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言情

言教授,要撞坏了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言教授,要撞坏了: 分卷阅读9

    来的快感让她大脑空白,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做试卷。

    眼看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流逝,她却迟迟未做几道题……

    忽然间小穴里那东西的震动频率又提高了,而且是好几倍地增强……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她的蜜洞简直快要被撞碎,跳蛋横冲直撞地捣着花心,淫腻的水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内裤湿了一大片,泥泞不堪。

    “唔……”阮谊和忍不住小声嘤咛,那声音太软太娇,引得前排听到的同学忍不住回头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英语老师疑惑地看着面色潮红的小姑娘。

    阮谊和急中生智地解释:“我……肚子疼……能不能去趟洗手间……”

    “去吧,”英语老师体谅地说。

    阮谊和脚下发虚,扶着墙壁才能站稳,偏偏感觉那跳蛋的震频又加剧了,她刚走出教室几步,就直接到了高潮……

    更多蜜液泌出,阮谊和腿软地跪坐到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身体还本能地沉浸在高潮迭起之中。

    都怪那个恶魔,害她现在这么狼狈……

    阮谊和勉强站起来,终于走到了言征的办公室。

    言征随意看了眼腕表,轻笑道:“才十分钟而已,这,popo&7⑧.⑶⑦.11.八63 就撑不住了?”

    “你快把它关掉……呜呜……”阮谊和才说了几个字就屈辱地哭起来,越哭越伤心。

    “好,关掉。”

    言征当真关掉了遥控,把阮谊和抱过来:“爽哭了?”

    “呜呜呜……才不是……”阮谊和抽抽噎噎地埋怨:“刚刚差点被同学老师发现了……都怪你……”

    “嗯,怪我,”言征耐着性子哄她:“怎么这么爱哭,又不是小孩子了。”

    边说着,边轻易地扯掉她的裤子。

    白色小内裤早都湿得不忍直视……

    言征的手指探入层层紧吸着的小花穴,抠出那枚沾满了淫液的跳蛋。

    “宝贝,怎么水这么多……”言征忍不住低叹,他以前有过不少女伴,但是身体敏感成这样的还是头一回见到。

    下身忽然没了刚才的剧烈颤动,空虚感瞬间升腾。

    阮谊和咬着嘴唇,可怜兮兮地看着言征,美眸里浸满了晶莹的泪水。

    “老师……”她软软地拉着言征的手:“好难受……”

    言征故意问:“不是已经取出来了么?还会难受?”

    “……你…你故意折磨我……”

    “是不是想要老师操你?嗯?”言征在她细白的脖颈处留下吻痕,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脖颈敏感处,让她更想被男人狠狠操弄一场。

    呜呜……怎么感觉自己越来越淫荡了……

    以前从来不会有这些欲望的啊……

    阮谊和在言征怀里不安分地蹭动,媚眼如丝地望着他,小声说:“言老师……求你快操我吧……真的忍不住了……”

    “真是个小浪货,”言征不紧不慢地解开皮带,西裤皮带扣发出的“啪嗒”声在寂静中尤为清脆。

    ps:今天收到了小宝贝们的评论和珍珠,开心鸭!感谢各位仙女噢~顺便祝六一快乐!

    坐上来自己动

    男人声音微微沙哑,眼眸里尽是欲念:“衣服脱了坐上来。”

    然而阮谊和这小姑娘脸皮薄,不好意思脱衣服,但身下又极度空虚,欲火焚身般渴望被言征操干。

    呜呜……怎么变得这么淫荡、这么不要脸了……

    阮谊和咬着嘴唇,泫然欲泣,缓缓解开校服领口的两颗扣子,把校服脱下来,露出雪白的饱乳。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胸罩,黑色蕾丝衬得她肌肤更白皙幼嫩,双乳间的沟壑更是诱人。

    明明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脸,身量也是小小的一只,还经常被当成初中生,却有着一对与年龄不符的挺翘的大奶子,把校服前端撑得鼓鼓满满的,像初绽的花朵。

    而她的小穴,更是紧致到连一根手指插入也会被吸缠得难以抽动。

    真是个天生的尤物。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这个小东西不耐操,随便玩弄两下就高潮了,一高潮就哭得可怜兮兮的,让人又想狠狠蹂躏她,又不舍得下重手。

    言征命令:“胸罩也脱了。”

    “不要……”阮谊和双臂环在胸前,可怜兮兮地哀求:“老师………你快给我吧……”

    本来还想刁难她,可言征自己也是欲火焚身,身下巨物已经高涨,昂首挺立着早就等着欺负那软软的小姑娘了。

    他沉声道:“自己坐上来。”

    阮谊和面颊羞红,跨坐到言征身上。

    她柔软的小手握着那根粗长滚烫的东西,对准了自己湿润温热的小花穴,缓缓坐下去,让那巨物一寸一寸没入体内。

    才插到一半,阮谊和就情欲难耐地呻吟起来:

    “啊……不行……太大了……”

    “继续,”言征面色微冷,这丫头磨磨蹭蹭的,半天还没让他硕大的鸡巴整根没入。

    阮谊和无助地看着他:“呜呜呜……真的进不去……”

    “小骗子,”言征扶着她的纤腰,把她整个人往下又按几分,这次,直接顶到最深处了,“这不是进去了吗?”

    小花穴疯狂痉挛,层层都紧紧地咬吸着这滚烫阳具,蜜液将阳具淋了个遍,舒服得言征一声低喘。

    “啊啊啊啊……不要……”阮谊和的花心深处被那圆硕的龟头无情碾磨,像是嫩豆腐要被撞碎了一般,她哆嗦着说:“不行……要坏了……”

    可怜的小少女双臂环着言征的脖子,无力地伏在他身上,全身心都还在高潮余韵中一颤一颤的。

    言征毫不怜惜地命令:“自己动一下。”

    阮谊和糯糯地说:“动不了……太