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言教授,要撞坏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言教授,要撞坏了: 分卷阅读15

    她。而且还每天给她补习物理………

    很快,一个月就过去了。

    高考前放假的三天里,奶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阿和啊,真的不要我去送考吗?”

    第二多的一句则是:

    “放轻松啊,考成什么样都行,平时努力过就不后悔了。”

    这三天,阮谊和难得能全天在家陪奶奶,每天都是一大早出门买菜,中午抢着做饭。

    果不其然,中午吃饭的时候,奶奶又念叨那句话了:

    “阿和啊,别的孩子都有家长陪考,你就让我陪你去吧。”

    阮谊和哭笑不得,耐心地第n遍解释:“奶奶,考场外面太热了,家长又多,您一个人在外面我反而不放心。考试是学生自己的事情,有没有家长陪考都一样。”

    奶奶有些遗憾又有些责备地垂眸,叹气说:“唉,你这孩子,从小那么多需要家长陪同的时候,我都没能陪着你。”

    “那有什么关系嘛,您快吃我做的炒土豆丝,看看好不好吃。”阮谊和不忍心看奶奶自责,连忙换了个话题。

    可奶奶却想起了伤心事,语气哽咽地说:“你读四年级那年,期末考了年级第一,老师要你家长去班上发言……可老师哪知道你家长是我这个大字不识几个的老太婆哟……把我请到班上去,我连普通话都说不清楚……我那时候就觉得对不起你这孩子了……”

    阮谊和生怕奶奶说着说着就就哭出来,连忙说:“您快吃吧,这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早就忘了。”

    奶奶眼眶发红,看着自己的孙女百感交集。

    其实阮谊和压根就没有忘记这件事,相反,她记得清清楚楚。就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开始封闭自己,成为校园里形单影只穿梭的“独行侠”。

    四年级那年期末,是她第一次考年级第一。本来是很光荣的事情,但不知情的老师硬是把她奶奶请到班上讲话,阮谊和的奶奶文化程度不高,还残疾,让班上的家长和小孩都有些震惊。

    这件事后,阮谊和的那几个好朋友总是用怜悯的目光看她,语气里也透着可怜她的意味。更有一个朋友的家长出于善意,要捐钱给阮谊和读书用。

    大概就是四年级,从一个懵懵懂懂的小学生,一夕之间变成了早熟的小大人。

    人都说,懂事太早的小孩,童年多半不大快乐。

    这话不假。

    她的确不快乐。

    她那可笑的自尊决不允许她和一群可怜她的同龄人在一起玩耍。

    因为已经不平等了。明明都是差不多大的孩子,那些男孩女孩却总是高人一等似的,同情她,甚至谦让她。她并不需要这些同情。

    渐渐地,她开始疏远班上那些同学,开始一个人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

    小学后来那几年,阮谊和坐稳了年级第一的宝座。

    直到初中遇上物理这门科目,她才跌下年级第一的宝座,越跌越远。

    奶奶抹着眼睛,混浊的眼里布满了血丝。

    阮谊和埋头默默吃饭,有些往事,让她心里堵的难受。

    ————————————

    三天,很快过去。

    六月六号那天晚上,阮谊和轻度失眠。

    很早就躺到床上了,却是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于是起来看了一会儿语文必备诗词篇目。最后看时间不早了,逼着自己再度上床睡觉。

    也不知道这样折腾到几点钟,最后终于入眠。

    第二天醒的早,如往常一样洗漱,换夏季校服时,她忍不住摸了摸衣服上那个昂立高中的logo。

    然后是搭公交,去考点学校。幸运的是,那所考点学校离她家不远,两站路的距离。

    到考点学校的时候,那所学校小的可怜的门前,已经是人山人海。

    高三学子们在今天都是家里的小皇帝、小公主。父母双双陪同来考试已经不足为奇,更有全家上下来送考的壮观景象——老老小小,纷纷围着一个即将高考的主角。

    六月七号的天气,热得可谓“毒辣”。

    骄阳炽热地灼烧大地,迷信的家长们称之为:艳阳高照,好兆头。

    无论如何,街道上那些被晒得奄奄一息的树木,证明了太阳的“罪行”。

    考点学校外的学子们都在静静看书复习,这个时候了,能再多看一点就多看一点。通常都是父母们一个在旁边给孩子撑着太阳伞,另一个给孩子扇风,生怕孩子考前热中暑了。

    今天,言华也来送考了。

    昂立高中高三一班的学生们围着她,听班主任最后一遍语重心长地叮嘱考试注意事宜。

    阮谊和站在人群的最边缘,认认真真听完言华的叮嘱后,又退回自己找的一个小角落,默默复习语文。

    突然,有人站到她身旁。

    阮谊和抬眼,看到言征。

    他竟然……站在她旁边,给她撑了把太阳伞。

    纯黑色的太阳伞,挡住了不少紫外线的侵袭。

    阮谊和正要开口说“不用打伞”,却听言征说:

    “静心复习。”〈ジpo/po|仙ベ女|屋|⑦8.③⑦+壹1.捌⑥3〉

    他的语气里有几分不由分说的意味。阮谊和无从反驳。

    她垂眸,安安静静地接着看语文复习资料。

    真奇怪,本来很燥热的天气好像突然就没那么燥热了。

    身边有老师家长们的叮嘱声,有学生背书的声音,还有树上的蝉鸣。

    明明嘈杂不堪,却又像是万物寂静。

    就像她身旁站着的男人一样安静。

    考点学校终于打开了并不大的大门,门口的保安们检查学生们的身份证和准考证以后陆续放行。

    阮谊和从容不迫地把语文复习资料收进书包里,低声对言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