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言教授,要撞坏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言教授,要撞坏了: 分卷阅读10

    累了……”

    “小懒虫,”言征低声笑她这狼狈模样,随即又按着她的腰疯狂耸动,那根大鸡巴在小穴里一次又一次顶到敏感点,这快感比刚才最强档的跳蛋带来的快感还要猛烈万分。,popo&7⑧.⑶⑦.11.八63

    还嫌不够刺激,言征干脆解开了她的黑色胸罩,那对雪白的大奶子随着身体的飞快耸动而上下弹跳,晃的言征口干舌燥。

    “呜呜……好疼啊……”阮谊和捧着自己剧烈摇晃的大奶子,然而手太小,根本就捧不住,小小的乳珠在指缝间露出,粉粉的,硬硬的,待人采撷。

    “阮阮可真淫荡,”言征毫不客气地拧住那粉红乳珠,把她越拧越紧,最后往上提。

    “疼……”阮谊和疼得嘶嘶抽气,几乎要尖叫出来。

    可是不能否认的是,疼的同时还有一种极致的快感,麻酥的疼痛传遍每一处神经。

    真是变得越来越不要脸了……

    阮谊和默默流着泪,任由小花穴一抽一抽地把那根鸡巴越吸越紧。

    “放松点,要被你绞断了。”言征眉宇微蹙,可他的警告根本不管用,这小姑娘反而变本加厉吸的更紧。

    滚烫浓稠的白色液体不可遏制地喷涌而出,装满了那蜜液横流的小洞,甚至满溢出来,沿着穴口缓缓滴下来,流到大腿根部,场面无比淫靡。

    他直接中出了这个哭的惨兮兮的小丫头。

    “啊……不能、不能射进去啊……”阮谊和慌张地说:“会、会怀孕的……”

    言征冷冷道:“谁让你不听话,把老师绞得这么紧。”

    “呜呜呜……你就是欺负我……”阮谊和抽抽噎噎地说:“我要吃避孕药,现在就要。”

    言征冷笑,把身上跨坐着的女孩抱起来一些,俯身含住她的大奶子用力吮吸,把她吸的魂都要丢掉,爽到咬着嘴唇还是发出了淫靡的呻吟声。

    那奶子的口感着实好,又软又弹又香,一颗小红豆被牙齿磨的肿胀,像QQ糖一样在舌尖战栗不已。

    另一只雪乳也被大手覆住狠狠搓揉,很快起了一大片红痕。

    太爽了……爽哭了……

    阮谊和快要崩溃,她怎么……沦落到这样了……

    喵喵喵(^???^)欢迎读者们在书评区留下想说的哦~顺便投点珍珠吧~

    “家访”时的暧昧

    被言征折腾了好几天,阮谊和软磨硬泡才获得批准回家一趟。

    条件是,言征跟她一起去。美其名曰“家访”。

    阮谊和住的地方很小,不过收拾的很干净。

    言征随着她走进了屋,阮谊和随口说:“不用换鞋,直接进来吧。”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书包大大咧咧丢在玄关处的小桌子上。

    “…钥匙还在门上。”言征好意提醒阮谊和。

    “诶?我忘了……”阮谊和把钥匙从门锁上抽出来,顺手也放到玄关处的小桌子上。

    空间比较小,显得言征一米八几的身高格外高大。

    “奶奶,我回来了!”

    奶奶推着自动轮椅从房间出来,看到言征有些讶异:“这位是?”

    “这是我物理老师,”阮谊和介绍:“就是……就是那个特别厉害的来代课的教授。”

    特别厉害……

    看来她给的评价还挺高。

    言征心情愉悦,礼貌地对奶奶说:“您好。”

    奶奶忙说:“您好您好,不知现在来,是不是我们家阿和又在学校犯错了?”

    “又”这个字……

    上一次,言华亲自家访,找阮谊和的奶奶语重心长一番长谈,让奶奶记忆犹新。

    “不是啦,”阮谊和撒娇:“我最近在学校真的没有闹事。老师就是……额……例行公事地来家访一趟。”

    奶奶感激地看着言征:“阿和在学校真是麻烦您了。她的物理还需要您多帮助呢。”

    “应该的。”

    言征看起来大概就是那种很讨老人喜欢的晚辈,干净,温润如玉,气质非凡。

    奶奶有点激动,又说:“阿和,快给老师搬把椅子来呀,杵这里着干什么。”

    “哦哦,”阮谊和忙不迭跑去房间搬椅子。

    她家里,连沙发都没有。以前小时候住的地方没这么寒碜,后来为了给奶奶治病,卖了那房子,租住在这边老旧的居民楼。

    “言老师,您请坐。”

    呵,这丫头在她奶奶面前装的还挺恭敬。

    言征笑意氤氲,看着装好学生的阮谊和。

    阮谊和心跳差点漏半拍,佯装镇定。

    又端来温水:“老师,您喝水。”

    言征接过纸杯,纸杯握在手心里温温热热的。

    奶奶又说:“老师啊,我们家阿和还麻烦您对她多些耐心。她很聪明的。”

    “嗯,是挺聪明。”言征看了眼阮谊和,接着说:“最近学物理也很认真。”

    阮谊和颇为得意。

    她还真是,经不起表扬。

    奶奶轻敲阮谊和额头:“骄傲使人落后。”

    “对了,这孩子要是在学校犯浑,您就尽管批评她。”奶奶不放心地说:“她再敢在物理课睡觉,您就、就……罚她站教室外面。”

    在物理课睡觉这事,言华早就向阮谊和的奶奶告过状了。

    言征礼貌地对奶奶笑了笑:“她最近上课没睡觉。”

    “那您可真是厉害,能让这混丫头上物理课乖乖听讲。”奶奶对言征赞口不绝:“您真是,真是个好老师……”

    奶奶看了看窗外阴沉的天色和那倾盆暴雨,说:“老师,雨这么大,您留在这儿吃个午饭再走吧。”

    哈?要把这个恶魔留在家里吃饭?

    阮谊和极力反对:“老师开车过来的,下雨也不碍事。”

    奶奶轻声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