侧头故意问阮谊和:“几岁了?告诉这个叔叔。”

    阮谊和面颊发烫,小声说:“年底就17岁了……”

    “完全看不出来啊,”那男人身边的妖冶女人惊讶地说:“感觉看着好小的样子诶。”

    阮谊和今天被言征强行要求换了一套衣服出门——

    浅粉色的lolita裙很是精致,层层蕾丝点缀着,裙摆蓬起,裙下那双纤细的腿裹着奶白色丝袜………再配上她今天扎着的双马尾辫,简直像是橱窗柜里走出来的一个洋娃娃。

    可爱中带着几分幼童般的天真,却又有着魅惑感,能瞬间激起男人们的性冲动。

    那戴眼镜的男人默默吞咽着口水,现在就想扑上去压倒这个娇软的小姑娘。

    “这……到底是什么宴会啊?”阮谊和疑惑地看着周围那些人放浪的举动,忍不住问:“怎么感觉……他们…很奇怪……”

    言征反问:“哪里奇怪了?”

    “就是……大庭广众之下……那个啊……”

    阮谊和感觉有些词说不出口。

    周围的男女们拥吻着,甚至做着很大尺度的举动……

    “这不奇怪,因为——”言征在她耳畔低语:“这是个乱交派对。”

    “啊……”阮谊和惊慌地叫出声。

    言征牵着她走到一张长桌边,拿起长桌上的一个情趣手铐,在阮谊和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给她扣上了手铐。

    “你……你要干什么……”阮谊和更惊慌了,感觉自己又被这个禽兽给骗了。

    “别怕,”言征继续牵着她走:“今晚会很有趣的。”

    来到人群中,不少身材热辣的美女聚在一起,身上都标了号码,而她们的眼睛都被蒙住。

    阮谊和心下更慌乱,自从那一次被言征蒙住眼睛操弄以后,她就对这种情趣方式有了很深的阴影。

    晚宴的主持人说道:“现在,美女们都在这里了吗?再过三分钟,大家就可以开始抢了,抢到就可以狠狠操她们了哦。”

    阮谊和惊恐地看着言征:“我不要……”

    “不要也得要,”言征把她的眼睛蒙住。

    “不……”阮谊和无助地拉着言征的衣袖,糯糯地哀求说:“我不想再被别的男人糟践了……求你了……”

    “呵,”言征邪肆地咬着她的耳垂说:“我看四号那个女人还不错,等会就去抢她好了。”

    “不要……”阮谊和把他的袖子扯的更紧:“你选我吧……求你了……”

    “你?”言征冷声说:“又爱哭,又不耐操,选你有什么好处?”

    阮谊和无言以对,瑟瑟地抖着,不肯离开言征。她现在已经害怕到了极点,一想到等会要蒙着眼睛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羞辱……

    言征掰开扯着他袖子的那几根葱白手指,无情地把穿着lolita裙子的小姑娘推到那一群女人中。

    “三、二、一、”主持人兴奋地喊:“开始!”

    男人们蜂拥而上,粗暴地把那群蒙着眼睛的女人拉入怀中玩弄。

    阮谊和也被很快就带走了,有人牵着她的手铐,把她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