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言教授,要撞坏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言教授,要撞坏了: 分卷阅读11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

    言征一本正经说道:“那真是盛情难却了。”

    说罢,言征又看阮谊和一眼,让这个丫头只得灰溜溜地进厨房做菜。

    阮谊和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着,也不知道奶奶又拉着言征在说什么。

    客厅放了一张合影照,是阮谊和很小的时候和爸爸妈妈一起照的。

    照片上的小姑娘胖嘟嘟的,尤其是那婴儿肥满满的脸颊,极为可爱。

    小时候还肉乎乎的,现在却这么瘦……

    言征看着那张照片出神。

    厨房突然传来一声低呼。

    “我过去看看,”言征礼貌地和奶奶说着,走向厨房。

    阮谊和刚刚炒菜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被锅里溅起的热油给烫到了手背。

    她现在正对着水龙头冲刷着被烫红的部位。

    等她冲洗好了,一转身,才看到言征站在她身后。

    这男人……可真高,她好像堪堪及他的肩膀处。

    言征顺势环住她的腰,低声调侃说:“你小时候怎么那么胖?”

    阮谊和悬着一颗心紧张地提醒他:“……松开,这是在我家。”

    言征把她又搂紧几分,令她被圈在怀里不得动弹。

    “喂……唔……”

    阮谊和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他堵住了嘴唇。

    言征肆意地攻陷她的城池,吻的愈发动情。大手一路游移,在她的起伏处揉捏。

    阮谊和也不知哪来的胆子,直接咬在他唇瓣上。但她到底还是畏惧,不敢咬太重,结果压根就没能弄疼言征,反而像是在主动挑逗他。

    言征松开她,笑着说:“原来阮阮中意暴力的。真是个抖m呢。”

    “你……你别过分、我奶奶要是看到会被气病的……”

    “那你满足我一下,就松开你。”言征不由分说地再次吻上她丰盈水润的红唇。

    吻着吻着,忽然咬破了她的唇瓣,血液的腥甜味淡淡弥漫,痛的阮谊和泪花都出来了。

    嘴唇被咬破的小姑娘一把推开身边的男人,扭过头赌气般的不理他。

    言征把她拉过来,用指腹轻轻扫过被咬伤的地方,在她嘴唇伤口处留下暧昧而麻酥的触感,色情之极。叹道:“阮阮可真甜。”

    阮谊和冷冷说:“如果不是为了你给的钱,我早都要告你上法庭了。”

    言征只是似笑非笑看着她,完全不被她激怒。

    ps:这章没啥肉,推剧情了……然后就是,大家觉得前面的肉度咋样,需要再h点吗?能…接受女主和别的男人啪啪啪嘛?不能就算了哈哈哈哈……欢迎在书评区留言你们的意见噢(*/?\*)

    喝了媚药后上课

    昂立高中最近盛传校草和校花的绯闻。

    据说是校草姜环宇在苦追校花阮谊和。

    ………

    办公室里的某教授面色极为阴沉。

    “听说你今天被表白了?嗯?”

    “……是又怎样?”阮谊和同学态度恶劣。

    “不怎么样,”言征冷笑,捏着她的下巴,凝视她这双水灵灵的葡萄眼,“小骚货确实很会勾引男人,真是能耐。”

    “我没有,”阮谊和立刻叫冤:“我跟那个男生完全不熟,也没说过话,是他自己莫名其妙地要突然表白的。”

    言征薄唇轻启:“没说过话又怎样?翘着奶子在他面前晃,不算勾引么?”

    “你……你…”阮谊和气急败坏,却又想不出合适的词来反击,只能平白无故被冤枉。

    她大概还不知道,这位言教授的占有欲又多可怕……

    言征递来一杯水,透明的,和普通凉水没什么区别:“乖,把这个喝了,就放你回教室上课。”

    “这是什么?”阮谊和将信将疑。

    “先喝了再告诉你。”

    阮谊和摇头:“不要。”

    “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现在的身份,”言征悠悠说:“你是性奴,我是主人。既然明知道主人已经很不高兴了,你就应该主动来讨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听话。”

    “我……”阮谊和差点脱口而出地要骂他变态,可转念一想到言征给了她那么多钱……

    “喝就喝。”阮谊和郁结地接过杯子,把水一饮而尽。

    好像……和普通的水没太大区别呀……

    “好了,去上课吧。”言征拍了拍她挺翘的小屁股,“记得好好听课。”

    物理课。  ※qun〔⑦〕⑧⑶⑦/1&039;1捌㈥⒊ 。

    阮谊和一开始还专心致志地听着课,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身体越来越燥热难耐,又像万蚁蚀骨般难受,小花穴里好像一直在吐淫水,感觉内裤那里都濡湿不堪了。

    好想……被老师操啊……

    阮谊和看着讲台上那个男人——身材颀长,气质非凡。言征穿着白衬衫,领口最上端的扣子打开,喉结隐约可见,有种禁欲系的性感。

    他拿粉笔的手也很好看,骨节匀称修长,每次都能把她的大奶子完全握在掌心狠狠蹂躏,而被他指腹薄茧摩擦过的地方……每次都能让阮谊和爽到高潮。

    身体里的感觉越来越奇怪,阮谊和无力地趴到桌面上,有点想揉自己某些羞人的部位,却又不敢在班上做这样淫荡的举动。

    哪料言征忽然点名:

    “阮谊和,你来回答这一题。”

    她刚刚完全没心思听讲,连言征在讲哪一题都不知道……

    阮谊和勉强站起来,面色还带着诱人的潮红,软软地说:“我不会。”

    言征毫不怜惜地“惩罚”学生:“那就站着听。”

    阮谊和气呼呼地瞪他一眼,哼,这个男人肯定是故意的。

    “老师,我会这一题,”班上的物理课代表站起来,踊跃回答问题。

    物理课代表是个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